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观看之道

观看之道
观看之道
Ways of seeing
[英]约翰·伯格
2021.1.17

本书通过四个方面的论述,表达“我们观看事物的方式,受知识与信仰的影响”,“我们从不单单注视一件东西;我们总是在审度物我之间的关系。”

  1. 技术复制
    艺术使不平等显得高贵,使等级制度看起来令人震颤。例如“民族文化遗产”的整个概念,就是利用艺术的权威来美化当今的社会制度及其特权。技术复制摧毁了艺术的权威。艺术从原来的独一无二的作品变成可以机械复制的物品,为了保持艺术的价值,就会有人想尽办法把艺术品搞得举世无双。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82년생 김지영
[韩]赵南柱
2021.1.16

通过一个韩国社会普普通通的女性成长的故事,细数女性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性别歧视的问题。东亚文化都有共通性,所以这本书中国女性读起来应该毫无违和感,但中国估计也没有多少男性会读这样的作品。可以理解,谁会愿意把已经获得的东西拱手相让呢?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今夜宜有彩虹

今夜宜有彩虹
今夜宜有彩虹
陆烨华
2021.1.17

难得的又读了一本中国的推理小说,场景设置在上海还挺有意思的,熟悉的地名算是加分,书籍应该销量有限,否则可能花园饭店要出来公关的。剧情的设置上也有一些亮点,比如开头的案件设置,有点点《恶意》或者说阿婆的《罗杰疑案》的意思,而且双线剧情打时间差,最后再汇集到一起,很多人在读的时候确实不会发现。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高科技之下的博物馆发展趋势

人工智能是科技发展的下一个风口,机器的自主学习、互联网资源的共享和交流,将推动技术的迭代,对不同行业产生深刻的影响,博物馆也不例外。在科技发展的浪潮下,人工智能如何与博物馆产生跨界融合,是当前我们亟需探索的。

一、数字博物馆的进化背景

新技术在博物馆的应用,跟互联网的升级紧密联系。中国博物馆的第一次技术发展,也就是信息化的诞生,大约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伴随计算机普及,观众新的需要而来,博物馆藏品数据开始从实体转移到线上,这一阶段催生了博物馆网站,建立起博物馆藏品数据库;第二次发展,则是数字互动时代的到来,从大屏到小屏,全国各大博物馆开始数字化,博物馆数据也从基本检索,变成和观众的体验场景融合,开始逐步实现线上观展;当下,正处于博物馆的第三次发展时期,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AR、5G、物联网等让博物馆的数字建设更多元,这也是博物馆智慧化发展的起点。可以认为,博物馆的智慧化是在技术驱动下进行,未来会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有密切联系。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
The Handmaid’s Tale
[加拿大]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20.12.31

这不是一本愉快的书。同名剧集已经相当有名,但读书之前对剧情毫不了解,不存在预设,反而能更纯粹的关注到书本身。阅读本书总让我回想起念书时第一次读反乌托邦三部曲的震撼,本书的成书年代是1983年,致敬奥威尔《1984》非常明显,而和《1984》一样,本书的内容现在也尚未过时。

对于乌托邦的设定,已经可以说非常泛滥,难得有一些新鲜感。本书内容同样也就是极权社会的标配,监视、禁欲、阶级分明,大量的政治和宗教的比喻……等等。因此,阅读的时候不自觉会和之前看过的反乌托邦作品做类比,某种程度上,和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略有点类似,那篇小说把克隆人作为器官捐献的器皿,这里则把女性当成行走的子宫,生育的器皿。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网络文学的跨文化传播 ——以阅文集团为例

跨文化传播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或者群体、组织之间的交流活动。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丝绸之路、佛文化西取东传、郑和七下西洋等东西方交融的跨文化传播实践。当下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跨文化传播变得更加迅捷,依托互联网而生的网络文学天然具备突破界限的能力,网络文学出海也成为新的趋势。

一个国家彰显自身文化软实力最好的方式就是促进自身文化向外传播,实现文化产业“走出去”。 对网络文学产业来说,从内容到模式的“突破界限”,不仅完成了产业的升级与布局,更将中文文化生态拓展至全球。既是本土内容一举成为全球的文化娱乐消费产品的壮举,也是中华文化对外输出的典范。

一、网络文学出海的背景因素

近几年来,不少媒体把网络文学和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以及韩国电视剧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网络文学“出海“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着实令人惊喜,但网络文学出海并非一蹴而就,这种成绩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和引导。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后现代主义是女性主义的出路吗?

