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封城日记(二)兵荒马乱下的一些片段

如果3月只是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氛,4月就是大厦倾塌的溃败。大家都以为只是三五天就能结束的封闭生活一直持续到今天。

最初那几天,大家还有闲情逸致在网上看看演唱会和电影,4月1日例行纪念张国荣。刚开始我也没有担心过物资的缺乏,还能和朋友开开玩笑。

买了十几块牛排,一开始觉得可以当主食吃。后面又开始觉得这玩意儿也是稀缺物了,在家里关久了不至于饿死,但是吃不好是真的。

在家煮奶茶。问居委会没有米了怎么办,居委会说自己在网上买。如此废话的废话。问就是说小区没有送菜点,也没有居委组织团购群。

大家都比较焦虑,一些小区可以自己搞团购,东西贵,难买,另外一些干脆凑不齐团购的起送人数,吃了上顿没下顿那种没有着落的感觉很明显。

和同事多方打听,加入一个小区团购,卖60块20个的鸡蛋。周围的同事朋友在嘉定、徐汇、浦东、南汇各个地方的都有,整体上属于中等收入甚至偏上收入的,所以我觉得看到的没有挨饿可能还是片面,我不知道那些很底层的人是不是也都能团购或者说怎么样。

政府发菜了,仿佛看到了一锅咖喱原料,但我没有咖喱粉。

到4月中旬,群里同事纷纷都已经绷不住了,有的人封了一个月了大概,上海这次莫名其妙的乱,无数种阴谋论,也许可能就是政府治理能力不足,也许是为了某些政治原因,谁知道呢。

买到一袋米。只剩一个咖啡胶囊,不舍得喝,非常惨痛。同事说鸡蛋放在门口被偷了,再也不相信人性了。

送了两个黄瓜给一楼的阿姨。老两口有基础疾病,早上在微信群里问居委会怎么样买药。没有医保。小区继续确诊。

小区内日常吵架之一,后面30号楼他们有人不愿下楼做核酸,说楼内有人确诊,但楼道没消毒,要核酸人员上去。合理诉求,只不过执行不了。上海人的很多诉求是合理的,但其他地方觉得矫情,因为他们更早的让渡掉了。就是全国都可以,凭什么你上海不可以。

小区内日常吵架之二,核酸监测和志愿者不愉快,连统计做核酸的人数都可以出错的居委,怎么会来管物资分发的事情呢?上报900人实际核酸1100人,检验管不够还需要现场申请,造成核酸人员和志愿者下班延迟(真实性存疑)。

在封闭的日子里我忘记了到底你是在哪一天离开的我?四月初八,四月十号……一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我已经很少再想起你了。

一些噩耗:五个土豆发芽了。有人批判说一些人犬儒式投降式回到自己的小世界,除了烧饭做菜啥都不管,用最小耗能应对生活。在生命的网状里变成一个死点。那不然呢?

2019年有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时候没信,现在觉得简直神预言。

决定重新开始写日记和微博。但写不出什么真实的感受,因为觉得世界太荒谬了,每天都在上演堂吉柯德大战风车般徒劳的斗争。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大概是一代人的PTSD。

Comments (4) on "封城日记(二)兵荒马乱下的一些片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