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Provindence

有些痛苦,沒有切身的體會永遠不會明白。
有一種遺憾叫來不及。記得當初玩仙劍的時候,看到裡面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沒有太多感觸。後來纔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種無奈。
1999年,我12歲。那個年紀剛開始明白什麼叫生離死別,總覺得那是很久遠的事情,殊不知生命可以霎時跌到谷底。
我甚至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沒有聽到他想留給我的話。守夜的那天,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的照片,眼淚都留不出來。當時我覺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越想快樂越寂寞

在這淩晨兩點的時間,突然看見“越想快樂越寂寞”這麽一句話,心裏真是涼到了極點。感覺什麽都是徒勞。我就快在寂寞裏淹死了。丫的,就沒個人拉我一把嗎?!

李宇春在溫柔的唱:
“我喜欢 没有字的窗
透过他 天空很晴朗
树梢上 残留一点月光
我喜欢 空空的球场
我独自 听日子回荡
奔跑啦 小小少年成长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我们就在一起
呼吸 安静而整齐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所以我唱歌或是沉默
都是在对你诉说……”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人的记忆能力禁不起考验,就像感情,也别去试验它的忠贞性。人本来就是意志脆弱的动物,亚当、夏娃在伊甸园时,不也是拒绝不了诱惑,吃了禁果,开始人类苦难的历史。
物质,是界定存在的价值还是人为的虚荣心?
权势,是改变存在的体制还是欲望的渲染?
金钱,是衬托存在的意义还是无止尽的欲望黑洞?
我想,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Years go by will I still be waiting for someb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等待未來

在網上看到別人文。我說这篇的文裏遲鈍的主角很可愛,作者說其實她的文裏面有喜歡一個人却沒有回應的無奈。

然後我就忽然想到,我沒有辦法去體會和發現那種無奈是因爲我真的沒有很認真地去喜歡過一個人,忽然就有很想戀愛的感覺。幷不是說那種因爲戀愛所以戀愛的戀愛,而是認真地喜歡一個人,然後那個人也認真地喜歡我的那種。然後去體會其中的味道。然後我就忽然想到,也許我不戀愛是因爲自我保護太多了也説不定。

也許是看太多言情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