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声乐光影 | Media Critic

蒙克的“呐喊与回响”

久事美术馆最近展出了蒙克的53副作品,其中包含最著名的《呐喊》,号称横跨表现主义大师30年的创作生涯,正好最近在读艺术理论,线下教学一般去朝圣了一番。

WIKI对蒙克的定义是表现主义画家,其实他的风格并非那样固定,或者说,生在艺术变革最激烈的年代,经历了自然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洗礼,后来的野兽派、立体派的创新,同期的画家多少都会吸收多种风格。蒙克就深受印象派、象征主义的影响,并在表现主义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表现主义着力刻画主观世界,画面中带有强烈的情绪或想法是它的典型特征,注重个人情感体验而非客观世界,这和后印象派非常相似。罗杰·弗莱《后印象派画家》里的描述与表现主义就有非常多共性,强调画家个人主观感情的表达,甚至后印象派画家梵高也被称为表现主义先驱。

从蒙克的个人经历来看,他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并且有着家族遗传的精神病史。他的父亲是精神病患者,从小给家中的孩子讲神鬼传说,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他的妹妹去世之前已经精神分裂,在蒙克中年时期,他的精神状态也已经恶劣到精神分裂。因此,他的绘画也集中在负面情绪的表达,即便生命、爱情、亲情等题材中,也透露着神秘和死亡的气息,代表作的《呐喊》,更是以惊恐和绝望著称。

蒙克曾经写道:“我们将不再画那些在室内读报的男人和织毛线的女人,我们应该画那些活着的人。他们呼吸、有感觉、遭受痛苦并且相爱。”看起来,蒙克似乎想开拓画家的视野,去关注整个人类的情感。有意思的是,将他的作品一幅幅看下去,最能感受到的,却是他作品中深刻体现出的厌女症。

《Civilizing rituals inside public art museums》描述,现代艺术中的女性形象总是诉说着男性的恐惧……现代艺术对抽象、超然的自由境界的追求,体现在逃离“女人”和她所代表的一切……在所有这些作品中,都上演着珀尔修斯般的艺术家英雄与不文明的、失控的女性之间的对抗。

很难说蒙克的“厌女症”是来自当时艺术界的“传统”,还是与他个人的经历有关。蒙克5岁时母亲就去世,陆续姐姐、妹妹也都在他重要的童年至青年的成长过程中离世。他的第一位恋人是个有妇之夫,初恋就留下的巨大的伤害。虽然继母对他照顾有加,并开启了他的艺术启蒙,但总体上他遇到的女性总是和拒绝、伤害、死亡联系在一起。

蒙克一生与女性息息相关,这些女性让他体会到失去、失望、痛苦与死亡等负面情绪。他虽然有多段恋情,与不同性格的女性有过亲密关系,但他对女性是警惕的,甚至是恐惧的。比如他描绘初恋的作品,画面中的黑衣女子宛若幽灵;而在与图拉·拉森恋爱之后,更是创作了一系列“罪恶之画”。在蒙克的画中,女性往往拥有女妖一样的面容,饱满而肉欲的身体,而他自己的定位,则是一个被诱惑的受害者。他将初恋的画像取名《吸血鬼》,而自己与情人爱娃的肖像画则称之为《莎乐美》,象征主义画家常用莎乐美来比喻邪恶的女性人物,她代表红颜祸水,危险而致命。

久事美术馆这次展览的主题叫做“生命的饰带”,共分为五个板块,分别是“生命”、“爱”、“忧虑”、“呐喊”、“故乡”。以下是各主题中印象深刻的一些:

生命/Life

《生病的孩子》,多色石版画,1896 年。

《临终》,单色石版画,1896 年。

蒙克的成长时期遭遇了多位至亲病逝,《生病的孩子》被称为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表现主义画作 。这幅画与当时欧洲多数地区仍然保留着的传统绘画风格和技巧不同,非常随意不羁,旨在表达深刻的情感。而另一幅《临终》,画面上的人神情冷漠,则更让人感受到疾病与死亡的绝望。

爱/Love

《胸针》,单色石版画,1903年。

《女人的三阶段(斯芬克斯)》,单色石版画,手工上色,1899 年。

《胸针》是蒙克最出色的肖像画,也是整个展厅中最美的女人,据说描绘的是蒙克的情人、英国小提琴家爱娃·穆多奇,对,她就是那个被蒙克画作莎乐美的女人,可以想象她的极致美艳,令小心眼的男人深受吸引,只能靠丑化她来撇清自己。《女人的三阶段(斯芬克斯)》则表现了女性一生的三个阶段:右侧白色长裙代表纯洁的少女,中间完全裸露,情色意味表达诱惑的女子;以及最左侧的年长女性,黑衣保守,面无表情。这也许某种程度也表达了男性对女性的定义和偏好。

呐喊/Scream

《呐喊》:单色石版画,手工上色红、橙、蓝、绿。

这个展区只有一幅画,大部分人前去展览都是为了这幅著名的《呐喊》,但令人失望的是,现场只展出了一副版画,其他都是印刷介绍。对于这幅画,蒙克写道:“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漫步,夕阳西下。我感到一丝淡淡的忧郁。突然天空变得像血一样红。我止住脚步,斜倚栏杆,精疲力尽。我望着燃烧的云,血染般的红,象一把剑,垂悬在蓝黑色的深谷峡湾和城市的上方。朋友继续走着,我却停在那里因不安而颤抖,我忽然感到一声强烈的、永无止境的尖叫穿过宇宙。”展出的这幅,因为色彩原因,并没有让人感受到“火红云朵”的色彩表达,只能说,好在其中的情感扭曲还是能感受到。

忧虑/Anxiety

《嫉妒 I》,单色石版画,手工上色,1896 年。

一开始, 我和朋友以为画面正中的男人是蒙克,他与朋友的妻子有着“情人”关系,因此画家嫉妒他的朋友。没想到,朋友的妻子是波西米亚人,其“风俗”是出轨并不受道德的约束,画面中间的男人反而是一脸嫉妒的朋友,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故乡/Home

《护士与床单》,布面油画,1909年。

这幅画画的蒙克所在的疗养院照顾他的护士,也许是疗养生活令他的心境平和了起来,对女人的恐惧与无望也减轻了。这是蒙克画笔之下少见的阳光风格的女性。

展览不大,大约一个小时就能逛完。久事美术馆的位置也颇为隐蔽,在寸土寸金的外滩罗斯福公馆旁边,收费118大洋画展,比起上海很多美术馆的现代艺术展当然是划算的,但《呐喊》漂洋过海只来了一副色彩简单的版画,还是显得诚意非常不足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