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2022H2 阅读书目 简评

中国绘画 : 远古至唐

简明的中国绘画史,远古到唐这一段很快就能理清,文中提到的大部分文物去博物馆也都看过,但没想到这样的方式串联起来。比较有意思的是,可以和高居翰的《图说中国绘画史》互补来看,《图说中国绘画史》虽然是从早期人物画,也就是汉、六朝到唐这一段开始,但短短十几页就带过,更多内容集中在宋元明纸上/绢帛绘画;《中国绘画》则从上古岩画开始一直讲到精美的唐代壁画,涉及墓葬、卷轴、壁画等等,可能这也和巫鸿对墓葬绘画的专业研究有关,同时也可以清楚看到,早期绘画是带有功能性质的,随着时间发展逐渐成为一种观赏性的艺术门类。

如果说晚期绘画更多聚焦于对图像风格的自觉探索,那么早期绘画则担负着一个更基本而宏大的历史职责,即对绘画媒材本身的发现和发明,由此产生出绘画这一绵绵不息的艺术形式。

可能性的艺术 : 比较政治学30讲

看理想讲座内容改的书,确实和讲座一样口语化…内容不多翻得很快,泛泛而谈增长一点常识,但愿陷入政治生活的人都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极端。

关于大众对这本书的态度也很有意思。因为该书在电商平台莫名下架,让该书热度一下空前,哄抢一空。一部分对政治有所了解和涉猎的人抨击该书内容浅显,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一部分人认为广开民智,奉若圣经,于是吵得不可开交。其实前者何必拿学术研究的态度对待一本通俗科普书籍,后者不妨再多看一些更专业的作品自然知道优劣。还是那句话,但愿大家多一点宽容少一点非黑即白。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爱是一种坚持到底的冒险——写作群年终问答

往年回顾

2021年 2021,可能存在的往事
2020年 No one cares about your year-end summary!
2019年 空缺
2018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混
2017年 在矛盾中前行| 斜教·问答

年度回顾:

1、这一年里,你对生活或者世界,有不一样的认识吗?
这一年发生太多事情,有一些时代背景下的宏大叙事:上海封城、俄乌战争、安倍被刺、女王和老江前后脚去世、白纸风波……;也有一些蹉跎情绪细节:曾经很不错的下属突然变得很难搞一拍两散;没有毕业典礼的毕业;晋升失败;上下半年两次大裁员……
时常觉得很虚无,世道这么差,越是思考越是痛苦,犬儒式的投降反而还开心一点,但又觉得不能放弃抵抗,纠结着一年就过去了。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让我有勇气去喊停 没有结局也可尽兴 —— 关于2022

2022年过去了,我永远不会怀念它。在我不算漫长的人生里,从未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不断地验证:世界仿佛已经足够荒谬,但一定还可以更糟。而且,我相信一切远没有结束,过去的都将带来长久的影响,至于是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年末的时候读到一本书,里面有一个段落是这样写的:

你知道那种感受吗?

了解那种当一个人在生活最悲剧的阶段,已经超越了痛苦和绝望,一下子变得特别清醒、无所谓,甚至几乎是心情愉悦了?

比如,当人们要埋葬一个最亲近的人时,突然想起忘记关上冰箱门,狗因此可能会吃掉为葬礼酒宴准备的冷肉……在下葬时,当人们围着棺椁歌唱,你已经开始下着指示,悄声而平静地处理冰箱这件事……
因为在本质上,我们生活在这样没有尽头的彼岸和永无止境的距离之间。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距离之间,所有人其实都对现实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是直面它、接受它。某种程度上,因为太清楚那种“空心人”的感觉,所以我竭力避免自己陷入到虚无中去。就像现在,貌似积极的对过去的一年做总结,和朋友相约在未来做一些本已该发生的事。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混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拷问时间,活动介绍参考:2018斜教年终拷问 & 教主致辞。

