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作家经纪人成功案例分析——以卡门·巴尔塞斯为例

一、作家经纪人及其理论内涵

随着文化娱乐产业的发展与“IP”概念的火热,越来越多的内容做起了“全版权开发”,文学作品的呈现不再只有实体出版的单一形式,作家也面临着越来越复杂的市场变化与商务合作环境。作家的版权代理越发重要,使得作家经纪人这一职业开始走到台前。

(一)作家经纪人概念

作家经纪人是接受作家委托,为作家服务,维护作家的权益,并收取一定的佣金的职业,作家经纪人为作家提供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评估作家作品的商业价值;与作家探讨选题、策划、编辑作品;筛选合作机构;版权合约的商务谈判;版权多维度的开发;市场宣传推广;作家财务管理,如版税的代收代管;法律保障与维权等。

(二)作家经纪人与出版经纪人辨析

对于作家经纪人与出版经纪人,在目前的概念上往往有所重叠又有所区分,有人认为作家经纪人的业务更广泛,因为他不仅涉及出版后的工作,也涵盖了很多出版前的工作。而有人则认为,出版经纪人的概念更广泛,作家经纪人只是专门以作家为服务对象的出版经纪人的一种。

仔细剖析出版经纪业务,可以发现其主要分为三大类:(1)作品出版经纪,即帮助作者寻求出版社,提供出版相关服务。(2)跨境版权代理,与国外出版社对接,帮助作品实现跨境翻译出版。(3)出版发行代理,拓展出版流通领域。而作家经纪,往往只涉足于前两者。

真正的作家经纪人应该是独立于作家与出版商之外的第三方,现在部分出版商、图书公司以及数字出版平台,如路金波、白马时光、阅文集团等,虽然兼具作家经纪的作用,但倘若作家与出版平台出现矛盾的时候,兼职经纪往往集“运动员和裁判”于一身,无法切实保证作家的利益。作家与经纪人双方不能彼此信任,合作关系非常脆弱。

实际上,作家经纪人和明星经纪人比较相似,都是挖掘有潜力的个体,通过包装、策划,将其推向市场。新世代的作家经纪人并不是在推广作家的某一部作品,而是需要打造作者本人成为一个品牌,以期将该作者的作品长期的推向市场。

(三)作家经纪人溯源

西方的作家经纪人起源甚早,开始自19世纪,一般认为英国亚历山大·波洛克·瓦特是世界上第一位作家经纪人,他成立了第一家作家经纪公司A.P瓦特有限公司,该公司代理的作家包括毛姆、马克吐温、叶芝等。19世纪末英国境内的作者经纪公司并未超过6家, 但1946年时有35家, 1966年时增至55家, 1986年又增加到84家, 1995年时已超过138家。[1]到目前,英、美发达国家,80%以上的作品都是通过作家经纪人签约,甚至一部分出版社不接受没有经纪人的作家的书稿。我们熟知的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J·K罗琳、《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都是由专业的作家经纪人一手打造的明星作家。

在中国,文学版权代理起步从90年代才开始萌芽,作家经纪人的概念直到2008年才正式被提出,这一年被行业称之为作家经纪人元年[2]。即便如此,作家经纪人并未建立起行业规范,中国的职业目录中也没有“作家经纪人”这一分类。我国现在起到作家经纪人作用的,除了作家本人和与之对接的编辑之外,更多是带有出版经纪人性质的图书工作室、文化公司、版权代理公司以及一些有丰富出版资源的个人,而非是法律意义上受到广泛认可的作家经纪人。

总的来说,作家经纪人虽然已经在我国的文化市场上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但其发展仍然还处在初级阶段。

二、作家经纪人成功案例解析——以卡门·巴尔塞斯为例

卡门·巴尔塞斯,西班牙著名作家经纪人,1955年开始在文学经纪公司兼职,与西班牙作家们广泛交往。次年自主创业,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文学经纪公司,代理西班牙语作家,经营包括西班牙本土及拉丁美洲的西班牙语作品的版权,主要成就是签约数百位拉丁美洲知名现代作家的版权,如聂鲁达、马尔克斯、略萨等,并将他们的作品翻译成各种语言,畅销全球,这些作家中有六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可以说,她是20世纪作家经纪人的典范。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生了著名的文学运动——拉丁美洲文学爆炸,一大批文学爱好者们熟知的世界知名作者:胡里奥、卡洛斯、略萨、马尔克斯都成名于这一时期,在这背后,是推动作品翻译、出版和传播的作家经纪人卡门·巴尔塞斯的身影:她几乎代理了拉美所有一线作家,使他们的作品出版,大获成功之后,又代理更多的西班牙本土作家,并将西语文学从欧洲推向北美、乃至全世界。虽然拉美文学爆炸到底自哪一年开始众说纷纭,但1962年,巴尔塞斯将略萨介绍给塞伊克斯-巴拉尔出版社的总编辑,促成略萨的第一部小说《城市与狗》在当年出版,引发西语世界的巨大轰动无疑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西班牙出版业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前出版社和作家直接对话,用很少的钱就可以拿下作品无限期的全部权利,作为作家经纪人的巴尔塞斯开始代表作家与出版社谈判之后,为作家争取更多利益。她不仅能够给到作家专业的建议,同时把作品的出版权、翻译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不断推动作品在世界各国出版,提升作家的国际影响力。马尔斯克的《百年孤独》经由巴尔塞斯推荐,1966年在南美地区率先出版,随后1967年进入法国、意大利、美国、德国,到1970年,已经远销16个国家,成为国际畅销书,引起世界范围的关注。鼎盛时期,马尔克斯的作品占到巴尔赛斯经纪公司收入的1/3。[3]