一直以来,女性主义在学术领域中都是边缘话语。《十月》杂志副主编、后现代主义艺术评论家欧文斯曾在其作品《他者的话语:女性主义者与后现代主义》中指出,西方的再现体系只承认以男性为主体的视像——是绝对中心的、单一的、男性化的……后现代主义揭露了这套将“再现权威化,阻挡、禁止他者的、使他者失效“的权力体系。如此,是否代表后现代主义能够成为女性主义的救星,或者说它们之间能够结成可靠地同盟呢?也许答案是否定的。

在西方哲学的源头,柏拉图就已经提出“他者”的初始概念,指代自我之外的一切。区别于与代表权威的主体,“他者”是边缘、低级、被压迫的人或事。女性,就是被权利体系禁止的“他者”,她们在主流文化中缺席,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No one cares about your year-end summary!

没想到每年一度的年终拷问,都写到第四年了。今年也是一如既往的平凡度过了……祝福大家新的一年喜乐安康。

年度回顾

1、2020 年世界天翻地覆了,对你自己的生活最大改变是什么?你回到之前的生活轨道上了吗,还是走上了新的轨道?

不在疫情的第一线,对于很多人亲历过的分离、焦虑与绝望,并没有太直观的感受。或者有的人,觉得今年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多了几个月的WFH时间,仿佛放假。直观可见的变化是,疫情让很多非常态的事情变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常态,比如经常戴口罩,习惯到哪里都被人要求看健康码、测体温,习惯一个更加没有隐私的社会…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比起很多人,我已经算是相当幸运,没有失业、没有被隔离、没有在寒冷的冬天无家可归。接续去年在既定的轨道上,正常的上下班,按照原定的计划考上研究生,开始丰富而繁忙的生活。

在写下这几句话的时候,发现自己多次使用了“疫情”这个词,但我总觉得这个词并不是那么准确。它显得温和无害,与“瘟疫”两个字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同,而我们是不是就在这样的“温水煮青蛙”过程中,放松了警惕,放弃了挣扎,全盘接受了它带来的好与坏。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谈谈钱 | F.I.R.E

F.I.R.E记录 之 #0 目标规划与实践探讨

前几年和朋友聊到过提早退休的事,那时候没考虑什么财务自由,用我们的话说叫攒够钱省着点花,早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毕竟互联网的高强度,搞一身病不说,随时都可能猝死。

F.I.R.E(financal independent retire early)是近几年兴起的概念,到底多少钱才算的上F.I.R.E本身就很有争议,因此也有人认为F.I.R.E跟中产阶级一样都是伪概念。每个人对于财务自由的定义都不相同,有人说300万足够,有人觉得500万也买不到一套房,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供参考,自己觉得够了就够了。

就我个人来说,所谓提早退休并非完全不工作,而是靠被动收入实现生活基本开支,不再为工作汲汲营营,花时间做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情。读了一些理财书之后,今年也跟着几个大V投资了一些产品,有赚有亏,对于投资理财也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于是决定记录接下来的一些实践计划。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腾讯文创生态发展

关于腾讯,应该都毫不陌生,自成立开始,它一直保持着收入和利润的高速增长,其中收入GAGR高达34%。它旗下拥有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QQ和微信,也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截至2020年12月,它与苹果、微软、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等都是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位列第七。

回顾腾讯20年的发展,在业务策略上也有过几轮调整,除了社交网络为它提供了强大的基本盘之外,数字文化内容也是成就它半壁江山的重要业务。腾讯旗下六大事业群其中与内容文化产业相关的,就占到两个:IEG(互动娱乐事业群)负责游戏和电竞,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则包括影业、动漫、长短视频、资讯、体育等。同时,还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与音乐平台,即子公司阅文集团、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除此之外,通过控股、投资等方式和文创行业的诸多公司产生关联,如博纳影业、华谊兄弟、拳头游戏等…

从时间上看,腾讯布局文化领域有两个重要的节点:一个是2011年泛娱乐的提出,另一个是2018年将泛娱乐到新文创的升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