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青城山春日夜谈记录

一个人过生日需要仪式感,一群人过生日本身就是一种仪式感。
继30岁成人礼之后,仪式感六人组不远千里,齐聚青城山,共同庆祝35岁生日,值得记录一笔。

以下摘录部分夜聊访谈记录:
参与人:April、Lea、Ritto、yiyo、Chris、Shino、Bonnie

Q:35岁跟30岁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没有以前拧巴,越来越自洽。
B:35岁觉得人生就这样了,也不会怎么着。
R:30岁之前会觉得一切是美好的,一切都还是可解的,35岁之后唯一的自洽方式,就是不去想这些宏大的问题。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夕拾记之旧书

关于书最早的一些记忆,现在想来还蛮有意思。

从小就喜欢看书,但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印象中也并未见到父母时长在我面前看书,所以似乎谈不上什么耳濡目染。

非要说的话,最早看的书应该是连环画。我家里是没有的,当时住的筒子楼,一个大平层可能有十几二十户人家,这些人家的房子也并不都是一样大的单间,条件好一些的是可以有两居室三居室的。我们这层楼有两个这样的富贵人家,一家的女主人是高中英语老师,后来我考到了她教的中学。连环画就是去她家里玩跟着她的小孩一起看的,内容嘛就是一些古典的小故事。那时候我6岁。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2011,与你一起走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每一年都和往常一年一样,实在想不起人生能有什么惊喜,工作、娱乐、旅行、学习、恋爱、失恋,重复再重复,也许接下来的这些年也会一样,数着数着就过了。

每年结束都会怅然若失,大约像我这样的人,比其他积极向上的人更喜欢回忆和臆想,也比别人有更好的记忆力。

随着年岁越长,与人的关系越淡,以前一周一见的人,一年也见不到两次。每个人开始有自己的私事,再无法像从前一样疯玩疯闹。有时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夕拾记之老屋

听母亲说家里的老屋被祖母卖掉了,换了些棺材板钱。说是卖屋子,其实不过是卖地,那房子早就坍塌了。
按理,这地的处置权归我,为这事,几个穷亲戚还闹过几场。事实上,卖得多少钱,钱归谁……这些问题我倒并不太在意。只每次想起那小镇那房子,有些怀念。

记忆中的老屋的形象实在都模糊了,房子是普通的民居样子,外面一个露天的院子,栽的几棵大树。邻家院子里的是柚子树,反倒自己家的大约是太没有特色,反令人无甚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