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性别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自20世纪以来,性别问题成为当代社会研究的重要议题,围绕此有诸多观点与争论,女性主义者、社会学家、哲学家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与阐述这一话题,但当我们着手理解这一理论的时候,在目前的学术背景下似乎很难说清,性别的未来依旧是笼罩在迷雾中。

现状:性别统治无处不在

我们的生活与生产的环境不是平等的,这毋庸置疑,从最简单的城市设计规划出发:街道照明、公交车站、公共厕所等所有公共设施的配置,乃至汽车等交通工具的设计都隐含着一定的性别意识在其中。而在生活中,所有的资源也都将向拥有权力的男性倾斜,女人、儿童的需求不是公共政策的优先选项。

我们所有人千年来都在父权制社会中生存,作为个体的人将性别二元的对立映射到周围的环境。男人拥有更大的权力,更多的资源,男人压迫女人——性别统治,发生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然而,生命在诞生初始是没有性别之分的,从生物学角度来看,生物是因为生存繁衍的需要进化出两种性别,那么同样,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现有的二元对立性别是否也是需要进一步解放的呢?对此,学术界也有许多看法。

Read more

Posted in: 字言片语 | Book Review

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
The Handmaid’s Tale
[加拿大]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20.12.31

这不是一本愉快的书。同名剧集已经相当有名,但读书之前对剧情毫不了解,不存在预设,反而能更纯粹的关注到书本身。阅读本书总让我回想起念书时第一次读反乌托邦三部曲的震撼,本书的成书年代是1983年,致敬奥威尔《1984》非常明显,而和《1984》一样,本书的内容现在也尚未过时。

对于乌托邦的设定,已经可以说非常泛滥,难得有一些新鲜感。本书内容同样也就是极权社会的标配,监视、禁欲、阶级分明,大量的政治和宗教的比喻……等等。因此,阅读的时候不自觉会和之前看过的反乌托邦作品做类比,某种程度上,和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略有点类似,那篇小说把克隆人作为器官捐献的器皿,这里则把女性当成行走的子宫,生育的器皿。

Read more

Posted in: 他山之言 | Translate

[翻译]另类亲密关系/性向-华语世界下的百合粉丝迷群 节选

本文节选自《另类亲密关系/性向-华语世界下的百合粉丝迷群》
作者:Ka Yi YEUNG (杨嘉怡)
翻译:Olive(N.E.F翻译社)

2.5 现代爱情的出现和百合爱的本质

随着现代避孕技术和生育方式的进步,20世纪的爱情关系逐渐去传统化,现代爱情开始产生。安东尼·吉登斯(1992)提出可塑性性征,分离生育与性行为,让性摆脱离男性经验,引入包括纯粹关系在内的更多的性形式。纯粹关系强调关系内平等,双方互相尊重、地位均衡。它反映一种高度依赖双方互动,内化的社会关系。人们出于自愿进入一段关系,而非因为社会地位或封建婚姻制度传统的结合。因此,双方维持关系的关键因素,是对另一半的信任和满意程度。

融汇之爱是吉登斯提出的另一个术语,它强调,伴侣之间自我展露,彼此承担情感压力,因此关系双方需要更强的信任,更紧的联结。这种爱情关系要求平等协商,也要求性为感情服务。百合,如融汇之爱一般,是渴望平等的爱的关系,对情感联结有很高的要求。女性百合读者渴望融汇之爱和纯粹关系,与她们高度赞扬百合爱的精神性联结有关。不过,和其他同性纯粹关系类似,百合爱也需要面对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关系脆弱的问题。这样一来,承诺和忠诚就成为关系稳定的关键保证。

Read more

Posted in: 他山之言 | Translate

[翻译]中国跨性别的T

作者:Jinghua Qian @qianjinghua
翻译:Olive(N.E.F翻译社)

作者简介:Jinghua Qian是一位上海籍作家、诗人和煽动者,她在库林族长大。她曾在《第六声》《危险》《越野》和《此时此刻》等媒体上发表作品,也在舞台、电视广播、网络和纸媒上发布诗歌。

在英语中,T意味着跨性别,男性荷尔蒙睾酮或者流言蜚语。在中文里,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随便下载一款中文女同性恋社交软件——热拉(Rela)、拉拉公园(LesPark)或者乐Do(LesDo)——都会收到同样的提示,请输入昵称、上传照片、以及选择身份:T、P,还是其他?

看起来,一切很清楚:T来自英文单词“tomboy”,P据说是起源于“po”(婆,中文妻子的意思,老婆),也有人说代表“美女(pretty girl)”。很明显,T和P似乎对应华语女同性恋文化的性别和社会角色,即阳刚(butch)和阴柔(femme),它们既对立又共生:T是阳刚的,P是阴柔的;T是帅气的,P是漂亮的;T是上位的,P是下位的。设想里,它们总是一起的,最重要的是,T是性的施与方,而P是接受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