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距离上一次去动物园已经可能过去10年了,周末响应Sei同学的号召去了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

红山动物园出圈是腾讯新闻谷雨实验室的一篇报道《孤独矗立的动物园》,这是中国唯一自收自支的公益性动物园,因此疫情之后一度因为人群无法流动而陷入资金困境,在社交媒体走红之后,群众们自发开始认养动物、购买周边为它续命。

在我们去的这天,南京天气不错,红山动物园人山人海,满地都是乱跑乱叫的幼崽,完全看不出当初报道中的冷清与孤独。我们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入园,根据地图指示,最终选择了坐车到最里面的河马馆,再往回逛。

今日份的河马先生十分不给面子,潜在水下就是不冒头,一段时间后还开始排泄起来…众人只好失望离去。

接下来是猩猩馆,只有一只猩猩在晒太阳,不知为何,看到它,就有一种饱经沧桑、洞察世事的感觉,朋友说可能是因为《狮子王》里面的狒狒先知的缘故。

猩猩、狒狒、猿这些总有人傻傻分不清楚,简单说猩猩和大猩猩都属于猿,与猿并列的概念是猴总科,而狒狒是猴总科下面的一类,从知乎找了一张图来科普。

猩猩馆旁边就是亚洲灵长馆,进到这里大家就更加不知道谁是谁了,很想统称,猴。喜欢它俩,你一颗我一颗分坚果吃的氛围,但好景不长,吃着吃着东西就掉下去了。

难过的背过脸去了……

不用工作的动物就是比较快乐,可以用一种你根本想不到的潇洒睡姿在横梁上晒太阳。

脸比较好人的川金丝猴(对不起其实我也不认识,听别人说的),做沉思状,也许猴子也会思考海德格尔,谁知道呢。

抓虱子的一家几口,我记得女儿叫彤彤(笑),这里聚集了亚洲灵长馆最多的人,果然不管在哪里,母慈子孝的戏码都会比较多人爱看。

考拉比起灵长类冷静多了,不会在园子里跑来跑去,基本我们望过去的时候它都在书上一动不动,仿佛假的。

路过大象的地盘,它表演了一个高难度动作,一些动物园会把实物挂在比较难以碰到的地方,以增加动物的活动率,担心它们在园中因为好吃懒做而生病,本来以为只有熊猫有这种困扰,没想到大象也有。

完全记不得名字的刺鼠。

在成都见过很多次的小熊猫,大尾巴真是太可爱了,一路上都听到小伙伴说想rua。

小熊猫旁边就是虎山和猫科动物馆。不知道是东北还是华北还是华南的老虎,看着都一样…

这只白虎表情过于呆滞,适合做表情包。

动物园的参观导览牌上有个灵魂提问:野外遇到熊要怎么办?谨记一点,千万别因为恐惧而奔跑……否则可能会惊动熊而被攻击。

一直看起来很优雅的豹,一直在和MUJI的购物袋过不去,它从树枝上跳下来,我们才发现它少了一只前臂,我们猜测它可能是在野外受伤,无法继续在野外生存,才会被救助到动物园。

叫做猞猁的一种猫科动物,又叫狼猫。

路过狼谷,有人在讲狼王和狼后的故事,狼群的生活惊险刺激,作为头狼的压力也很大,一不小心就会被下面的争权夺位,好一出宫斗大戏啊。

最后看了某种鼬,它们居住环境周围的栏杆很矮,小伙伴们担心的问,它们不会跑出来吗?也许对我们很矮的栅栏,对他们来说翻墙越狱已经难如登天。

不知不觉就走了两万多步,天色逐渐暗下来了,对小熊猫和鸟类不感兴趣的我们一致决定今天的散步就到此结束。

回家后,听了园长沈志军在“一席”的演讲:“有人说疫情之后会有报复性出游,可我等了三个多月,还没有多少人来‘报复’我。” 讲如何改造、提升动物的起居环境,对动物园又有了不太一样的理解,推荐大家观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