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网络文学的跨文化传播 ——以阅文集团为例

跨文化传播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或者群体、组织之间的交流活动。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丝绸之路、佛文化西取东传、郑和七下西洋等东西方交融的跨文化传播实践。当下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跨文化传播变得更加迅捷,依托互联网而生的网络文学天然具备突破界限的能力,网络文学出海也成为新的趋势。

一个国家彰显自身文化软实力最好的方式就是促进自身文化向外传播,实现文化产业“走出去”。 对网络文学产业来说,从内容到模式的“突破界限”,不仅完成了产业的升级与布局,更将中文文化生态拓展至全球。既是本土内容一举成为全球的文化娱乐消费产品的壮举,也是中华文化对外输出的典范。

一、网络文学出海的背景因素

近几年来,不少媒体把网络文学和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以及韩国电视剧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网络文学“出海“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着实令人惊喜,但网络文学出海并非一蹴而就,这种成绩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和引导。

(一) 政府政策扶持

文学是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文学内容的对外传播已是大势所趋。网络文学的成功出海,与我国“一带一路“等国家相关政策的引导密切相关。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为此,国家到省市各级主管部门出台多项政策文件,对规范网络文艺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为以网络文学为首的内容推进跨文化传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环境。同时,从实际出发实施拨款与补贴,在财政与税收方面对文化企业进行扶持,减轻企业生存压力,为企业拓展、加速与世界文化的融汇交流提供了实质助力。

(二) 内容符合跨文化传播的基本条件

跨文化传播内容创新的主要目标在于寻求文化间共同的话语体系,提高中国故事的国际表达能力和效果,进而在与世界文明的交流互鉴中促进彼此的理解和认同。 文明具有普适性,因此承载文明价值观的好作品,具有超越地域、种族、文化界限的能力,可以感染读者,引起大众共鸣。

中国文化中的勤劳奋斗、尊师重道、团结友爱等价值观,在西方话语体系中也具备概念基础,网络文学的传达能够快速被理解;而网络文学作品中的仙侠幻想体系,追根溯源对应的是中华历史上的民间传说与神话演义,能够激发读者自发阅读相关内容,进一步了解中国传统。

(三) 海外市场对文化内容有旺盛需求

网络文学的跨文化传播,最开始依靠的是民间字幕组,即热爱作品的读者自发进行翻译,逐渐形成非常接近国内线上阅读的场景:翻译-追更-打赏。

网络文学逐渐风靡海外,用户积累到一定规模,就成为充满想象力的市场,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网络文学出海的市场规模预计可达300亿元。

(四) 文化企业积极布局

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拥有充分自主权,面对尚未充分发展的海外网文市场,诸多企业都进行了积极探索。以阅文集团为例,旗下拥有丰富的内容储备,一直积极推进网络文学出海,从筹建翻译团队到自建海外网站,再到深度布局,高度参与到网络文学出海的整个历程。一方面可以通过作品输出来引导文化认同,再者海外市场对网络文学的发展也是很重要的蓝海领域。

在各方的努力与推动下,肩负跨文化传播的重任,网络文学逐渐成为具备影响力和消费力的创新文化产品。截至目前,网络文学出海覆盖40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影响力逐步扩大。网络文学翻译语种也不断丰富,上线英、法、日、韩、俄、印尼、阿拉伯等十几种语种版本。

二、网络文学出海的三个阶段

网络文学是内容行业,它的生态模式是围绕优质内容,从粗放式的自发输出走向精细化运营,从简单的变现模式走向生态的建立。网络文学出海也不例外,到现在为止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 网络文学出海1.0——出版授权

网络文学出海1.0阶段以出版授权为主,当时以起点中文网为代表的网络文学平台均成立不久,网络文学初出茅庐,网络文学企业将内容出海作为扩大网络文学内容影响力的途径,作品受到越南、韩国等国家的读者喜爱。这一阶段,企业主要和东南亚国家的出版社合作,输出言情、历史类小说,获得了极高的反响,此外《鬼吹灯》等创新品类的头部作品,也在亚洲地区翻译成多国语言,销量喜人。

出海1.0阶段是对网络文学内容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初步探索,事实证明,好故事确实能够跨越区域和文化的差异。而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累积,精品网络文学逐渐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一定认可。以起点中文网为首的阅文集团旗下多家网站,将作品通过数字版权和实体出版的形式,外销到海外多国,开拓了全球市场。

(二) 网络文学出海2.0——作品翻译

网络文学出海处于动态的变化过程。除了版权输出外,也出现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海外用户自发翻译网络文学内容,并自行建立翻译组和转载平台,形成一个非常简陋的翻译生产模式,互联网成为网络文学内容自发输出的途径,它已经悄悄培育起一块原始的海外市场。基于互联网的翻译与基于互联网的翻译与互动模式,中国网络文学打破了作者为中心的传统,使读者的作用凸显。

网络文学出海2.0阶段以此开始,其核心是搭建海外平台和内容的输出。2017年起点国际(Webnovel)的上线,代表阅文集团向海外规模化进军的正式启动,与此前的传统出版相比,文化内容能够覆盖和影响的区域更广泛、触达更迅速。

在2.0阶段,网络文学企业做出了网络文学出海系统性地探索。对用户来说,准确翻译和及时更新的优秀作品是他们选择平台的基础,同时也是内容传播的根基。基于此,阅文集团组建了专业的翻译团队,打造标准化、规范化的体系和要求,让翻译成为网络文学出海产业链上特别关键的环节。起点国际还和分布在北美、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译者和翻译组织展开合作,既保证中国文化输出的内核不走样不失真,又为未来的商业化多元化开发打好基础。

