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床垫折腾记——一位腰椎病人的反复无常

这两天我又双叒叕买了一个床垫,这已经是我来上海买的第N个床垫了,这个故事讲起来也很漫长。

在上一个出租房,房东看上去是一个非常钢铁的直男,对于提供给租客的居住环境要求可能就是能住就行,因此自带床垫大概只有5CM,我不得不自己买了一个床垫。它号称有10CM,但实际上里面填充的是海绵,所以躺上面就压缩了,而且外面的聚酯纤维面料非常滑,完全无法固定在原有的床垫上,所以很快它就被淘汰了。

出于经济考量,我又重新买了一个“海绵席梦思”床垫,号称5层舒适设计,最终要的是它有一个四角固定设计,让它不至于滑来滑去,有了它,床软了不少,睡眠开始变得很安心,我度过了一段差不多两年愉快的时光。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封城日记(三)不够幸运的人,怎样过好这一生?

2022年5月30日,是上海又一次解放的日子,在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官宣了六月一日将逐步恢复社会正常秩序,这当然是一个好的信号,但具体实际执行会如何,还不得而知。

历史惊人的相似,1949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委员会电贺上海解放(查了一下这张图竟然不是PS的),其中的一些用词时至今日也适用:“中国和亚洲最大的城市,中国最重要的工商业中心上海”“通力合作,克服困难,恢复生产,恢复城乡联系和内外贸易”,但“独立自由的新中国”?仿佛有点不敢置信了。

抛开这些宏大叙事,这两天值得高兴地事情是论文答辩通过,比同龄人晚了10年我终于成为硕士毕业生,伴随的不幸是,因为封控毕业典礼取消了。时值敏感的春夏之交,部分高校学生被关太久躁动不安,连带着相关部门也紧张不已。学校准备的毕业拍照打卡点没用上,甚至学生们全被快速的驱赶离校,虎头蛇尾的求学生涯,将是一代年轻人的时代记忆吧。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封城日记(二)兵荒马乱下的一些片段

如果3月只是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氛,4月就是大厦倾塌的溃败。大家都以为只是三五天就能结束的封闭生活一直持续到今天。

最初那几天,大家还有闲情逸致在网上看看演唱会和电影,4月1日例行纪念张国荣。刚开始我也没有担心过物资的缺乏,还能和朋友开开玩笑。

买了十几块牛排,一开始觉得可以当主食吃。后面又开始觉得这玩意儿也是稀缺物了,在家里关久了不至于饿死,但是吃不好是真的。

在家煮奶茶。问居委会没有米了怎么办,居委会说自己在网上买。如此废话的废话。问就是说小区没有送菜点,也没有居委组织团购群。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封城日记(一) 没有实感的生活

自居家办公开始,到今天已经28天,其中完全封闭的日子大约14天。本应早就开始做一些记录,但思索起来,似乎也无话可说,我的生活太日常了,没有缺衣少食无家可归,也并不焦虑,甚至由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于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都缺乏实感。

3月14日
刚居家的时候,没想过事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我们公司突然走在了行业前列,率先开始居家,严重怀疑是因为公司员工太多,每天上下班人员在各个区域流动会不好管理,政府强制要求。而且16号FF 6.0上线,27号又要交论文终稿,白天一堆工作要忙,晚上做自己的事,三月应该是匆忙而充实的。

3月15日
去公司开会的时候,和马老师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整个街上都没什么人,咖啡店也只有我们两个,一路走到公司阳光很好。这是最近一个月来我喝的最后一杯咖啡,悠闲地最后一次散步。约好在成都看的《粉丝来信》,毫无疑问咕咕了,好在也延期了,也许下半年还有机会。

3月16日
小区第一次封闭管理,为了核酸筛查,连做两天,如果没有阳性的可以解封。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我的春节焦虑

每年春节假期可能是我们这代从小县城到大城市工作的人,置身家庭生活最紧密的一段时间,理论上应该是非常轻松愉快的,但我一整个都显得非常焦虑,甚至到了睡不着觉的地步。

阅读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引用汪民安的《现代性》,解释春节的焦虑可能是来自于“现代性”:首先,现代生活中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人们从城市回到乡村,是回到了一种缓慢的生活,人们的焦虑在于这种缓慢的生活会终结;其次是春节在家中时人们是一个完整地个体,回到工作之后则变成了大城市规则规训下的不完整的人,服从组织和工业机器的分配;第三则是没有一劳永逸的技能和职业,假期让我们逃离了这种困境,人们害怕会再次陷入对货币的焦虑。