论及巴尔塞斯的成功,之所以能成为绰号“格兰德大娘”的传奇作家经纪人,是因为她具备优秀的作家经纪人素养,能够成为作家们最好的朋友,获得他们的充分信赖,并始终将作家的利益诉求放在第一位。

(一)优秀的作家经纪人素养

作家经纪人与一般经纪人的区别在于需要对文学作品有足够的鉴赏能力,需要具备文学领域的基础知识,能够评估作者的商业价值,并与作家探讨选题、策划、编辑作品。书稿递交给出版社编辑之前,作家经纪人是第一道把关人。

从巴尔赛斯代理的作家水平、策划的作品质量,不难看出她本人的业务能力。巴尔塞斯在成立自己的经纪公司之前,辗转任职于几家不同的出版公司,了解出版行业的相关知识。她在媒体写作赚取稿费,与当时西班牙文学界最优秀的作家与诗人深度交往。虽然从未读过大学,但巴尔塞斯善于通过阅读,筛选有潜力的作家。

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班牙语作品的出版主要取决于出版方的意向,很多作家不得不自费出版,更无论稿酬。巴尔塞斯敏锐的发现了这些作者未来将成为一股风暴,而她可以将她们的作品向更多的出版社输送。在发掘作者之后,巴尔塞斯还对作家的整个出版生涯进行规划,寻找与市场规律的契合点,为作家定位受众,并联系适合的出版社,整整一代拉美作家由于她的帮助过上了自给自足的作家生涯。[4]

(二)成为作家最好的朋友

每一位作家回忆起巴尔塞斯都会认为她是一个慷慨而出色的朋友,智力小说家伊莎贝尔·阿连德曾回忆她参加巴尔塞斯家的文学界名流盛宴时,是如何局促和无知,而巴尔塞斯又是如何打消她的这些顾虑,让她顺利融入其中。不仅仅是尊重和理解,她还在很多具体事务上提供直接的帮助,比如为作家们支付医疗费用,安排各种接待,甚至她为马尔克斯、略萨打理好了公寓,资助他们从其他地方迁居到巴塞罗那,专心写作。

作家的主要职责是写作出优秀的作品,作家经纪人则应该包揽商务洽谈、版税、法务等种种繁琐的事物。作家、作家经纪人是一种共生的利益关系,只有双方充分信任,产生的效果方能最大化。巴尔塞斯无疑是通过了种种努力和实际行动打动了这些作家,成为他们最好的朋友,获得了他们最高的信任。

(三)始终代表作家的利益诉求

由于天然的不对等关系,作家面对出版社提出的霸王条款往往无力反抗。巴尔塞斯一手改变了西班牙当时的出版陋习,在商业谈判中废除了终身合同,并制定了限时转让文学作品权利的条款。

20世纪90年代,中国曾有正式出版《百年孤独》的机会,但当时的巴尔塞斯与马尔克斯造访中国,发现中国在版权方面的法律保障缺失,满街都是未经授权的盗版书籍,出于对作家权益的考虑,她果断放弃与中国出版社的接洽合作。即便后来2010年《百年孤独》在中国的正式出版,也是经过多番沟通、调研、评估,并附带打击盗版的相关要求才最终敲定的。[5]

一方面,对于版权问题,巴尔塞斯锱铢必较,但另一方面,巴尔塞斯也并非利益至上毫不讲理,为了推进文化交流合作,或者出于作者自己的意愿,在一些合作中,她会分文不取,甚至反过来给予出版机构很多便利。作家经纪人是为作家服务的,其基本职业诉求就是为作家争取权益。这是巴尔塞斯多年来一直坚持的职业原则。

三、作家经纪人现状与未来发展启示

卡门·巴尔塞斯对西语文学出版与传播的贡献无与伦比,中国的作家经纪人不仅应该像她一样拥有扎实的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需要学习她对待作家真诚友善,这种对作家、对文化尊重的态度,才是成功的作家经纪人的根本。

巴尔塞斯的案例,还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有关作家经纪人未来发展的启示。

(一)经纪人需要具备专业的基本技能

作家经纪人需要具备多种专业技能:只有本身具有较高的文学素养,才能够评估作家的商业价值,挖掘新兴作者,与作家就作品进行沟通;只有充分了解市场,才能分析作者的定位和受众;只有具备良好的公关能力,才能够在运营宣传中,帮助作者塑造良好的个人品牌。

