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大學

曾經想過我要的大學是什麽樣子的。應該是個寬廣的地方,似乎大學就是一個世界。有很高但是很好爬的樹,可以讓我在樹上看書。有大片大片的草地,躺在上面望天。有一個僻靜的地方,儅我心情不爽翹課的時候可以躲在那裏。有一群親密無間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一起做一些理想中的事。所有的一切想象中都是那麽美好,如同每一次在電視和小説中看到的那樣。

然而事實是,這個學校不小,屬於我們的卻只是單獨的一個院落,仿佛與世隔絕。沒有太結實的樹木,即使有也因為太顯眼而不敢爬。草地不大,縂還是可以躺,只是我已經開始害怕蟲子。僻靜的地方?心情不爽就在宿舍睡覺吧。朋友?室友?都差了一點點感覺。我唯一參加的一個社團也因爲其領導人的失敗而顯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很多人,很多事

改变是一点一点的,我开始认真听课,认真上晚自习,认真写作业。虽然成效还不是很明显。但是我开始努力了。微笑。未来的日子一定会很好的。

开学一个星期,发生了好多事情,但是当我坐着这里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昨天下了小小的雨。整个城市都不快乐。

旧疾复发,辗转反侧。胃溃疡,肠痉挛,原来我还有慢性阑尾炎。我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下午回家的時候下起了小雨。我不急不緩的走在路上,空氣中的熾熱氣息還未散去,讓人心情浮躁。

不知不覺地開始胡思亂想。我這一天做了什麽,這就是我想做的麽?想著向著又陷入了一種負面的情緒中。

我真正想做什麽?想得到什麽?我只是太寂寞。

聼媽媽提起父親的一些同事,一樣得了癌症,已經死去或者即將死去。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縂有一天會死,卻不會感覺到哪一日正在接近自己。年輕的人不覺得會老,活者的人縂以爲死期尚遙。

我突然覺得萬念俱灰。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開學,會好的。

混混沌沌的這個暑假就過去了。例行總結一下。要完成的事情並沒有完成,好在,這個暑假並不空虛。

除了以往的聚會,在家,終于還多了打工一項。這是個輕鬆的工作,拿小川的話說就是養老的活。但是我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我了解了一個助理要做的事情原來那麽多,同時感嘆我不是助理。我了解了一個項目負責人要做的事情原來那麽多,同時感嘆我不是負責人。每個禮拜只做一天工作。閒暇時還可以從窗外看到藍天、大海和帆船。真得很好。

yiyo不是很開心,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她看起來很開心,還是有些事情在困擾她吧。希望她好起來。這樣感覺有點不負責任。只能默默為她祝福了。笑。說得好悲情啊。

我的問題,這次貌似是真地解決了。前所未有的輕鬆啊。高中

Read more

Posted in: 声乐光影 | Media Critic

五十米深藍

我喜歡陳昇是因爲某年某月看到的一篇小説。把悲傷留給自己,每個人都這樣做著。沒有快樂的結局。即使過了很多年,我依然記得那個情節,Will I be yours?

喜歡靜靜地在夜裏聆聽,這個滄桑的聲音。漫不經心,懶洋洋的,軟綿綿。從《風箏》到《孩子氣》,從《一個人旅行》到《你一直在玩》。那種緩慢深沉而又飽含感情的節奏與歌唱,那種擁抱著深深内在的存在,不焦躁,不乾澀,始終濕潤而溫暖的所在。

也許有一天,你能夠聼懂他的歌曲,儅你不再喜歡殘忍激烈的東西,儅有一天你發現青春已經悄悄走掉,你開始靜靜的思考,對一些平靜的事物產生興趣的時候,你會聼懂。如果你在他的某一首歌裏,被深深打動,卻不知爲何。那是因爲我們都是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約定。

是否還記得那年那天?

有你最愛的張學友,有我們共同的回憶,只是我們再也不會走在這樣一起。月光下的一切看起來美麗而淒迷。三個人的世界注定太擁擠。最終,我們誰也沒和誰在一起。

在這一年,我們說,明年要自己買票來看。結果第二年誰也沒有來。

你說你喜歡春光乍泄裏的那個瀑布。那條公路。沒有盡頭的一直向前走。我卻喜歡固執的停留在原地,看看那個充滿曖昧的名字,Happy together。

So high a night。

又一次來到這個現場。有些人還在,有些人卻已經走遠。有我最愛的孫燕姿,依舊有美好的回憶,我以爲再也不會發生的事情竟然發生了。光良唱了《約定》。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一輩子幸福的約定。

我們順著公路一直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所謂朋友

所謂朋友?定義究竟是什麽。很好的朋友界限又在哪兒。有的人認爲好朋友可以分擔一切心事。我不屬於這一類。有的人認爲好朋友必須黏在一起,分開即是生疏。我也不屬於這一類。成爲好朋友,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吧。不知不覺就是了。雖然有時候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但是,我確實把你當作很好的朋友。

每個好朋友都是不一樣的,沒法歸類,每個人的相處方式也不同。

yiyo是可以一起開心的笑,就算不開心也自然而然會忘掉的朋友。和她在一起沒有憂傷。雖然我們私底下各自憂傷著。最讓我感動的是,在我說不開心的時候,她會立刻出來陪我。我的朋友裏沒有幾個可以這樣做到。於是,看到她,也就開心起來了。

三姐是什麽都可以說,什麽都可以做,百無禁忌的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