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十月(四)

他說,明天把書還給你。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藉口。
在車站踫到他的時候,她真得十分驚訝。也許他是故意的。
不知道說什麽,有點淡淡的尷尬。於是拼命找話題。
一路上相安無事。約好下午再見。
可以做朋友也很好,她想。
他不明白她爲什麽拒絕得這樣徹底。她也不想解釋。
在另一個車站的時侯,踫到了熟人,有點尷尬。
下午的車上,他嘗試拉她的手,但是她拒絕了。
氣氛頓時尷尬起來,一切矛盾明朗化。
也許連朋友都不應該做。她想。讓心中僅存的幻想都死亡吧。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第八天

第八天,神说,要有爱。

于是就有了你我,在这成千上万的群星间,奇迹而痛苦的邂逅。

一切都好像不真实的,我的视线里是一片混沌。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这样的伤害一个人。

我不想说,也不知道如何去说。

所有可能抱有的美丽都只是空中楼阁,顷刻残垣断壁。

所有的理由都像借口,所有的言语显得可耻。

十三号星期五是黑色的。没有人会在这天迎接幸福的到来。

即使有,也是假象。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两生花

什么叫两生花,那是糖果一般相亲相爱的心思,是那些曾经陪伴你流泪,失眠,彷徨的人。分享了你的成长。

都有过这样从小跟随的好姐妹,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做作业吃饭,一路走来忽如身影一般跟着彼此,不论如何时回头都会看到。中途却因为一些人一些物,也许各自不肯退让不愿放弃,也许一方面对巨大的诱惑出卖真心。
也或人之常情。我们无法阻止他人的离去,只能回头检查自己,是否将她放在心上,是否尊重她的隐私,也许就不经意间伤了她感情。

她也许平平无奇,爱吵闹爱缠你。一路上你看着其他更好的风景想靠进去,于是不免觉得她不够突出爱你手脚,而你苦苦追寻的知己却并没那么在意你,回头看她的热心亲切,像一杯茶一面镜子,让你找到自己。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电视节目

在安安的撺掇下去帮忙录了一期电视节目,关于网络的,老本行不说了。

同时录的还有一期关于情感的,内容就叫青春期的爱情。关于这个主题,可以说得真是太多了。想抒发的感想也太多了。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定义的。人与人的爱情观总是相差很远。

昨天是13号星期五,传说中的厄运日。也确实是厄运的。某同学失恋了。跟我说,我伤得很重,我好想回家。某同学说我要离开。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们。她们难过我也很难过。生活一定要这么难过么?

为什么没有了爱情的人都很难过,一个人真的就不能生活么?谁真的离不开谁呢。再重的伤在时间的冲刷下总会好的。大家都开心一点吧。

在演播间照了一点照片,不过因为手抖都花了。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十月(二)

开学了,很忙。只能每个周末回家上网。
现在每天做学生会的事情,和一些朋友聊天,在社团活动。
真得很好。
不过也很容易出现脱轨的事情,比如,一段感情。
呵呵,感觉很奇特呢。突然就出现这样一个人。
不知道该做什么。因为开始是把他当作哥哥的人。
然后生活有了一点一点的变化。
我是个会想很多的人,一件事情要仔细想很久才会决定。
而且有点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突如其来。
虽然以前也不是没有类似情况,但是这么说得这么明白的终还是第一个。变得这么暧昧的也是第一个。
混乱了啊。在十月的第二个星期。
我是很认真很专一的人,希望可以很认真很专一的做这件事情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十月(一)

已经是五号了,假期浩浩荡荡的过去一大半。
什么都没有做。时间荒废的理所当然。
刚刚看了一篇以前的文章。有点心痛。
想说的话说不出口,想做的事情做不到。
我们总是在跟现实妥协。
即使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生活还是会不太顺利。
10月9日有天龙座流星雨,是很少出现的天象。
这个城市还可以看到星星么?
我一直觉得现在的城市脏脏的。
不仅仅是天空灰蒙蒙的。
包括一切花草树木,连大海看起来都没有蓝色的感觉。
我带着相机在外面走啊走,没有看到一点想拍的东西。
不知道我对生活没有信心。还是世界已经浑沌一片了。
我的朋友都说我是思想灰暗的种族。
对一切事情先否定,从绝望开始,再慢慢恢复希望。
其实我只是不想高兴得太早。
要知道事情没有定局。乐观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最近

最近,我遇到了两个骗子,我想做善事,却不得不放弃。鄙视这种利用同情心的行为。其中一个骗子在我不肯把手机借给她们时对我说,你有一天也会遇到困难的,别人这样怀疑你的人格,你会怎么想。我无言,是的,我应该相信你们,但是面对你们漏洞百出的谎言,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你们。正是你们毁了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信任。

青岛最近治安乱得很。曾经我很自豪地说,青岛是个安定的城市,你可以在9点以后当街打手机而不用左顾右盼,现在不知道这句话还准不准。

最近晚上一直泡在广播站,和蚊子,和程聊了不少事情。很有感触。人和人就是这样,不靠近,不了解。而谈得来就可以做朋友。何必在乎那么多。

广播站纳新,没话说。这届真没人才了。开始想认真做个节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