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他山之言 | Translate

[翻译]另类亲密关系/性向-华语世界下的百合粉丝迷群 节选

本文节选自《另类亲密关系/性向-华语世界下的百合粉丝迷群》
作者:Ka Yi YEUNG (杨嘉怡)
翻译:Olive(N.E.F翻译社)

2.5 现代爱情的出现和百合爱的本质

随着现代避孕技术和生育方式的进步,20世纪的爱情关系逐渐去传统化,现代爱情开始产生。安东尼·吉登斯(1992)提出可塑性性征,分离生育与性行为,让性摆脱离男性经验,引入包括纯粹关系在内的更多的性形式。纯粹关系强调关系内平等,双方互相尊重、地位均衡。它反映一种高度依赖双方互动,内化的社会关系。人们出于自愿进入一段关系,而非因为社会地位或封建婚姻制度传统的结合。因此,双方维持关系的关键因素,是对另一半的信任和满意程度。

融汇之爱是吉登斯提出的另一个术语,它强调,伴侣之间自我展露,彼此承担情感压力,因此关系双方需要更强的信任,更紧的联结。这种爱情关系要求平等协商,也要求性为感情服务。百合,如融汇之爱一般,是渴望平等的爱的关系,对情感联结有很高的要求。女性百合读者渴望融汇之爱和纯粹关系,与她们高度赞扬百合爱的精神性联结有关。不过,和其他同性纯粹关系类似,百合爱也需要面对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关系脆弱的问题。这样一来,承诺和忠诚就成为关系稳定的关键保证。

2.6 女同性恋连续体

艾德丽安·里奇(1980)提出一个女性关系的新概念,即“女同性恋连续体”,扩展“女同性恋”身份,涵盖一系列女性互动交往,如女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女性之间内在的自我分享。显然,是否有性行为没那么重要,女性的互动交往和亲密关系是本质——与男权社会盛行的阳具文化截然不同,后者认为性体验才是关系里最重要的(里奇,1980)。女同性恋连续体是女性友谊,不涉及性爱关系。它包括女性的共同体验,如养育孩子,性高潮,与母亲的回忆等(里奇,1980)。弗吉尼亚·伍尔夫在《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中描写的克洛伊和奥利维亚,以及中国那些反抗婚姻而结为姐妹的关系都是这样的例证。除了反抗婚姻,女同性恋连续体的概念也用于对抗“男性霸权”:一种将异性恋强加于人的生活方式。

百合也关注女性亲密关系和女性内在的自我,特别是她们的情感联结。百合文化赞扬和崇拜的女性关系,建立在共同经历、亲密关系和彼此理解之上。百合作品对抗男性霸权,可能是无心插柳的结果,但百合粉丝确实在寻求异性恋之外的关系模式。

2.7 女性凝视

劳拉·穆尔维在《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1989)中提出女性凝视理论,与男性凝视对应。洛林·加曼和玛格丽特·马什门特(1989)进一步阐述,女性凝视颠覆男性凝视的快感。换言之,女性是凝视的主体,男性是客体。以男性为中心表现女性角色时,总把女性作为客体,女性凝视是对此的反抗。女性凝视以男性代替女性,有助于对异性恋中心文化做另类诠释,如凯瑟琳·赫曼(2013)将女性凝视用于分析日本文学与耽美作品。

接受文本时,受众的视野不同,所以,其快感也不同(琳妮·斯塔尔, 1992; 安·布鲁克斯, 2002)。观看电视橄榄球节目时,女同性恋者和异性恋女性产生了不同的反应,琳妮·斯塔尔(1992)借此阐述这一观点。同样,女同性恋和其他观众对女性凝视的看法迥异。百合文化就女性亲密关系的另类诠释,与异性恋完全不同。百合文化的女性凝视,女性既是主体又是客体。百合文化并非将对立的性别对象化,而是试图把女性置于焦点位置,捕捉女性亲密关系的真情流露,使女性成为文本的受众,从而唤醒女性的主体性。吉恩·加拉格尔(1999)从事经由女性凝视世界大战的研究,她提到,女性主体及女性读者有助于建构女性的主体性。

2.8 日本亚文化研究

过去20年,学术界关于日本亚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耽美——与百合对应的类型上。这些研究包括文学、性别、文化、酷儿,甚至跨学科研究等多个学科方向(e.g., Isola, 2010; Levi, McHarry, & Pagliassotti, 2010; McLelland, et al., 2015)。多数研究结果指出耽美文化,是“腐女”——它的女性粉丝——的幻想。如松井绿(1993)总结耽美文化是基于女性的幻想和男权社会的压迫之下,女性身份建构的过程。帕特里克·加尔布雷斯(2011)做的“腐女”人类学研究,发展了藤本悠(1998)有关“腐女”逃避主义幻想的观点。

百合最近才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因此,百合文化的文献数量有限。其中,维丽娜·马泽尔(2013)通过文本分析、研究百合漫画制作和日本粉丝等,确认百合是由读者生产,而非百合文本创作者生产的话语文化。台湾的杨若晖(2012)以Yamibo论坛和百合文本的中文出版物为对象,研究台湾ACG文化如何吸收日本百合文化及其后续发展。她还用文本分析的方法分析百合动画的女性主体性。这些研究提供了有关百合社群的宝贵信息,但它们都运用文本分析方法,且聚焦在百合漫画的制作上。显然,酷儿和性别研究的框架下,深入研究百合社群的粉丝及她们的性行为,可以填补当前研究的空白。

因此,本文试图打通百合文化和性别研究之间的桥梁,探讨性在性别研究的作用。本研究的另一个目标是探究百合文化与酷儿、性别研究的既有知识体系如何互相影响、互相完善。因此,提出以下研究问题:
(1)百合亚文化对性亲密/关系的现有认知有何挑战,尤其是,性欲望在亲密恋爱关系中作用?
(2)百合粉丝的性的主体性,在同性恋和异性恋中分别有什么影响?

回顾之前的讨论,性行为的建立是基于个人的性欲望。然而百合粉丝并不把性作为优先考虑,所以用性欲望来定义她们的性行为是不准确的。第一个研究问题将阐明百合如何挑战性别研究中的性行为中心理论。同时,由于很难描述百合粉丝的性别身份,在她们身上用“出柜”这个词也是不合适的。第二个研究问题将探讨为何百合粉丝的主体性有可能,乃至挑战性别研究中的异性恋和同性恋。

翻译自:《Alternative sexualities/intimacies? Yuri fans community in the
Chinese context》
原文链接:https://commons.ln.edu.hk/soc_etd/42/
译者纯粹出于个人兴趣翻译,英文与专业水平均有限,不妥及错误之处敬请指正。
本翻译作品采用CC BY-NC-SA 4.0国际许可协议进行授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