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女性权益立法保护现状

时至今日,虽然男女平等这一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在传统习俗的限制下,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仍然有非常多的不足。对于女性权益的保护,最有力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法律来推动实质上的男女平等的实现。

女性权益保护问题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广泛存在于世界各个国家与地区,但根据各国历史、文化的差异以及法律体系的不同,其表现形式也有所差异。

对比我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女性就业歧视、职场性骚扰、反家庭暴力的规制。明显可以看出,我国目前对女性权益保护的法律,除了《反家庭暴力法》之外,很少有进行专门的立法,权益保障内容体现在根本大法《宪法》以及其他法律中。而且,我国法律的制定,经常缺乏明确的定义、法律认定标准,以及完善司法救济机制,因此,法律的保护作用往往落不到实处。具体表现如下:

一、现有立法过于分散,更多的只是一种口号,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各类涉及就业歧视的法律都并未说明就业歧视的具体表现形式,这导致企业在实践中常常以各种理由,如男性更加符合职位要求来排除女性的平等就业权。现实中存在大量女性就业歧视的现象,但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案例查询结果,女性受到就业性别歧视后成功维权的案例却少之又少,出现这种情形与我国现行法律未明确就业性别歧视的法律认定标准有很大的关系。

二、很多有关女性权益保护的案件中,对于举证的规定不够细致,司法机关审理时只能引用刻板标准,造成很多案件无法被定性。比如就业过程中,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天然的不对等地位,劳动者搜集证据的困难性较高,许多外国反就业歧视法都规定举证责任的分工。而我国女性劳动者起诉用人单位时,需要证明用人单位存在就业性别歧视行为。又比如涉及家暴的案件中,女性处于弱势,能够保留下来的证据少,往往不能提供完整的证据链来证明家暴事实。数据显示,2014-2016年全国涉及家暴的十万件一审案件中只有3741件被认定为为存在家暴,其中主诉人有进行举证,但不被认定的占77.87%。

三、缺乏女性权益保护的专门管控机构,或缺乏监督机制。比如,对于反家庭暴力问题,涉及到报警求助、医院伤情鉴定、人身安全保护等,妇女联合会组织行使救济的范围和能力都有限。另一方面,警察、法官对家庭暴力案件不重视,执法、司法主体进行调解往往忽略了家庭暴力有很强的人身伤害性。往往让受害者伤上加伤。

我国法律对女性基于性别所处的生理弱势地位进行保护和干预,不仅需要对女性人身权益进行保护,如惩治性犯罪、反家暴,同时也需要在女性就业、求学的性别歧视、性骚扰等方方面面深化。法律责任界定的不完善让性别歧视的现象屡禁不止,也客观上助长了对女性权益侵犯、甚至人身伤害的风气。

我国要进一步完善女性权益保护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我国各类女性权益保护的专门立法。法制建设需要研究并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女性权益保障体系,对散布于不同领域的立法成果和规范资源予以整合,才能进一步推进女性人身权益的保护。同时,学习发达国家如英国、美国等国家完善的女性权益保护方式,除立法外,设立官方的、专门性的救助机构,统一统筹法律援助,才能在女性权益保护方面取得良好的效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