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有关“动物性”的一点思考

在当代艺术策展中有很多关于动物的问题,这里说的不是艺术家聚焦动物保护之类,而是艺术家展现人类的动物性,表达自我、他人,以及他们对生命、社会、生活的看法,有关这方面的研究也有很多。

为什么通过动物来展现?人类虽然已经自诩为地球的主宰,但仍然受着动物行为的支配,人的本性无法脱离其动物性,“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统统体现出人与动物的无法切割性,鲁迅先生曾说:“骂‘不是人’是最恶毒的话语,不是人,那是什么呢?只能是畜生。”。

人与动物的关系,即人在观察、对待其他动物的方式,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说,自古人与动物的关系在艺术展示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未来,这一事实也不会改变。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