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关于《哈利波特》的一些回忆

2021年,我加入了霍格沃茨函授学院,和泠风在寝室偷偷学习黑魔法,等待着某天被投入阿兹卡班,想起了一些往事……

《哈利·波特》第一次在中国出版是2000年10月,这是我后来查的。当时我上初二,喜欢的是日本漫画和武侠奇幻。在没有手机和电子书从前,书籍的流行还是来自于书报摊老板的推荐,以及同学之间的传阅,《哈利·波特》应该是在畅销书一类的,不过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2001年的校园运动会,春季还是秋季,不好意思真的记不得了。没有报任何项目的我,非常无聊的在看台上,由于看书速度太快,半天时间就看完了手头所有的小说,只能再问周围的同学借书看,当时的好朋友,也是现在为数不多还联系的初中同学,递给了我了一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我看来属于聊胜于无的凑数选项,确实没想到这么好看,回家之前还求她把剩下几本第二天带给我。

2001年《魔法石》的电影在中国上映,大约是过年前后,丹尼尔真的像从小说中走出来一样。但我是和谁一起去看的呢?千禧年前后好像没有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习惯,所以记忆里又好像是在十年君家一起看的DVD,很多电影都是和十年君一起看的,某种程度上品味都被影响了,真是久远的记忆。

2003年一月,电影拍了第二部《密室》,赫敏也很可爱,但是罗恩真的很丑呀,这个印象直到现在都没有改编。这一年,哈利波特还出版了第五本书,我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印象中出版的时候盗版云集,报纸新闻都登了好几篇…光我见过的可能有大概五六个版本的《哈利波特与凤凰令》,好像还在租书店看过那么一两本。谁想到正版出来的时候名字叫做“凤凰社”,好像我们还猜测过是不是因为被盗版逼得改名。

2004年《阿兹卡班的囚徒》电影也上映了,作为高中生的我应该是没有机会实时同步看太多影视作品的,和同学追更的技艺停留在《高达seed》和《名侦探柯南》,《哈利·波特》显得不是特别重要。

2005年《混血王子》正式出版,刚进入大学醉生梦死的我买了一本,和十年君一起看完,顺便把《火焰杯》电影一起补完。我们应该是提前看到了剧透,一个重要的人物会死,但谁也没想到是邓布利多。我讨厌看到书中主角阵营的人物死亡,这种心态到现在也没有改变。也许《哈利·波特》的死亡教育并不是那么成功,也或许我还是看到的太晚了。

2007年《凤凰社》电影上映,小说最终本《死亡圣器》也上市了,当时似乎还有一个提前泄露的事件。好像长久的等待也让这个结局显得不那么激动人心了。

2009年《混血王子》上映,2010年《死亡圣器·上》上映,2011年《死亡圣器·下》上映,整个作品正式完结。已经工作的我,沉迷在其他的游戏和电影中。快10年过去了,互联网和手机也变得极其普遍,太多的新鲜事物,曾经打动过我的作品,似乎已经变得平常。

2016年去日本大阪的环球影城,仿佛现实中见到了霍格沃茨城堡,在4D体验室坐上飞天扫帚再次体验魔法世界,摄魂怪飞来的时候寒冷的感觉,魁地奇球赛的追逐……太真实了,又好像找回了一点曾经的激动。

2019年读到了一本同人小说《拉文克劳的蓝色宝石》,虽然罗琳禁止同人,但谁能阻止大家的创作热情呢。看过各种邪教CP、魔改CP和原创CP,说实话留下印象的实在不多啊。

2020年买了一对邪教CP的手办,斯内普和赫敏,GSC出的哈利波特系列做工还是很棒的。

2021年我正在氪金和不氪金中摇摆,希望早日从函授学院毕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