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网络文学的跨文化传播 ——以阅文集团为例

跨文化传播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或者群体、组织之间的交流活动。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丝绸之路、佛文化西取东传、郑和七下西洋等东西方交融的跨文化传播实践。当下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跨文化传播变得更加迅捷,依托互联网而生的网络文学天然具备突破界限的能力,网络文学出海也成为新的趋势。

一个国家彰显自身文化软实力最好的方式就是促进自身文化向外传播,实现文化产业“走出去”。 对网络文学产业来说,从内容到模式的“突破界限”,不仅完成了产业的升级与布局,更将中文文化生态拓展至全球。既是本土内容一举成为全球的文化娱乐消费产品的壮举,也是中华文化对外输出的典范。

一、网络文学出海的背景因素

近几年来,不少媒体把网络文学和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以及韩国电视剧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网络文学“出海“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着实令人惊喜,但网络文学出海并非一蹴而就,这种成绩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和引导。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后现代主义是女性主义的出路吗?

一直以来,女性主义在学术领域中都是边缘话语。《十月》杂志副主编、后现代主义艺术评论家欧文斯曾在其作品《他者的话语:女性主义者与后现代主义》中指出,西方的再现体系只承认以男性为主体的视像——是绝对中心的、单一的、男性化的……后现代主义揭露了这套将“再现权威化,阻挡、禁止他者的、使他者失效“的权力体系。如此,是否代表后现代主义能够成为女性主义的救星,或者说它们之间能够结成可靠地同盟呢?也许答案是否定的。

在西方哲学的源头,柏拉图就已经提出“他者”的初始概念,指代自我之外的一切。区别于与代表权威的主体,“他者”是边缘、低级、被压迫的人或事。女性,就是被权利体系禁止的“他者”,她们在主流文化中缺席,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No one cares about your year-end summary!

没想到每年一度的年终拷问,都写到第四年了。今年也是一如既往的平凡度过了……祝福大家新的一年喜乐安康。

年度回顾

1、2020 年世界天翻地覆了,对你自己的生活最大改变是什么?你回到之前的生活轨道上了吗,还是走上了新的轨道?

不在疫情的第一线,对于很多人亲历过的分离、焦虑与绝望,并没有太直观的感受。或者有的人,觉得今年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多了几个月的WFH时间,仿佛放假。直观可见的变化是,疫情让很多非常态的事情变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常态,比如经常戴口罩,习惯到哪里都被人要求看健康码、测体温,习惯一个更加没有隐私的社会…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比起很多人,我已经算是相当幸运,没有失业、没有被隔离、没有在寒冷的冬天无家可归。接续去年在既定的轨道上,正常的上下班,按照原定的计划考上研究生,开始丰富而繁忙的生活。

在写下这几句话的时候,发现自己多次使用了“疫情”这个词,但我总觉得这个词并不是那么准确。它显得温和无害,与“瘟疫”两个字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同,而我们是不是就在这样的“温水煮青蛙”过程中,放松了警惕,放弃了挣扎,全盘接受了它带来的好与坏。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谈谈钱 | F.I.R.E

F.I.R.E记录 之 #0 目标规划与实践探讨

前几年和朋友聊到过提早退休的事,那时候没考虑什么财务自由,用我们的话说叫攒够钱省着点花,早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毕竟互联网的高强度,搞一身病不说,随时都可能猝死。

F.I.R.E(financal independent retire early)是近几年兴起的概念,到底多少钱才算的上F.I.R.E本身就很有争议,因此也有人认为F.I.R.E跟中产阶级一样都是伪概念。每个人对于财务自由的定义都不相同,有人说300万足够,有人觉得500万也买不到一套房,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供参考,自己觉得够了就够了。

就我个人来说,所谓提早退休并非完全不工作,而是靠被动收入实现生活基本开支,不再为工作汲汲营营,花时间做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情。读了一些理财书之后,今年也跟着几个大V投资了一些产品,有赚有亏,对于投资理财也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于是决定记录接下来的一些实践计划。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腾讯文创生态发展

关于腾讯,应该都毫不陌生,自成立开始,它一直保持着收入和利润的高速增长,其中收入GAGR高达34%。它旗下拥有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QQ和微信,也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截至2020年12月,它与苹果、微软、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等都是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位列第七。

