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上海的冬天

对于一个在海边住惯了的人,像我,冬天要是没有大风,便觉得是奇迹,上海的冬天是很少听见风声的。对于一个热爱日光的人,像我,冬天要是看不到清澈的天,便觉得是怪事了,上海的冬天多数时间是阴郁的,北中国的来客,刚来的时候真还觉得不大适应。

在江南地区,一年四季雨水丰沛,连冬天也是如此。你觉得那雨很小,绵绵密密,似乎毫无影响,在雨中行走一会,便浑身湿透,无风,却透着一种刺骨寒意,不一会就得打起寒战来。而且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夕拾记之老屋

听母亲说家里的老屋被祖母卖掉了,换了些棺材板钱。说是卖屋子,其实不过是卖地,那房子早就坍塌了。
按理,这地的处置权归我,为这事,几个穷亲戚还闹过几场。事实上,卖得多少钱,钱归谁……这些问题我倒并不太在意。只每次想起那小镇那房子,有些怀念。

记忆中的老屋的形象实在都模糊了,房子是普通的民居样子,外面一个露天的院子,栽的几棵大树。邻家院子里的是柚子树,反倒自己家的大约是太没有特色,反令人无甚印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最想念的季节

突然想起你,就好象打开了记忆的大门,过去种种清晰地浮现眼前,所有的欢笑和眼泪,所有的离别和重逢,所有的寂寞和充实都扑面而来,让我措手不及。昨日的誓言似乎还萦绕耳旁,今天我们却已形同陌路,不知道是时间产生了距离,还是距离延伸了时间。
你曾经说我们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光是最快乐的。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是这样想,但是我想说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你,是第一个对我产生如此大影响力,第一个让我心神不宁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From 0:00 to 0:00

城市的天空弥漫着短暂的烟火,为我绽放的那一朵璀璨的令人悲伤。时光旋着轻盈的舞步翩跹而过。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

Side A 我的十七岁和无知世界的尽头

2004年1月1日0点0分? 烟火熄灭了,从高空坠下,粉身碎骨
寂静,万籁无声,宁谧。无所谓,什么都好。总之是我裹着被子蜷在床上听不到一点声响,连我自己的呼吸,我的心跳。睁开眼,闭上眼,反复几次后发觉徒劳。两 者并没有任何区别。都是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回忆以前,忘记以后

走过昨天经过的长廊,有什么正在一瓣一瓣的落下,当缺席很久的雨季忽然不约而来,扣窗造访,静想得仍然是那些似水无痕的年华,才发现,总有那么一些说也不能说,忘也忘不掉的往事,摇曳如人间的第一朵玫瑰……

在往事里,我所住的这个城市还算美丽,天是清澈的蓝,那是怎样一种颜色呢?纯净,透明,像飞舞在空中的淡淡的忧伤。闲暇中,我坐着大巴穿行,往来于 这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长发女子独自走在飒飒冷风中,她的衣裙飘洒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