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Discours]20211220

  1.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日本人总是在追求极致,比如从断舍离,再到我的家里空无一物,偏执到变态。可我们日常的消费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偏执呢,明明不需要这么多东西,但是这也想买那也想买,欲望无止境,心里却越来越空虚。《消费社会》说消费在摧毁人类的基础,消费社会是一个物品丰盛,由大众传媒支撑的恶魔般的世界。的确如此。

  1. 《偶然与想象》

由三个短片组成的主题电影,每一个故事都显得荒诞,又好像很自然。故事流畅的像一部节奏感极强的短篇小说,其中最喜欢的是《再度》,女主在车站遇见似乎是高中同学的人,两人相谈甚欢一同回到家中之后,才发现双方都认错了人。
“你看起来与我想象中她的样子一模一样”,记忆从来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可靠,我们以为的深爱,是即使面对面都无法辨认与确认的。


有时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头才发现 这么多年来我好想什么也没做成
我无法再对某件事情充满热情了
时间
慢慢地摧毁了我

  1. 情绪管理

做了一个精神病测试,结果大为震惊,没想到自己的反社会和冲动指数如此之高…一直还认为自己是一个不会冲动的人,反而一直在担心内心过度压抑。
每个人都有情绪失衡的时候,排解的方法也不大相同,像我就会躺在床上一整天,看垃圾小说,或者埋头大睡。回忆了一下,好像大学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寝室,不和人说话,也不吃东西。有另外一些人会不断和人倾诉,通过沟通来排解情绪,可能是更好的方法,但总担心会会打扰到别人。
实际上我还挺怕和情绪激烈的人打交道,也不太会和有抑郁症的朋友交流,因为总是担心自己的言行是否恰当。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他们才是更好的方法,这也是一种自以为是吧。
Untitled

  1. 生活与算法

克拉里在《24/7》中写道:资本主义每时每刻都在操控我们的生活,睡眠作为最后的抵抗,也难逃被终结的命运……我从来不喜欢系统的推荐的内容,不管是视频还是商品,音乐更是如此。“让技术帮我们找到我们喜欢的”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技术在提供帮助的同时,也就自然而然的过滤了信息。
从更高层面的哲学来讲,人从来就不具有所谓的自由选择,我们能接触到的选择何尝不是被社会过滤后的结果呢?大众传媒是规训的工具,现在的社会远比福柯所描述的更具破坏性与杀伤力。即便如此,还是应该小小的抵抗一下。不要被程序与算法强制改写我们的人际关系与精神理念,努力的过日常生活,在和家人、朋友的相聚中,找回我们的梦和睡眠。

  1. 努力的人总是闪闪发光呀!

有个可爱的聪明的有艺术细胞的小姑娘,这周一直在赶课题、赶课题、赶课题,最后课题发表完,她就去了一个咖啡店,是个昭和风的咖啡店,咖啡很香,温度很舒服,周围的噪音刚刚好,她就这样睡着了……

Untitled
(BY IN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