巴尔塞斯正是由于出色的市场洞察和过硬的专业能力,在拉美文学爆炸的契机之下,一举将诸多西语作者引入人前,也成就了自己的经纪人生涯。

(二)对待作家真诚严谨,充分信任

出于对新生事物的不认可,经纪人在我国发展了近三十年仍然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作家经纪人挖掘潜力作者之后,花费很多财力、物力运作出来的明星作家,可能很快就签约到其他出版社或者经纪公司。也有作家担心签约了作家经纪人之后,很难获得相应的推广和宣传资源。相关法律的缺失,使得作家与经纪人违反契约之后很难获得追偿,从而出现恶性循环。

从巴尔塞斯与一众拉美作家的合作可以看出,作家经纪人与作家必须要充分信任,甚至成为朋友、亲人,这种不分你我的合作,让双方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从而共同打造出优秀的作品。

(三)提高签约作者阵容,掌握丰富的业界人脉

优秀的作家群体是作家经纪人的立足之本,掌握丰富的业界人脉有助于帮助优秀的作家获得应有的名望与商业收益。巴尔塞斯对略萨的成功推荐,在于她能够搭起作家和优秀出版社的桥梁。

对于在国内运作的作家经纪人,不仅需要通过更多渠道挖掘新作者,同时需要不断扩充版权行业的人脉,整合优质资源,在畅销作品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四)与时俱进,把握著作权的多重开发能力

不论何时,从作家权益出发,帮作家规划争取应得的收益,都是作家经纪人最重要的职能,特别是像巴尔塞斯一样,在签约作者的同时,就需要开始考虑他们的全版权运作。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文学作品改编风潮的盛行,作为著作权附属权利的改编权往往也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如何有效发挥这些版权的商业价值值得思考。作家经纪人应该与时俱进,在作品的商业运作上打通文学、 音乐、影视、动漫等产业链条,而这不仅是对作家经纪人商业洽谈能力的挑战,也要求作家经纪人关注了解更广泛的法律、财务知识,汲取行业前沿信息,推动作家经纪业务技能不断更新迭代。

总结:中国的作家经纪人行业成熟期远未到来

相比音乐、影视等文化娱乐产业,作家经纪人在中国的发展仍然面临困境:

首先,我国的出版行业整体市场化程度不足,版权保护缺失,导致我国大部分作家收入微薄,不能与作家经纪人形成有效的雇佣关系。

其次,业界尚没有作家经纪人的成功案例,具备良好职业技能,了解商业运作又能让作家信任的全能型经纪人属于稀缺人才,作家经纪人的职业教育路线受限,不论高校还是社会培训都存在空白。

我国虽然已经有悬疑小说作家闫志洋的经纪人梁爽,百万级畅销书制作人张晓媛,多部作品成功改编影视剧的网文作者丁墨的经纪人环玥等,但这些作家经纪人不论是代理的作家数量,还是独自经营打造的作品都难以和国外知名的作家经纪人相比。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由于互联网与文创行业的结合发展,很多作家经纪人或者经纪平台在发展之后,往往会介入到内容生产中去,比如经纪人本身同时成为制片人或者编剧、代理作家影视改编的公司参与投资影视制作,虽然这是行业发展的一种新兴趋势,但如何在扩大自身业务的同时兼顾到作家的利益,巩固与作家的合作关系,是需要重点平衡的。

IP热潮让中国的文字内容生产加速发展,作家、作品与动漫、影视等下游产业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然而,只有专业而独立的作家经纪人出现,才能说明作家经纪制度在中国已经站稳脚步,只有越来越多的作家愿意与作家经纪人形成互利共生的合作,才能让作家经纪人行业走向规范与成熟。

参考文献:
[1]邓泽玲.成为知识服务经纪人——出版人路金波经典案例分析[J].新闻研究导刊,2019,10(01):202+224.
[2]胡文娅. 欧美文学经纪人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2011.
[3]缪缪.拉美文学最重要的推手走了[J].出版人,2015(10):66-67.
[4]孟刚. 我国需要作家经纪人[N]. 中国消费者报,2010-11-10(A04).
[5]许欢.欧美出版经纪业的特点与经纪人[J].出版发行研究,2003(8):77-80.
[6]闫坤.浅析我国出版经纪人的现实困境[J].传承,2008(06):72-73.
[7]张新.西方作家经纪人制度是否可行?[J].出版广角,2014(16):16-17.

引用注释:
[1] 寇德江.出版经纪人之现状及其前景展望[J].社会纵横 (新理论版) , 2009 (4)
[2] 裴蕾. 2008作家经纪人“浮出水面”. 四川日报,2008-1-25( C03)
[3] 财新网. 卡门·巴尔塞斯.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51012/3982131.shtml.  2015-10-12
[4] 纽约时报中文网. 拉美文学传奇经纪人巴尔塞斯去世. https://cn.nytimes.com/culture/20150922/t22balcells/. 2015-9-22
[5] 中国作家网. 《百年孤独》版权之争:30年来各种盗版不计其数. https://www.chinanews.com/cul/2012/06-29/3996366.shtml. 2012-07-0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