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把每一天过得不求上进

今天的题目来自我的朋友马先生,我没有问过他关于不求上进的定义是什么,但假如以他本人——一个追求精致生活与生活情趣的人,作为注脚,那我认为,“不求上进”的生活简直太美好。

“上进”一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它没有程度上的明确,不能量化的概念, 多半就变得模棱两可。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做:你见过最不求上进的人是什么样子?

41043人赞同的高票答案回答说:

为现状焦虑,又没有毅力践行决心去改变自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世间最美是留白

2006年在日本著名音乐人吉田拓郎的演唱会上,中岛美雪和他合唱了一首歌,是她写给他的唯一一首歌,《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她穿一件男装的白衬衫,牛仔裤,带着自信的笑容。他们的合唱如此的自然而安静,一曲之后,他们彼此鞠躬,再然后,她一个人微笑着欢快的走向幕后,没有留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与手势。

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用谎言来代替永远的分离吧
代替一切无奈的事实
即使他人不断追问分离的理由
仍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一个人过时间,一个人面对自己

一个人孤独吗?深夜里失眠的时候,是的。

黑暗中最容易胡思乱想,每根神经都敏感脆弱,想到生与死,想到家人、朋友,不在身边的人,想生存的意义与生活的压力。脑子里千万个念头暴跳如雷,叫嚣着、奔跑着,不能安抚。

一个人孤独吗?用辩证哲学的思路回答,是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每天清晨睁开眼,打开手机发一个“早安”,洗澡换衣服出门,在楼下全家或者M记买一份早餐,穿过一个街口,坐两站地铁,走过两条马路,进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我走出家门的时候最想你

假期总是过得飞快,在路边和母亲挥手道别的瞬间,突然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好在上了出租车这种矫情的情绪就戛然即止。

可以说,在春节时候从外地回家,适合爆发积攒一年的思乡情绪——典型表现为,觉得家里一切都好。

饭菜十分可口,少盐少酱,符合我清淡的口味。

鸡汤是细细熬过的,加一些泡开软糯的北方红薯粉,撒上几点胡椒,汤的香气隔着客厅都能闻到;冬天里母亲最喜欢的做的是白萝卜炖猪蹄,这道菜我在上海试过几次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上海的冬天

对于一个在海边住惯了的人,像我,冬天要是没有大风,便觉得是奇迹,上海的冬天是很少听见风声的。对于一个热爱日光的人,像我,冬天要是看不到清澈的天,便觉得是怪事了,上海的冬天多数时间是阴郁的,北中国的来客,刚来的时候真还觉得不大适应。

在江南地区,一年四季雨水丰沛,连冬天也是如此。你觉得那雨很小,绵绵密密,似乎毫无影响,在雨中行走一会,便浑身湿透,无风,却透着一种刺骨寒意,不一会就得打起寒战来。而且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夕拾记之老屋

听母亲说家里的老屋被祖母卖掉了,换了些棺材板钱。说是卖屋子,其实不过是卖地,那房子早就坍塌了。
按理,这地的处置权归我,为这事,几个穷亲戚还闹过几场。事实上,卖得多少钱,钱归谁……这些问题我倒并不太在意。只每次想起那小镇那房子,有些怀念。

记忆中的老屋的形象实在都模糊了,房子是普通的民居样子,外面一个露天的院子,栽的几棵大树。邻家院子里的是柚子树,反倒自己家的大约是太没有特色,反令人无甚印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最想念的季节

突然想起你,就好象打开了记忆的大门,过去种种清晰地浮现眼前,所有的欢笑和眼泪,所有的离别和重逢,所有的寂寞和充实都扑面而来,让我措手不及。昨日的誓言似乎还萦绕耳旁,今天我们却已形同陌路,不知道是时间产生了距离,还是距离延伸了时间。
你曾经说我们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光是最快乐的。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是这样想,但是我想说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你,是第一个对我产生如此大影响力,第一个让我心神不宁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From 0:00 to 0:00

城市的天空弥漫着短暂的烟火,为我绽放的那一朵璀璨的令人悲伤。时光旋着轻盈的舞步翩跹而过。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

Side A 我的十七岁和无知世界的尽头

2004年1月1日0点0分? 烟火熄灭了,从高空坠下,粉身碎骨
寂静,万籁无声,宁谧。无所谓,什么都好。总之是我裹着被子蜷在床上听不到一点声响,连我自己的呼吸,我的心跳。睁开眼,闭上眼,反复几次后发觉徒劳。两 者并没有任何区别。都是

Read more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回忆以前,忘记以后

走过昨天经过的长廊,有什么正在一瓣一瓣的落下,当缺席很久的雨季忽然不约而来,扣窗造访,静想得仍然是那些似水无痕的年华,才发现,总有那么一些说也不能说,忘也忘不掉的往事,摇曳如人间的第一朵玫瑰……

在往事里,我所住的这个城市还算美丽,天是清澈的蓝,那是怎样一种颜色呢?纯净,透明,像飞舞在空中的淡淡的忧伤。闲暇中,我坐着大巴穿行,往来于 这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长发女子独自走在飒飒冷风中,她的衣裙飘洒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