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关于杜尚的一点思考

杜尚是一个“人们知道但不熟悉,想起来时也想去熟悉但还没有功夫熟悉的人”。时至今日,他的身上已经叠加了无数标签:实验艺术的先锋,现代艺术的守护神,达达主义领袖,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只要是数得上名字的后现代艺术,多多少少跟这位神坛上的传奇人物能扯上点关系。不论如何饱受争议,杜尚无疑是20世纪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之一。了解杜尚,有助于我们理解现当代艺术的发展,了解杜尚,能让我们更加深入思考艺术的美与丑。

一、不在任何流派和组织之间

要谈杜尚,首先要先了解一下他所处的生活环境,杜尚出生于现代主义萌芽时期,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以法国为中心,诞生了印象派,艺术家开始创作挣脱传统形式束缚的作品,随后这一浪潮席卷整个欧洲,更多的新流派涌现……回顾杜尚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艺术家挣脱传统束缚,标新立异繁荣创新的时期。

早年,杜尚在艺术上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天分,他尝试过绘画,从后印象派、野兽派到立体主义,每个流行的风格都有所涉猎,但这都还不足以让他声名大噪。他的艺术生涯中著名的事件是作品《裸女下楼》并没有获得公正的评价,之后,他对学院派自说自话、保守刻板的艺术评价标准产生质疑。于是创作了艺术史上颇具争议的作品《泉》,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艺术辩论。自此之后,杜尚跳脱出了艺术的框架,他说:“从此以后,我对任何流派和组织都失去了兴趣。”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有关“动物性”的一点思考

在当代艺术策展中有很多关于动物的问题,这里说的不是艺术家聚焦动物保护之类,而是艺术家展现人类的动物性,表达自我、他人,以及他们对生命、社会、生活的看法,有关这方面的研究也有很多。

为什么通过动物来展现?人类虽然已经自诩为地球的主宰,但仍然受着动物行为的支配,人的本性无法脱离其动物性,“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统统体现出人与动物的无法切割性,鲁迅先生曾说:“骂‘不是人’是最恶毒的话语,不是人,那是什么呢?只能是畜生。”。

人与动物的关系,即人在观察、对待其他动物的方式,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可以说,自古人与动物的关系在艺术展示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未来,这一事实也不会改变。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