某种程度上,这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左思右想,应该还有一些更深层的原因。

  1. 交流

有时候,父母会抱怨你再也不和他们说心事,而两代人的观念已经相去甚远,你们试图互相理解,但多数情况是失败的。他们想听你对于婚姻、家庭、未来的想法,也并不一定是真的想了解你的想法,只是想让你顺着他们的期望,走向一个除了你所有人都皆大欢喜的结局。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Discours]20220131

1. 当下

新春快乐。

现在是2022年1月31日,除夕夜,在电视机前面一边看春晚一边在群里吐槽,以及写写最近的感受。

今天在家里试着亲自动手准备年夜饭,做一桌子菜实在是很累。到现在还坚持自己做饺子算是一种仪式感了,饭店买手工水饺特别方便。等到了我们这一辈做主的时候,估计年夜饭都是餐馆或者外卖来的。如果一切朝着轻松愉快的角度发展,坚持的传统的意义是什么呢?

由于防疫政策的原因,已经越来越多的人春节难以回家,后面也许一家团圆的习俗也会慢慢的淡去,这也许也是新冠带来的变化之一。

2. 压力

2022年开年事情就变得很多,一方面工作上面变动,并组工作量剧增,流程一团乱,还有人员离职,明显年后还有的折腾;一方面今年研究生要毕业,论文还没开始写,甚至可以说全无头绪。过年本身又有一堆聚会,还想看书看片,分身乏术。

可能因为这样,最近几天睡觉总是做噩梦。有一点点2019年的感觉,每当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很想逃避。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2021,可能存在的往事

和往年一样,这一年顺利的从年头活到了年尾,有家人、有朋友,没有失业,大多数时间没有感觉痛苦和糟糕,是平凡安定的一年。

和朋友聊起最近两年,最常使用的形容词是没有“实感”,一切太快、太集中、太麻木,在后瘟疫时代,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从未真正直面过病毒的威力,说不出什么深刻的体验。如果非要说病毒带来了什么实质行为的改变,除了不能出国旅游,好像也没有,但大家似乎变得更加焦虑、没有安全感,抑或是更加脆弱。

也许很久以后,回忆起2021年,会认为这是关键的一年,像万历十五年一样,成为可供抽丝剥茧的一年,但那些可能发生过的事,早已在历史中模糊。我一直记得那段话,艾略特在《空心人》的末尾所写到的: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不是砰的一响,而是呜咽一声。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关于感情的两三事

  1. 2021年又一次脱单失败了。

前段时间去交友号投了个稿,论起动机的话是想对感情这件事再尝试一把。但内心里默默地想,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主动地努力吧。

投稿写的没啥意思,用朋友的话来说是毫无亮点,但也收到了二十多个私信,随后一星期之后就基本趋于冷却。主要是我有点厌烦和别人从头介绍,一点一点开始认识。对面大概也没什么耐心,或者大家真的不在一个频道。由于这样密集地交流,我也更加清楚地发现,我厌恶了互相试探,为了交往的目的,功利的聊很多有意义没意义的天。

即便努力的结果如此,我还是对爱情抱有奇妙的幻想,也算难得?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Discours]20211220

  1.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日本人总是在追求极致,比如从断舍离,再到我的家里空无一物,偏执到变态。可我们日常的消费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偏执呢,明明不需要这么多东西,但是这也想买那也想买,欲望无止境,心里却越来越空虚。《消费社会》说消费在摧毁人类的基础,消费社会是一个物品丰盛,由大众传媒支撑的恶魔般的世界。的确如此。

  1. 《偶然与想象》

由三个短片组成的主题电影,每一个故事都显得荒诞,又好像很自然。故事流畅的像一部节奏感极强的短篇小说,其中最喜欢的是《再度》,女主在车站遇见似乎是高中同学的人,两人相谈甚欢一同回到家中之后,才发现双方都认错了人。
“你看起来与我想象中她的样子一模一样”,记忆从来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可靠,我们以为的深爱,是即使面对面都无法辨认与确认的。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关于《哈利波特》的一些回忆

2021年,我加入了霍格沃茨函授学院,和泠风在寝室偷偷学习黑魔法,等待着某天被投入阿兹卡班,想起了一些往事……

《哈利·波特》第一次在中国出版是2000年10月,这是我后来查的。当时我上初二,喜欢的是日本漫画和武侠奇幻。在没有手机和电子书从前,书籍的流行还是来自于书报摊老板的推荐,以及同学之间的传阅,《哈利·波特》应该是在畅销书一类的,不过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2001年的校园运动会,春季还是秋季,不好意思真的记不得了。没有报任何项目的我,非常无聊的在看台上,由于看书速度太快,半天时间就看完了手头所有的小说,只能再问周围的同学借书看,当时的好朋友,也是现在为数不多还联系的初中同学,递给了我了一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我看来属于聊胜于无的凑数选项,确实没想到这么好看,回家之前还求她把剩下几本第二天带给我。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