起点国际已经上线约700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英文译作,累计访问用户超6000万。 由于语言的隔阂,平台上的中外读者并不能顺畅交流,而读者群体自发进行的评论互译,体现出网络文学互动的迫切需求,这种跨语境的交流,是网络文学跨文化传播的重要特征。

(三) 网络文学出海3.0——授权生态

中国的网络文学市场经过爆发式的增长,成为数字出版产业的重要内容。只有在形成付费阅读、线下出版、IP改编、衍生品开发等完整成熟产业生态的时候,才能证明,网络文学行业已经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和文化责任。这也是一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网络文学3.0阶段的主题,正是寻找海外网络文学生态的建立方式。单纯的内容输出很重要,用优质的故事去打动海外用户,让他们和有中国元素的故事一起共鸣;但只有生态的建立,才说明网络文学在全球范围内真正具备文化和商业上的竞争力。中国的网络小说是个火种,点燃的不只是海外读者的阅读热情,更多的是让他们看到创作、交流的乐趣,以及获得收益的可能。外国原创作家一旦成为中国类型故事的讲述者和传播者,他们的创作中将带上来自异域的情感体验,而这样的跨文化传播能够降低传播成本,拉近传播距离。

基于此,必须推动网络文学的本土化运营,向海外原创者提供内容创作的服务,并探索海外原创的付费模式,打造合理的商业模式推动市场规范化发展。

三、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的未来趋势

网络文学出海经历的三个阶段,其实也显示出网络文学跨文化传播的三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从内容到模式,这是阅文集团最早开始尝试的的路径。从单纯的实体出版,逐渐开始扩大内容受众面,再到建立专属平台,规模化内容输出引发文化认同,到现在海外原创生态孵化,打造网络文学的成长和运营模式,让中国网络文学生态能够真正扎根海外——就如好莱坞模式影响全世界的电影工业模式一样,希望中国网络文学模式有一天能够成为全球内容生产方式的重要组成。

第二个趋势是从区域到全球,这也是网络文学影响力不断扩大的过程。从发展初期的东南亚,再到整个亚洲地区,再辐射到更广阔的世界去,互联网和优质内容填平世界的鸿沟。现在网络文学的海外用户已经延伸到北美、欧洲、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可以说几乎覆盖了全球的用户。

第三个趋势是从输出到联动,可以认为这个趋势将奠定网络文学海外商业模式的基石。目前来看,海外用户除了消费网络文学内容外,也愿意消费网络文学IP改编作品。阅文集团作品改编的电视剧《扶摇》在东南亚地区电视台同步开播,同时也进入欧美主流视频网站;旗下小说《许你万丈光芒好》向越南授权影视改编,启动电视剧拍摄制作。 在这种趋势下,网络文学应该开始挖掘内容的衍生价值,以优质内容为核心,和海外文化产业链不同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不同地域有各自业务的特点,比如美国的产业生态和日本就大相径庭,需要因地制宜发挥本土化的合作优势,达成在地化开发和模式的创新。

网络文学出海是一项新兴业务,并没有先例可以参照,而跨文化传播需要与全球不同的文化市场进行融合,因此必须通过多元的合作模式,协同产业的全面发展。

结语

时至今日,全球用户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关注,既不是对东方文化猎奇式的欣赏,也不只是单纯的娱乐快消,而越来越成为满足精神需求和文化需求的日常性文娱消费。 这不只是单个企业的努力,而是整个行业的努力。

网络文学出海是互联网环境下中西方文化的杂糅,在传播过程中,如何保留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实现跨文化传播的观念创新,是尤其需要注意的。优质的内容不存在国界,它吸引全世界的人,不管是爱好者还是产业从业人员,加入网络文学生成的跨文化传播的生态中。

不断探索与落地,成为中华文化跨文化交流的新名片,网络文学的未来可期。

参考文献

[1]肖珺,李朝霞:《2018年中国跨文化传播创新实践研究》,收录于单波主编《中国传播创新研究报告(2019)》[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
[2]肖惊鸿:《出海,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必由之路》[N]《文艺报》,2019-12-25(002)
[3]徐明华:《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的文献综述——以 2000—2011 年中国跨文化传播研究为背景》[J]《新闻爱好者: 上半月》,2012 (9)
[4]王玮皓:《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跨文化传播效果》[J]《传播力研究》,2019,3(16)
[5]单宇,蔡万爽:《中国网络文学对外传播研究:现状与前瞻》[J]《外语与翻译》,2019,26(03)
[6]侯瞳瞳:《中国网络文学产业跨文化传播研究:维度、视角与方法》[J]《齐鲁艺苑》,2020(04)
[7]张雅雯:《由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看中国文化“走出去”》[J]《新经济》,2020(11)
[8]吕振燕:《跨文化传播背景下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研究》[J]《新媒体研究》,2020,6(17)
[9]许腾龙,华燕:《从跨文化视角看中国网络文学走红海外》[J]《上海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42(03)
[10]黄莺:《中国出版“走出去”背景下的网文出海现状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20
[11]赵晗琳:《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研究》[D]浙江传媒学院,2020
[12]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http://report.iresearch.cn/report/202008/3644.shtml ,2020-8-3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