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我的春节焦虑

每年春节假期可能是我们这代从小县城到大城市工作的人,置身家庭生活最紧密的一段时间,理论上应该是非常轻松愉快的,但我一整个都显得非常焦虑,甚至到了睡不着觉的地步。

阅读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引用汪民安的《现代性》,解释春节的焦虑可能是来自于“现代性”:首先,现代生活中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人们从城市回到乡村,是回到了一种缓慢的生活,人们的焦虑在于这种缓慢的生活会终结;其次是春节在家中时人们是一个完整地个体,回到工作之后则变成了大城市规则规训下的不完整的人,服从组织和工业机器的分配;第三则是没有一劳永逸的技能和职业,假期让我们逃离了这种困境,人们害怕会再次陷入对货币的焦虑。

某种程度上,这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左思右想,应该还有一些更深层的原因。

  1. 交流

有时候,父母会抱怨你再也不和他们说心事,而两代人的观念已经相去甚远,你们试图互相理解,但多数情况是失败的。他们想听你对于婚姻、家庭、未来的想法,也并不一定是真的想了解你的想法,只是想让你顺着他们的期望,走向一个除了你所有人都皆大欢喜的结局。

一旦我开始真正讲述我自身的想法、规划,总是最终导向一场激烈的冲突,所以有什么好说的呢,挑些无关痛痒的琐事,或者大晚上大家看着春晚一起刷刷手机。

总还是会被抱怨,几乎没有什么精神的交流。

  1. 赡养

“子欲养,亲不待”是我小时候玩《仙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现在养老问题就迫在眼前了。学姐以前说她想起父亲已经快70了,可能也就是10来年的日子了,结果甚至连5年都没有等到。母亲现在也已经60了,我甚至不敢想象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

和母亲聊起养老问题,她总是会把话题再转回我的身上,好像她的老年生活只剩下我没有结婚生子这一件事,不论是老年兴趣班还是旅游,她都表现的兴趣缺缺。而这些都还只是她身体健康的时候,一旦她年纪更大,那么看护、医疗等问题会更加麻烦,而我又是孤身一人,究竟要达成怎样的财富目标和生活状态才能够让她安享晚年呢?

  1. 返乡

在家里的时候,频繁想起的一个问题是,到底应该选择在哪里作为我自己的归属城市?在上海的时候倒很少想这方面的事情,可能在大环境中就总还想努力做个新上海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2023年应该就能申请上海户口,足足花了7年才等来的机会,事到临头却又有点犹豫了。

如果考虑在一个城市定居的话至少要从个方面考虑:居住条件(包含城市配套及房屋等)和社交网络,前者上海和青岛只能说各有优势,但后者明显青岛占优。如果还要考虑到母亲养老的问题,毫无疑问只能选择青岛了。这么一看,简直有点不知道自己这么久为了个上海户口图什么了…

人到中年,虽然还觉得自己在为了所谓的理想主义努力,但想的问题越发的现实,这些问题我都还没有想出结果,可能唯一能做的是继续趁现在努力赚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