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夕拾记之旧书

关于书最早的一些记忆,现在想来还蛮有意思。

从小就喜欢看书,但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印象中也并未见到父母时长在我面前看书,所以似乎谈不上什么耳濡目染。

非要说的话,最早看的书应该是连环画。我家里是没有的,当时住的筒子楼,一个大平层可能有十几二十户人家,这些人家的房子也并不都是一样大的单间,条件好一些的是可以有两居室三居室的。我们这层楼有两个这样的富贵人家,一家的女主人是高中英语老师,后来我考到了她教的中学。连环画就是去她家里玩跟着她的小孩一起看的,内容嘛就是一些古典的小故事。那时候我6岁。

家里当时也会买一点,比如《十万个为什么》,还有一本少儿侦探故事之类的。可能那时候放养的家长并不会想到要多给孩子买几本书,当然书好像也并不便宜,所以主要还是借别人的看,在同学那里我看到了少儿百科全书和机器猫,是正版引进的哦。有个富二代同学有全套的机器猫,当时是全班同学的偶像,后来流行的还有灌篮高手。

搬离了筒子楼之后,我家在青岛的西面——团岛,住六楼,四楼是一个我爸的同事,那小孩和我是隔壁班的同学,由于她父母离异,她跟爸爸一起生活,所以待遇就是比放养更加放养,我印象中她的两个特点是零花钱多和书多,在她家里我看到了最早的恋爱漫画,以及一大堆古典作品的少儿版。

《橙路》大概得算得上我的恋爱启蒙漫画了,但现在看这辣眼睛的印刷装帧和封面的桂正和大名,是盗版无疑啊。

我爸不太在家里放书,他在医院的办公室有个很大的柜子,之前他打开柜子的时候我看到里面有很多书,有一次我就趁他不在偷偷地拿钥匙打开了柜子。还挺丰富的,比如说有武侠小说,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我试过把书拿走又偷偷地放回去,没有被发现。

从我开始学会翻我爸的书柜之后,对于他给我不给我买书我就很无所谓了。那些书里面我最早看的是两本封皮都不见了的杂志。有一本前面的扉页上写的是《今古传奇》,这里我第一次看到了狄仁杰探案,因为书里选择其中一个故事,这是1984年第一期,比我出生都要早的书。另一本我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印象中里面的故事是连载的,所以有一些故事我永远也不知道结局。

有关家里人带我去买书的唯一印象,大概是在小学四年级(95-98年之间),离火车站很近,当时附近开了一个很大的书店,不太记得名字。那时候书店的生意还是很好,人很多。我爸带我去逛书店,一进门的大厅里有很多机器猫的漫画,当然买是不能买的,站着看了很久。最后我印象中是买了一本关于逻辑方面的数学书,那本书的纸很滑,我保存了很久。我爸自己买了一本三国演义和一本聊斋。这个封面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后来我就偷偷的在被窝里把它看完了,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聊斋志异》可能在我的阅读史上也算的上一个里程碑的作品,因为自那之后,我的阅读就脱离了启蒙时期的囫囵吞枣,越发的成人化和个人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