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曾經這樣愛過你

曾經這樣愛過一個人:愛的人知道,被愛的人不知道。
這是暗戀嗎?
愛著的時候,就整天鬼迷心竅地琢磨著他。他偶然有句話,就想著他為什麼要這麼說?他在說給誰聽?有什麼用?他偶然的一個眼神掠過,就會顫抖,歡喜,懮傷,沮喪。怕他不看自己,也怕他看到自己。更怕他似看不看的餘光,輕輕地掃過來,又飄飄地帶過去,仿佛全然不知,又仿佛無所不曉。覺得似乎正在被他透視,也可能正在被他忽視。終於有一個機會和他說了幾句話,就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在乎?不在乎?

一直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一直想真正的淡定自若
一直想遇事波澜不惊
但是不行
我做不到
一首歌
一部电影
一条短信
就能轻而易举的
让我心怀感伤
是自己太在乎了吗
也许

有真正冷静的时候
理智得连自己都无法理解
也许那只是因为
心里不在乎

有理智后又突然伤心得
一塌糊涂的时候
心痛得不想做回我自己
也许那是在乎过度
深入骨髓

…………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不哭

Blog抽風,打不開網頁,實在是無聊啊。看到一首小詩叫《不哭》,喜歡這麼幾句。

當初曾經約定
要做堅強的孩子
不管多麼悲傷
我們都不要哭
你說我們要像魚
因為在水裡
所以看不到淚
可惜
我們不是魚
你說
想哭的時候
把眼睛拿到水裡洗一洗
就好了
我們不曾哭過
沒有人看見淚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想哭

突然就想哭了,覺得眼淚可以肆無忌憚的流下來。但是摸摸臉上,乾的。

等到自己想哭的時候,纔發現無淚可流;等到自己想哭的時候,纔發現無話可說。

看到有人說,她說,我們到底怎麼了,時常覺得自己總呈現一種不在狀態的境界。我們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把姿態越擺越低。

曾經我也是豪情萬丈,不甘人下,努力充實自己。只想證明自己是可以的。只是不想讓某些人失望。
但是又從什麼時候起,我失去了自信。只想安安靜靜的活在人群裡。不甘為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恍然以為

記憶總存在時間前後一秒,
走過熟悉而陌生的街頭,
以為可以轉過身不再回頭,
以為可以不再為了誰而停留,
要如何忘記曾經的擁有,
久遠的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我總是在不斷想起那些日夜,
恍惚就想念起微笑的神采,
直到現在纔明白,愛情像櫻花落下來再不能綻開,
直到現在纔明白,原來記憶在燦爛時節凋落了永遠。

————————————我是無聊的分隔線—————————

不能說是純原創的歌詞,因為是以前看過的某篇文章,然後自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曖昧

曖昧是,比好朋友再親一點,但比情人遠一點。
曖昧是,你會常常在QQ等她上線。你會不時去她的Blog看看有沒有更新。
曖昧是,有感覺,然而,這種感覺不足以叫你們切切實實地發展一段正式的關係。
曖昧是,明白人生有太多的無奈,現實有太多的限制。你知道沒有可能,但又捨不得放手。
曖昧是,有進一步的衝動,卻沒有進一步的勇氣。
曖昧是,不是你的情人,但似乎比你的情人更關心你和瞭解你。
曖昧是,會編一條圍巾給你,但大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想說的。說不出來的。要忘的。忘不掉的。

最近好多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張倩老是做惡夢說夢話,小超發生了一些特別的事,yiyo說她很不開心……
其實我也很不開心。對於那些早就知道但是不像面對不敢面對的事,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就有預感,或者說那時候我根本就知道這是事實。但是我撒了一個高明的謊騙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對於不開心,我安慰不了別人,因為我連自己也安慰不了。別人安慰不了我,因為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真的,有些事情永遠只能默默地放在心裡,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離別與重聚

馬上就要開學了,然後yiyo就走了,這是我第二次在葉子上寫祝你一路順風,對象是同一個。同時明天要走的還有orki。大家都不想走,大家都不想讓朋友走,但是我們什麽辦法也沒有。人生總是這樣,沒有分手時的愁緒,哪來重聚時的歡欣。滿滿的也就學會了欣然以對。開始期待下個假期。慶幸的是,這些朋友即使分開了,再見不會生疏。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那天和yiyo在Q上說起朋友。她說這東西很説不準。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撐到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