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后现代主义是女性主义的出路吗?

一直以来,女性主义在学术领域中都是边缘话语。《十月》杂志副主编、后现代主义艺术评论家欧文斯曾在其作品《他者的话语:女性主义者与后现代主义》中指出,西方的再现体系只承认以男性为主体的视像——是绝对中心的、单一的、男性化的……后现代主义揭露了这套将“再现权威化,阻挡、禁止他者的、使他者失效“的权力体系。如此,是否代表后现代主义能够成为女性主义的救星,或者说它们之间能够结成可靠地同盟呢?也许答案是否定的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法治建设下的女性权益保护

时至今日,虽然男女平等这一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在传统习俗的限制下,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仍然有非常多的不足。近年来,侵害女性权益的就学就业歧视、职场性骚扰、家庭暴力乃至性侵害事件依然层出不穷。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大保障,关于女性权益的保护,最有力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法律推动男女平等在实质上的实现。

我国现行法律中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已经形成以宪法为核心,部门法、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共同组成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从“为爱发电”到“争议出圈”——中国网络同人文化发展简述

同人文化已经成为涵盖文学、绘画、音乐、游戏等综合领域、具有相当规模的文化风潮。了解“同人”,成为读懂网生代的一条必由之路。
虽然很多时候,为了表达历史悠久,同人粉丝会解释说:“同人”一词的考据可以从先秦时代说起,民国也有同人刊物流行。但事实上,“同人”的概念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末,产生了本质的改变。从上世纪末风靡而起的“同人”文化,是个舶来词,日语“同好”的意思——围绕作品衍生出新的世界。

我们为什么爱同人?
以世界来比喻,官方作品构造了基础的世界,限于故事本身的合理发展与篇幅长短,围绕主线、主角呈现的世界是片面的,很难满足所有受众的需求。同人创作的意义在于不论是对情节发展不满、角色关系不满还是人物主次不满,都可以通过二次创作实现情节续写,在想象和传播过程中,获得情绪的共鸣。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虚拟偶像与“想象的共同体”

虚拟偶像文化的建立,有非常多种说法,不论是粉丝经济说、内容生产说,或者同人文化说,都有各自的理由和道理。

近日发觉,其实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著作《想象的共同体——对民族主义之起源和传播的思考》中的一些论点,也蛮适合来做一番解释。

《想象的共同体》成书于1983年,被视为20世纪末讨论“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一个重要的理论范式”。

作者的观点是:首先,“想象的共同体”绝大多数成员是分散的,相互之间没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这时代标签贴的太容易,少了曲折的故事

公众号后台有人留言想点一首《暗示分离》,朋友听后直言不讳:又是一首“备胎”的哀嚎。比如“原来我也只是你无名的过去”,透露出一丝丝怨恨感,也体现出“舔狗”不得善终。

“备胎”这个词是怎么红起来的已经不可考,但“舔狗”却是这一年多才频繁出现在人们视线的。

听下从前乐坛的金曲劲曲,会发现十之八九都要被归到这些“备胎”“舔狗”神曲中去。时代曲为什么专注苦情歌,讲这些爱而不得的故事?

因为,这是人性的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你们明明这么好,为什么最后没有在一起?

大学社团有两位相貌、气质、能力、性格都十分般配的学长和学姐,听说他们曾经是校园模范情侣,分手的时候让诸多同学不再相信爱情。

我们这届新生入学的时候,他们已经形同陌路,冷漠到擦身而过目不斜视、在同一场合出现也绝不对谈,彼此忽略的彻底。

新生们一面好奇,一面难以理解,到底什么样的冲突会让曾经相爱惹人艳羡的两个人走到如此境地?

后来得知,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太轰轰烈烈的故事,因为日常争吵,再因为眷恋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把每一天过得不求上进

今天的题目来自我的朋友马先生,我没有问过他关于不求上进的定义是什么,但假如以他本人——一个追求精致生活与生活情趣的人,作为注脚,那我认为,“不求上进”的生活简直太美好。

“上进”一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它没有程度上的明确,不能量化的概念, 多半就变得模棱两可。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做:你见过最不求上进的人是什么样子?

41043人赞同的高票答案回答说:

为现状焦虑,又没有毅力践行决心去改变自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世间最美是留白

2006年在日本著名音乐人吉田拓郎的演唱会上,中岛美雪和他合唱了一首歌,是她写给他的唯一一首歌,《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她穿一件男装的白衬衫,牛仔裤,带着自信的笑容。他们的合唱如此的自然而安静,一曲之后,他们彼此鞠躬,再然后,她一个人微笑着欢快的走向幕后,没有留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与手势。

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用谎言来代替永远的分离吧
代替一切无奈的事实
即使他人不断追问分离的理由
仍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一个人过时间,一个人面对自己

一个人孤独吗?深夜里失眠的时候,是的。

黑暗中最容易胡思乱想,每根神经都敏感脆弱,想到生与死,想到家人、朋友,不在身边的人,想生存的意义与生活的压力。脑子里千万个念头暴跳如雷,叫嚣着、奔跑着,不能安抚。

一个人孤独吗?用辩证哲学的思路回答,是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每天清晨睁开眼,打开手机发一个“早安”,洗澡换衣服出门,在楼下全家或者M记买一份早餐,穿过一个街口,坐两站地铁,走过两条马路,进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我走出家门的时候最想你

假期总是过得飞快,在路边和母亲挥手道别的瞬间,突然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好在上了出租车这种矫情的情绪就戛然即止。

可以说,在春节时候从外地回家,适合爆发积攒一年的思乡情绪——典型表现为,觉得家里一切都好。

饭菜十分可口,少盐少酱,符合我清淡的口味。

鸡汤是细细熬过的,加一些泡开软糯的北方红薯粉,撒上几点胡椒,汤的香气隔着客厅都能闻到;冬天里母亲最喜欢的做的是白萝卜炖猪蹄,这道菜我在上海试过几次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