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无恨

一剑送终,空留余恨。
无恨在三个月内杀死二十四个人,未曾失手。在杀手中这成绩是骄人的。我却只觉的心痛。

无恨是我妹妹,我呢,我叫无情。

无情无恨是杀手们的教条,一个有感觉的杀手是失败的杀手,绝七情断六欲,这样才能活得久一点。杀手界叫无情的人很多,我是最出名的。飘香楼是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而我是飘香楼主尚轩手下最出色的杀手。

是十五岁吧,很久以前的事我都记不太清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杀人,一个相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后来

那天,夜晚很寂寞,星星很亮。

她在明亮的星星下面微笑,她说,我们私奔吧。于是他也轻轻的笑了,那我凌晨三点去你家接你,趁世界没发觉,让我带着你离开。

风很冷。

她说,我们是不是在过家家。她的笑容苦涩而甜美,彼此心里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却是心理渴望的梦。苦涩在心底泛开,像水波一样,无法带走什么。已经没有未来。

当失眠已成习惯,剩下的只有更空虚的日子,更深锁的眉,一成不变的生活。父母已经对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瞬间爱情

那是一间普通的PUB,音乐嘈杂。
他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端着一杯酒,大半身子隐藏在黑暗中。
静静的。与周围格格不入。
然后,看着酒吧另一端的闹剧。

情节很老套,搭讪未遂的男子恼羞成怒,纠集了几个品行恶劣的同伙将女孩团团围住。
看得出来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她面色苍白,右手无意识的在身侧握拳,又放松,如此反复。
求救的眼眸来回张望,周围的人群却毫无反应,她有些颓然的垂下眼眸,看样子这次是逃不过了。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生命是一场幻觉

像许多次幻想的那样,一辆车飞快的冲过来。人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刺耳的刹车声交叠出现。然后他体验到像飞一样的感觉,上升再下坠。没有任何痛的感觉。
忽然他看到隔壁家那个女孩,穿着白色的棉布连衣裙。漆黑柔软的头发,冷淡的眼睛,看着他,伸出手……

他已分不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

从他的窗子刚好能看见女孩的房间。有时她在房间里走动,优雅的像一只猫,静静的怕惊动什么人,有时只是坐着,望着远方,让灵魂出去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回忆以前,忘记以后

走过昨天经过的长廊,有什么正在一瓣一瓣的落下,当缺席很久的雨季忽然不约而来,扣窗造访,静想得仍然是那些似水无痕的年华,才发现,总有那么一些说也不能说,忘也忘不掉的往事,摇曳如人间的第一朵玫瑰……

在往事里,我所住的这个城市还算美丽,天是清澈的蓝,那是怎样一种颜色呢?纯净,透明,像飞舞在空中的淡淡的忧伤。闲暇中,我坐着大巴穿行,往来于 这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长发女子独自走在飒飒冷风中,她的衣裙飘洒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