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封城日记(一) 没有实感的生活

自居家办公开始,到今天已经28天,其中完全封闭的日子大约14天。本应早就开始做一些记录,但思索起来,似乎也无话可说,我的生活太日常了,没有缺衣少食无家可归,也并不焦虑,甚至由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于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都缺乏实感。

3月14日
刚居家的时候,没想过事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我们公司突然走在了行业前列,率先开始居家,严重怀疑是因为公司员工太多,每天上下班人员在各个区域流动会不好管理,政府强制要求。而且16号FF 6.0上线,27号又要交论文终稿,白天一堆工作要忙,晚上做自己的事,三月应该是匆忙而充实的。

3月15日
去公司开会的时候,和马老师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整个街上都没什么人,咖啡店也只有我们两个,一路走到公司阳光很好。这是最近一个月来我喝的最后一杯咖啡,悠闲地最后一次散步。约好在成都看的《粉丝来信》,毫无疑问咕咕了,好在也延期了,也许下半年还有机会。

3月16日
小区第一次封闭管理,为了核酸筛查,连做两天,如果没有阳性的可以解封。

3月17日
下大雨,在雨中排队做核酸的滋味有点酸爽,看到了美丽的花。结果出来,陆陆续续有小区开始封闭,我们小区这次幸运。

3月18日
早晨起来煮面的时候发现这包挂面过期一个多礼拜了,想了想决定把它扔掉了,暴殄天物。

3月20日
接到妈妈的电话,并不是为了新冠传染的事情,是打算介绍相亲对象,于是一言不合大吵一架。也许各自独居的日子让人脾气更暴躁,也许本来这样焦虑的环境下面,继续讲孤独终老的话题让人更焦虑,也许就是大家很难和平对话……朋友也跑来说她和父母之间的不理解,今天是什么父母儿女矛盾日吗?暂时不想思考这些问题。除了好好挣钱我又能做什么呢?

3月21日
东航一架飞机坠机。自从大众在网络上掌握信息权力之后,这时代再不缺乏说话的人,沉默太少,交流与对话太少。网络上真真假假的新闻难以分辨,倒不如干脆全部关闭,眼不见为敬。

3月22日
第一波抢菜潮,浦东的情况已经严重了,但身在浦西的人毫无知觉。

3月23日
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今天还是可以叫外卖,菜场也还是开门。
公司裁员声音又起,各种传闻铺面而来,这次多方消息都说比例高达25%,不知道最终落到我们头上有多少。有人开玩笑说居家一段时间回到公司发现工位都没了,戏谑的背后是无言的悲剧。

3月24日
时隔不知道多久重新开始做饭,记得上一次……还是上一次。
《红楼梦》看到六十多回,真不容易。前面十几回可能读了十来次,每次读到十来回就不想看了。看进去了觉得每个人都那么真实,于是不那么讨喜。

3月25日
想着如果下一周继续居家就买张机票回青岛,连着清明节一起,可以陪陪母上。没想到今天出了政策,之前没做核酸的全部黄码,导致所有人赶着到核酸点排队,我一看人满为患,马上要下雨,又因为居家通知还没出来,转念决定周一再来。听说最酸爽的是有的人在雨里排了2-3小时,检测人员说今天做不到,打发他们回去。
倒是没想到这一点的时间差,整个情况都不一样了。

3月26日
因为论文没有写完,和Eden把去看樱花的事推到了下周。网上关于上海封城的段子层出不穷,但大家还没觉得这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每天上海发布几千的数量,也不过是个数字而已。全国人民都不再欢迎上海人民,我姐说社区对上海来客如临大敌。
作为一个小心谨慎的人,虽然不觉得会多严重,我还是按部就班的囤了一些东西:速食冷冻产品、午餐肉、挂面、泡面、自热米饭等,加上冰箱里本来就有的正常的存粮,零零总总感觉自己吃一个月都来的及。
第一次用了抗原做自检,严重怀疑这玩儿意的准确性,但还是对自己下了狠手,听说全城做一次花费就几个亿。

3月27日
小区再一次全面封闭,貌似是头一天的抗原筛查有异常。不管“鸳鸯锅”,还是“柏林”,网上舆论都对上海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看笑话的心态。

3月28日
这一轮筛查,周围同事的小区基本上都开始出现阳性病例。本来说要给我送物资的汤包被封在了小区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候,外面菜场抢菜逐渐进入高峰期。此时的菜难买大约是因为大家一哄而上的抢,但后面才知道,此时不抢到底会有多悲惨。

3月29日
如果3月1号算是day 1,那么用一个粗糙的传染病模型计算,应该是这样子的,至少60天才是峰值。
太平盛世最大的兵荒马乱是幻灭……对上海精准防控幻灭。

3月30日
我在一个蒸汽朋克游戏里面坐宇宙飞船到外太空,和宇宙的终结讨论生命的意义,终极boss的理念是一切都应该终结,生命无意义,真是个虚无的游戏。

精神的虚无无法压抑生存的欲望,一到凌晨12点,就立刻打开APP抢菜。大米已经所剩不多,几经犹豫在京东下单,期待可以早日送达。第二天外面菜场应该还开着,但听说之前隔壁小区就是菜场老板感染,团灭,菜场是高危场所。
经群里小伙伴提醒,想起卫生纸没有买,这个不能拖,到门口小超市一看,好家伙,平常不到2块一卷的卫生纸要卖6块,货架上基本上已经空了,还有人不断进来买东西。
我决定还是回去饿了么下单即时达,顺手拿了两盒喜欢喝的维他可可奶。在我前面结账的是一个大约20出头的男生,应该也是为了囤货,拿了一堆泡面之类的,大概110多块钱。结账扫码的时候,营业员说余额不足扣费不成功,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手机余额根本没有钱,也许出于自尊或者其他什么,他一遍一遍的让营业员重新扫码,假装自己余额充足,几次之后他在微信让熟人给他转了钱过来,才总算买单成功。
封城之后,我总想起这一幕,像他这样的人,在封闭的日子里,吃什么。

3月31日
昨天晚上把FF通关了,沉浸在剧情的悲伤中,这是全城封闭前的最后一天。也是可以点外卖的最后一天,晚上想买只烧鸡,犹豫的功夫店家就关门了。
FF梗,这里的水晶可以直接传送上海。也许上海这一次,更加坚定了国内人认为封城才是解决问题的模式,更加没有探索别的可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