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女性权益立法保护现状

时至今日,虽然男女平等这一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在传统习俗的限制下,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仍然有非常多的不足。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最有力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法律来推动实质上的男女平等的实现。

女性权益保护问题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广泛存在于世界各个国家与地区,但根据各国历史、文化的差异以及法律体系的不同,其表现形式也有所差异。

对比我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女性就业歧视、职场性骚扰、反家庭暴力的规制。明显可以看出,我国目前对女性权益保护的法律,除了《反家庭暴力法》之外,很少有进行专门的立法,权益保障内容体现在根本大法《宪法》以及其他法律中。而且,我国法律的制定,经常缺乏明确的定义、法律认定标准,以及完善司法救济机制,因此,法律的保护作用往往落不到实处。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字言片语

言情小说之变

言情小说三观的流变,是要放在时代背景下,比如现在一直被嘲讽的琼瑶小说, “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她失去的可是爱情呢。”但琼瑶成名作《窗外》是1963年出版,60年代恰好是台湾地区女子高等教育开始起飞的时候(50年大专女生数726,65 年就是26000多人),爱在这里是女性抗争的武器。

想想,包括现在所谓三观炸裂的汪子璇,她的核心还是爱情自由,不被束缚——对应的是性解放运动。

而70年代末期的亦舒,小说主角基本是中产阶级职业女性的形象,虽然很多时候她对职业女性形象的定位逻辑上不能自洽,但也符合当时香港地区高知女性的状态。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