回顾腾讯20年的发展,在业务策略上也有过几轮调整,除了社交网络为它提供了强大的基本盘之外,数字文化内容也是成就它半壁江山的重要业务。腾讯旗下六大事业群其中与内容文化产业相关的,就占到两个:IEG(互动娱乐事业群)负责游戏和电竞,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则包括影业、动漫、长短视频、资讯、体育等。同时,还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与音乐平台,即子公司阅文集团、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除此之外,通过控股、投资等方式和文创行业的诸多公司产生关联,如博纳影业、华谊兄弟、拳头游戏等…

从时间上看,腾讯布局文化领域有两个重要的节点:一个是2011年泛娱乐的提出,另一个是2018年将泛娱乐到新文创的升级。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网络小说来自二次元?

来自二次元的网络小说及其类型分析
来自二次元的网络小说及其类型分析
以同人、耽美、网络游戏小说为例
刘小源
2020.11.29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叫“为什么大神共推《风姿物语》为网文开山作”,当时就觉得有点扯淡。中国网文公认是以还珠楼主为代表的传统仙侠,港台武侠言情,《魔戒》《龙与地下城》等国外奇幻科幻,加上日本动漫文学影响下的混合产物,特别是网络文学的类型化萌芽时期的作品,都带着明显的模仿的痕迹。《风姿物语》如果说是网络玄幻小说的开山之作,还能说的过去,但盖之以整个网络文学,这么多类型,怎么好一言以蔽之。再一看文章是邵燕君团队的,更加觉得有点不接地气了。

文章后续的论述中,连《风姿物语》把小说篇幅从一两百万字扩张到五百万字都变成了一个开山立派的点,要知道《蜀山剑侠传》上世纪早期就写了将近四百万字,黄易的大唐双龙传也有四五百万字,还比《风姿物语》完结的早…而且,《风姿物语》2006年完结的时候已经有一大批优秀的网络小说问世了,总之全文尬吹的太过分。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声乐光影 | Media Critic

蒙克的“呐喊与回响”

久事美术馆最近展出了蒙克的53副作品,其中包含最著名的《呐喊》,号称横跨表现主义大师30年的创作生涯,正好最近在读艺术理论,线下教学一般去朝圣了一番。

WIKI对蒙克的定义是表现主义画家,其实他的风格并非那样固定,或者说,生在艺术变革最激烈的年代,经历了自然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洗礼,后来的野兽派、立体派的创新,同期的画家多少都会吸收多种风格。蒙克就深受印象派、象征主义的影响,并在表现主义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技术栈 | Tech

一寸大的世界——BOOX Nova 3使用手记

我的第一个电子书设备买于2010年,是千辛万苦从美帝海淘回来的Kindle Keyboard(K3),现在还记得当时让人惊艳的使用手感,虽然中途电池更换过,但时至今日它依然服役的不错。

十年后的今天,电子书设备已经五花八门,各种品牌、大小尺寸应有尽有,也有厂商试水彩屏设备或者E-ink手机。近期觉得手头的设备阅读效率不高,正好读到这篇文章Oynx Boox Nova 2 – 比 Kindle 更广,比 iPad 更专的电子墨水平板,于是入手一个7.8寸的设备——BOOX Nova3。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法治建设下的女性权益保护

时至今日,虽然男女平等这一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在传统习俗的限制下,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仍然有非常多的不足。近年来,侵害女性权益的就学就业歧视、职场性骚扰、家庭暴力乃至性侵害事件依然层出不穷。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大保障,关于女性权益的保护,最有力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法律推动男女平等在实质上的实现。

我国现行法律中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已经形成以宪法为核心,部门法、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共同组成的、较为完备的法律体系。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能看到,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除了反家庭暴力法之外,我国很少对女性就业歧视、职场性骚扰等女性利益切实相关的问题进行专门立法。同时,我国法律的实行,也存在立法不完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人类学视野下的LaLa生活

Shanghai Lalas
Shanghai Lalas
Female Tongzhi Communities and Politics in Urban China
[港]Lucetta Yip Lo Kam
2020.10.30

本书基于作者05年-10年期间的作者在上海的田野访谈,列举了中国女同文化发展的曲线,呈现上海拉拉的生活状态,局限性肯定也有,不过作者逻辑自洽,内容梳理组织的不错,可以把事件和案例对应到理论上去,拓展相应理论知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