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想哭

突然就想哭了,覺得眼淚可以肆無忌憚的流下來。但是摸摸臉上,乾的。

等到自己想哭的時候,纔發現無淚可流;等到自己想哭的時候,纔發現無話可說。

看到有人說,她說,我們到底怎麼了,時常覺得自己總呈現一種不在狀態的境界。我們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把姿態越擺越低。

曾經我也是豪情萬丈,不甘人下,努力充實自己。只想證明自己是可以的。只是不想讓某些人失望。
但是又從什麼時候起,我失去了自信。只想安安靜靜的活在人群裡。不甘為先,不恥最後。謹遵中庸之道。
甚至。害怕別人投來的目光。甚至。害怕自己有一點與周圍的人不一樣。甚至。為了不顯得特殊,而隱藏自己的真性情。
我還年輕,但是我的朝氣,銳氣,仿佛給雨淋了,給風刮跑了似的。

早晨,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恍然以為

記憶總存在時間前後一秒,
走過熟悉而陌生的街頭,
以為可以轉過身不再回頭,
以為可以不再為了誰而停留,
要如何忘記曾經的擁有,
久遠的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我總是在不斷想起那些日夜,
恍惚就想念起微笑的神采,
直到現在纔明白,愛情像櫻花落下來再不能綻開,
直到現在纔明白,原來記憶在燦爛時節凋落了永遠。

————————————我是無聊的分隔線—————————

不能說是純原創的歌詞,因為是以前看過的某篇文章,然後自己改編的版本。。不過還好啦。也算是一種創新。歌曲的小樣已經出來了。感覺還不錯。繼續加油吧。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曖昧

曖昧是,比好朋友再親一點,但比情人遠一點。
曖昧是,你會常常在QQ等她上線。你會不時去她的Blog看看有沒有更新。
曖昧是,有感覺,然而,這種感覺不足以叫你們切切實實地發展一段正式的關係。
曖昧是,明白人生有太多的無奈,現實有太多的限制。你知道沒有可能,但又捨不得放手。
曖昧是,有進一步的衝動,卻沒有進一步的勇氣。
曖昧是,不是你的情人,但似乎比你的情人更關心你和瞭解你。
曖昧是,會編一條圍巾給你,但大家從沒有開始過。
曖昧是,你感冒時有一個會在晚上打電話來,特意提醒你服藥,叫你蓋好被子早點睡的普通朋友。
曖昧是,每當提及她的另一半時,你會萬箭穿心。
曖昧是,甜津津又同時酸溜溜的。往往從未開始,已叫人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想說的。說不出來的。要忘的。忘不掉的。

最近好多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張倩老是做惡夢說夢話,小超發生了一些特別的事,yiyo說她很不開心……
其實我也很不開心。對於那些早就知道但是不像面對不敢面對的事,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就有預感,或者說那時候我根本就知道這是事實。但是我撒了一個高明的謊騙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對於不開心,我安慰不了別人,因為我連自己也安慰不了。別人安慰不了我,因為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真的,有些事情永遠只能默默地放在心裡,自己來思考,自己來解決。沒有人能幫你,也沒有人可以分擔什麼。
不說喜歡,只做單純的朋友,不好嗎?但是為什麼不行呢。
爲什麽那些發生在久遠以前的事老是纏著我,不能放手;為什麼所有人都在不停的走,我老是落在後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離別與重聚

馬上就要開學了,然後yiyo就走了,這是我第二次在葉子上寫祝你一路順風,對象是同一個。同時明天要走的還有orki。大家都不想走,大家都不想讓朋友走,但是我們什麽辦法也沒有。人生總是這樣,沒有分手時的愁緒,哪來重聚時的歡欣。滿滿的也就學會了欣然以對。開始期待下個假期。慶幸的是,這些朋友即使分開了,再見不會生疏。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那天和yiyo在Q上說起朋友。她說這東西很説不準。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撐到30歲咧~我笑,說你真現實,就想到30嵗。她有感而髮,到30都困難。。。她的小學同學現在還能找到倆。其他都沒了。 我於是開玩笑今年還沒許願,在過年最後一天,願我們能我撐到30歲。她接話到既然要許願,就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良辰,美景,奈何天。千般愛,只向一人。

今天拿到了顏歌的《良辰》,十分高興。在此對赫赫表示感謝。書,應該是我收到的最好的也是最喜歡的禮物。但是我似乎很久沒有看書了,自從高中畢業。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現在我已經灰頭土臉了。

《良辰》的封面和裝楨設計的都很好,簡單的說,這是一本好書,複雜的說,這真的是一本非常好的書。《良辰》和《薔薇島嶼》一樣,都是作者以文字的方式獻給逝去的親人的,只是安妮十分直接,書的扉頁上就寫道:這本書是寫給父親的。而顏歌則比較隱諱的表達了她對母親的愛。

這樣很好,起碼能用文字記錄下來一些什麽。而我,什麽也沒有。想起回老家的時候去掃墓,父親墳頭上的草已經有一米多高了,七年了,整整七年,第一次回去,真的,發現心裏什麽想法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Provindence

有些痛苦,沒有切身的體會永遠不會明白。
有一種遺憾叫來不及。記得當初玩仙劍的時候,看到裡面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沒有太多感觸。後來纔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種無奈。
1999年,我12歲。那個年紀剛開始明白什麼叫生離死別,總覺得那是很久遠的事情,殊不知生命可以霎時跌到谷底。
我甚至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沒有聽到他想留給我的話。守夜的那天,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的照片,眼淚都留不出來。當時我覺得一切就好像演戲,很假很假,也許下一刻就能看見他笑著對我說話。我期盼著,然後絕望……
這個月17號我19歲了,突然發現六年了,很快。18歲的生日我是一個人過的。倍感孤單。19嵗呢?只是我發現什麼都改變不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越想快樂越寂寞

在這淩晨兩點的時間,突然看見“越想快樂越寂寞”這麽一句話,心裏真是涼到了極點。感覺什麽都是徒勞。我就快在寂寞裏淹死了。丫的,就沒個人拉我一把嗎?!

李宇春在溫柔的唱:
“我喜欢 没有字的窗
透过他 天空很晴朗
树梢上 残留一点月光
我喜欢 空空的球场
我独自 听日子回荡
奔跑啦 小小少年成长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我们就在一起
呼吸 安静而整齐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所以我唱歌或是沉默
都是在对你诉说……”

我不喜歡她,卻對於這首歌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她的聲音是一種很低沉溫柔,很能打動人心。
而我的感覺是嫉妒。是的,嫉妒。
我无法从容的看着空荡荡的球场,把自己想象成两个人,光和影的并存,而后欺骗自己告诉自己不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