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Provindence

有些痛苦,沒有切身的體會永遠不會明白。
有一種遺憾叫來不及。記得當初玩仙劍的時候,看到裡面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沒有太多感觸。後來纔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種無奈。
1999年,我12歲。那個年紀剛開始明白什麼叫生離死別,總覺得那是很久遠的事情,殊不知生命可以霎時跌到谷底。
我甚至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沒有聽到他想留給我的話。守夜的那天,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的照片,眼淚都留不出來。當時我覺得一切就好像演戲,很假很假,也許下一刻就能看見他笑著對我說話。我期盼著,然後絕望……
這個月17號我19歲了,突然發現六年了,很快。18歲的生日我是一個人過的。倍感孤單。19嵗呢?只是我發現什麼都改變不了,我是一個人,一個人了。
Provindence,真的是這樣嗎?
我喜歡顏歌的《封神》:或許這世上的一部分生必須用一部分死來成全。一切都是天意。我不知道顏歌是用怎樣一種心情寫下這句話,是不是如同我看到它時那樣的絕望。
看到了顏歌的照片,在一本叫《80’s 的火車》的書上,穿著一身黑衣服,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鏡頭,嗯,在我看來,這張照片是這樣的。我看不出她的眼裡有些什麼。
對於顏歌,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也許因爲她和我一樣,一樣失去了最親的人。那時她20嵗。看著她寫的文字,寫給媽媽的那些字,突然發現我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她把一切我想說的我能說得都說了。然後我就看著這些文字,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記得誰說過的,過了今天,明天會好些。明天,明天在哪裏呢?
可能是因爲近鄉情怯,我好久沒回去了。這麽多年,我以爲我都快忘記一切了。忘記我是怎麽在那裏號啕大哭卻無法改變那個事實。我想把一切悲傷都留在那裏。然後自己走出來。我害怕回去看見那座小小的墓,裏面有我最愛的人。
但是我從來沒有走出來過。表哥批評我的媽媽,說她從來沒有好好關心我,她不知道這樣一件事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是的,就是這樣一件事讓我沒有辦法信任一個人,他騗了我,然後丟下我。我永遠找不回曾經的自己了。
是的,就是這樣一件事讓我沒有辦法真正愛上一個人,甚至一件東西,我不會因爲單純因爲喜歡而快樂。因爲我知道無論多麽濃烈的感情,最終還是要失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