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突然

突然就有想寫博客了。我這人做事從來沒什麽原則。

看到一個男人,很乾淨的感覺。我想,如果他在我身邊,我就愛上他了。啊呀,又是如果。沒有必要的假設性的問題。
Acosta,據説是西班牙文,極地陽光。在很多人眼裏是個帥哥。我覺得還好,不過看起來乾淨。他不是名人,博客點擊率去高得驚人,也許,僅僅是因爲長得帥。只是也許。
他的博客内容很豐富,又好看的圖片,好聽的歌,以及好的文字。
Pure and reality,像個王子。陽光或者憂傷。同時還有,神秘。或者這纔是致命吸引力。

很久的很久的很久。
昨天的昨天的昨天。
烏鴉在天上叫。
雲紗穿過了星星。
我坐在月亮的樹下的林蔭。
青草像青春一樣蔓延了我的心情。
兩隻蟲子低吟淺叫的鳴。
一個少年回頭的笑容。
我好像主宰著靈魂的靈魂。
……
灰塵像蝴蝶一樣舞在落花的空。
落單的人行色匆匆。
我好像失去了靈魂的靈魂。
一年一年芳華逝去他們成空。
一年一年芳華逝去他們成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