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聚會

貌似整個暑假就是聚會堆砌而成的。一波又一波,樂此不疲。可能是疲的。有些就藉口不去了。但是今天這個,我很高興。

因爲,是十班的聚會。

關於十班的一切,只能用一個詞形容,物是人非。那些在十班發生的開心的事,我一直都記得。在那裏,有同位,有親愛的,有高中一個藍言知己,有Lemon,有163,有很多很多……似乎沒有不開心。有,我也忘記了吧。

久遠的事情還是不要回憶的好。

今天的聚會真的很開心。雖然來的人不多。但是就像Lemon說的,即使他們沒來,他們還是想來的。

感覺大家都長大了。在座的女生和我並不十分熟悉的男生們,都變得成熟了。雖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關於人生,關於感情,關於成長。困惑著。我們一點一點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假如你覺得不幸福

每個人都有自認為幸福與不幸福的過去。往事不堪迴首,回憶總覺千瘡百孔。

我不在乎失去,因為我從來不曾得到過。

人生這許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你並不可每樣都細細地去與它計較,你應該更努力地活得更好更堅強,你可以依靠的全部只得你自己。

因爲遲早有一天,我們得離開自己的堡壘,接觸外面的人和事,美麗的,醜惡的,開心的,傷心的,最終會明白,這個世界根本不完美。這樣的天真,可以保持得多久?這個社會最看不過弱者,自然會有人來調教你。

如果別人無法給你愛,那麼你自己要給自己更多一點的愛。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我發現。

我看著屏幕發呆。我不知道要做什麽。

打開一個網葉,關上,再打開,如此反復。

換了新的頭像。

睡覺也是失眠。天氣太熱。

看了2篇文,都是很喜歡的。心情卻沒有好起來。可能是周期到了。

今天可能真的有點不正常。我對yiyo說,我只是有點煩。

我發現我已經忘了好多事情,而且,不會有人幫我想起了。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你總得讓我說點什麽吧。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麽。或者,我們已經出現了溝通上的問題。

我現在最常對你說的就是:沒有啊。不是啊。

我一直在聼你說。我很認真地在聼,也很認真地在想。可是,你總得讓我說點什麽吧。讓我把這些話說出口,讓我表達一下我的想法。

你沒有在聼,或者你根本不想聼。無論我怎麽做,你只是堅信你一直認定的,不想改變。

我,真的,無能爲力。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能不能

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我知道你覺得很煩,我知道……可是,能不能不要這樣?

事情真的沒有你想得那麽糟。總會有解決的辦法。而且,有時候,你要自己想辦法。不能總是依賴別人吧,如果這樣,你纔是真的失敗了。

我是說我已經沒有任何言語來安慰你了。但是,你難過我也會很難過的。所以,就算為我,可不可以開心的堅強的生活呢。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一些杂七杂八的事

今天可能是最热的一天。这个夏天以来。不幸的是,我家停水了。原因不明。洗澡……问题严重了。

聚会~还不错。美斯从美国回来后,第一次见她。感觉没怎么变化。还是可爱的小女生。自己在美国半工半读,家庭关系也算是比较复杂的。上了虾米虾米的州立大学,航天航空之类的专业,目标是NASA。崇拜OTZ。。。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一类孩子。不完整家庭的孩子。单亲,离异或者再婚。现在社会这样的孩子还蛮多的。于是我们都敏感。脆弱。还有一些些寂寞。幸亏没有走到其他的路上去。
再一次回来再一次见面可能要到2011年,什么概念呢。工作了,永远的告别学生时代了。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我,yiyo,冉冉,三姐,忌讳,小川,大家还在一起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To POPO

看了你的留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变化么?每个人都会有的。我不是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很喜欢高中的日子,特别是高三。为了高考而学习,为了取得一点小成绩而高兴,也为偷偷跑出去玩而欣喜,那是一种很单纯的快乐。就算是为了某些人而痛苦,现在想想也没有什么。就像是青春的风景线。但是回不去了,就让它留在记忆里,即使再努力,那时我们终究已经是过去了。

可能是真的,现在我们都长大了。然后变得世俗,这是必然。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我们都是凡人,都没有特立独行的资本。只好让自己世俗一点。我很喜欢一句话:人生如粗饭劣肴,心中骂嘴里嚼。既然我们无从选择。就妥协吧。妥协是青春唯一的出口。在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没有人可以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写给亲爱的你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在那个如同废墟一样的学校。你微笑着对我说了第一句话。
第一感觉是惊艳。虽然长相占了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你有一种气质。让人觉得舒服,让人想亲近。果然,日后的相处验证了这一点。
我们因何变成朋友的已不可考。只是记得从那时开始你就叫我亲爱的。
我们笑着闹着,便过了一年。

然后,分班了。一切隐藏的危机开始显露。
高中二年级,我高中最黑暗的一年。绝望。沮丧。和同位的关系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有些事情不想去回忆了。只记得那天是星期天,他们是蓄意要灌醉我的吧,因为酒后吐真言。
我真的喝的酩酊大醉,吐得一塌糊涂。这种情形是不能回家的,我无处可去了。

Read more

Posted in: 声乐光影 | Media Critic

没有寄的信

突然听到萧潇这个名字,想起了这首歌。听到这首歌,就让我想起了你。
年少的时候,我们都在听一些歌,因为我们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些难以说出口的感情。它们象轻轻漂浮的白云,在某一个夏天或某一个冬夜里静静来临,你深深的觉得身体里某些东西在疯狂地生长,然而,有些事情却无须解释,有些事情却需要坚持,你不知道如何表述这青涩年华里无端的思绪和不安的改变。感情,就这样悄悄地蔓延,在深夜里幻化成一首再也熟悉不过的歌。
没有寄出的信,每个爱过但是受伤害得人都会出现的一种状态,害怕再一次的全面崩溃情绪。
这样一首歌,推荐给你,适合在太阳微晒得的午后,静静聆听,适合在漆黑安静的深夜,静静聆听。
我们都爱着,被伤害,无关风月。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