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像母亲那样平凡的人

“你在这些普通的女人身上看到的生命力,你看到她们的可怕的力量,其实常常是胜过男人的。在面对困难,在面对困境,在面对人生还有命运给她们的各种考验的时候,这些平凡不过的女性,她们展现出来的光芒,我觉得是很吓人的。”

听了黎紫书在一席的一期演讲《我的人生过成这样子,正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跟母亲相反的人》,她在演讲中提到的很多与母亲之间的过往,都仿佛在我身上也发生过,顺着她的思路,我不禁回想起了成长过程中的母亲,感触很深。

在我童年时期,父母感情并不和睦,走入大城市的父亲,和一直在农村坚守的母亲自然而然会产生观念上的分歧,加上本就对母亲不满的奶奶和姑父的挑拨,在我出生之前,这段关系就已经支离破碎。但为何又生下了我,大抵是因为父亲一贯的优柔寡断。我出生后,母亲带着我也一同来到城市,许是出于大男子主义,也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母亲没有出去工作,因此,对于母亲,我最初的印象始终是一个带有些怯懦的家庭主妇。

到后来,家里遭逢不幸的时候,每每家中有人来探访,说到后来母亲总是会哭起来,客人就会对我说些要努力坚强的话,那时候我也正值少年叛逆期,我的委屈和不满无处发泄,对母亲的印象也一度变成只会哭哭啼啼。读小学的时候,家长会都是父亲去参加的,到中学之后则只能由母亲去:她并不会像其他同学的妈妈精致打扮,当时家里的条件也不允许;母亲只有高中学历,而长期做家庭主妇让她并没有什么开阔的眼界,与人交谈时常“露怯”;从前在农村的时候,村头村尾都通过大声呼喊来对话,有时候在公共场合她也控制不住音量,大声喧哗成为焦点总让我觉得无比的尴尬……从前的我是多么敏感自卑,在意这些微小而无意义的问题,有时候我甚至有点不愿意她来学校。

又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重新认识母亲的呢?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青城山春日夜谈记录

一个人过生日需要仪式感,一群人过生日本身就是一种仪式感。
继30岁成人礼之后,仪式感六人组不远千里,齐聚青城山,共同庆祝35岁生日,值得记录一笔。

音频版-关于自洽、年龄焦虑和人生可能性

以下摘录部分夜聊访谈记录:
参与人:April、Lea、Ritto、yiyo、Chris、Shino、Bonnie

Q:35岁跟30岁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没有以前拧巴,越来越自洽。
B:35岁觉得人生就这样了,也不会怎么着。
R:30岁之前会觉得一切是美好的,一切都还是可解的,35岁之后唯一的自洽方式,就是不去想这些宏大的问题。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夕拾记之旧书

关于书最早的一些记忆,现在想来还蛮有意思。

从小就喜欢看书,但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印象中也并未见到父母时长在我面前看书,所以似乎谈不上什么耳濡目染。

非要说的话,最早看的书应该是连环画。我家里是没有的,当时住的筒子楼,一个大平层可能有十几二十户人家,这些人家的房子也并不都是一样大的单间,条件好一些的是可以有两居室三居室的。我们这层楼有两个这样的富贵人家,一家的女主人是高中英语老师,后来我考到了她教的中学。连环画就是去她家里玩跟着她的小孩一起看的,内容嘛就是一些古典的小故事。那时候我6岁。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2011,与你一起走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每一年都和往常一年一样,实在想不起人生能有什么惊喜,工作、娱乐、旅行、学习、恋爱、失恋,重复再重复,也许接下来的这些年也会一样,数着数着就过了。

每年结束都会怅然若失,大约像我这样的人,比其他积极向上的人更喜欢回忆和臆想,也比别人有更好的记忆力。

随着年岁越长,与人的关系越淡,以前一周一见的人,一年也见不到两次。每个人开始有自己的私事,再无法像从前一样疯玩疯闹。有时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夕拾记之老屋

听母亲说家里的老屋被祖母卖掉了,换了些棺材板钱。说是卖屋子,其实不过是卖地,那房子早就坍塌了。
按理,这地的处置权归我,为这事,几个穷亲戚还闹过几场。事实上,卖得多少钱,钱归谁……这些问题我倒并不太在意。只每次想起那小镇那房子,有些怀念。

记忆中的老屋的形象实在都模糊了,房子是普通的民居样子,外面一个露天的院子,栽的几棵大树。邻家院子里的是柚子树,反倒自己家的大约是太没有特色,反令人无甚印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