老来多健忘,确实如此,忘记并不是时刻提醒自己要忘,而是时间流逝之后,猛然回头发现,物是人非,这过程悄无声息无从回忆。

日子真是不经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自己的挣扎,做自己的选择,过自己的人生,哗啦啦的一下一事无成的一年又过了。2018年想起来很模糊,感觉钝化,经历也没有什么新鲜,像隔着薄雾看到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在矛盾中前行| 斜教·问答

2017年我加入了一个叫「每周写作斜教」的谜之组织,认识了一群有趣的人。很开心教主年底做了这个「2017 斜教年终之问」活动,可以看到教友们分享的故事。

以前的每一年都会多多少少写几句年终总结,坚持了大概有十年,也从中看到自己一年一年的经历与心态变化。
毫不夸张的说奔四以后觉得时间不够用,精力体能乃至睡眠都大不如前,有一天照镜子觉得脸色奇差,皮肤暗黄,眼下乌黑一片,就好像看到时间呼的一下从身上刮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Just wanna fight like everyone else

2014年的最后一天呼的一下就来了,因为外婆去世以及生病,让时间过得飞快没有一点概念。

对于今年整体的感觉像句玩笑:顺利的从年头活到年尾,干的不错。

  • 一月,第一次的辞职未遂,不成熟的创业计划胎死腹中。
  • 二月,新年,升职。事实证明一点小恩惠就可以被收买。
  • 三月,新的工作方向,雄心勃勃希望能改变现状。
  • 四月,束缚与接踵而来的压力。
  • 五月,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六月,最快乐与最难过只有一线之隔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Good bye,2013!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这一年,好像就为了感悟这句话而存在。

细数这一年,有一些月份,甚至已经忘记发生过什么事。
1月,南京。2月,Podcast。5月,拒绝。6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如今只道是寻常

本来这篇日志要叫写在末日之前,但总觉得太悲观灰暗,虽然周围的人总是不断在提起,但内心深处大家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如同每一个东西方节日一样,这一天也变成了一个狂欢的借口。我本人也相信并没有末日来临。
malingcat写:“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末日必定是‘反文艺’的,也就是人的想象无法触及的,毫不给人以幸灾乐祸机会的,乃至毫无戏剧性的,就如艾略特在《空心人》的末尾所写到的: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不是砰的一响,而是呜咽一声。”
深以为然。

2012就在这样兴高采烈兴师动众的末日来临中走向结束,后会无期。

和同事说,这一年都很忙,所以一点都不愁写总结。同事说,你都要变成工作狂了。
是的,是的,作为一个工作狂,回头想那些为了总结苦思冥想的日子,基本都是百无聊赖度过的,现在呢?
自去年12月跳槽后,这份工作忙碌甚至是劳累的做了一年多,断断续续换了4个岗位。
做了这么多事以后,再次明确性格是可以塑造的,能力是可以提升的,只要你想,并且做。
2-3月份的时候在工作中瓶颈,其实并非自己能力不足,而是没有找到与别人交流的方法。
5月份遭遇了不及格的上司,工作毫无头绪。
7月以后才开始慢慢步入正轨。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价值,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事。
新生的公司好像一个新的世界,也许这不是一个最报酬丰厚的平台,但肯定是一个最适合学习的平台。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认真工作到后半夜,为了自己的强迫症把PPT改了一遍又一遍。
也从未想过从工作中获得认同感和成就感,因为总有别的东西支撑,兴趣爱好,人际交往,恋爱,或者别的什么。
而当生活变化,对别的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时候,努力工作大约是最容易做到的事。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2011,与你一起走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每一年都和往常一年一样,实在想不起人生能有什么惊喜,工作、娱乐、旅行、学习、恋爱、失恋,重复再重复,也许接下来的这些年也会一样,数着数着就过了。

每年结束都会怅然若失,大约像我这样的人,比其他积极向上的人更喜欢回忆和臆想,也比别人有更好的记忆力。

随着年岁越长,与人的关系越淡,以前一周一见的人,一年也见不到两次。每个人开始有自己的私事,再无法像从前一样疯玩疯闹。有时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