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声乐光影 | Media Critic

没有寄的信

突然听到萧潇这个名字,想起了这首歌。听到这首歌,就让我想起了你。
年少的时候,我们都在听一些歌,因为我们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些难以说出口的感情。它们象轻轻漂浮的白云,在某一个夏天或某一个冬夜里静静来临,你深深的觉得身体里某些东西在疯狂地生长,然而,有些事情却无须解释,有些事情却需要坚持,你不知道如何表述这青涩年华里无端的思绪和不安的改变。感情,就这样悄悄地蔓延,在深夜里幻化成一首再也熟悉不过的歌。
没有寄出的信,每个爱过但是受伤害得人都会出现的一种状态,害怕再一次的全面崩溃情绪。
这样一首歌,推荐给你,适合在太阳微晒得的午后,静静聆听,适合在漆黑安静的深夜,静静聆听。
我们都爱着,被伤害,无关风月。

如果说这样的下午
十一月二十一
突然你的笑声明白清晰
今年冬天不阴不晴
大家都不怎么搭理
所以我也没谁注意

如果说这样的天气
两点零七
想起你的球鞋破得可以
今年冬天不干不净
大家都笑我有问题
哈哈我有问题

那个创作歌手
出了新的专辑
星期天看不见谁穿毛衣
教我有点儿生气
那首歌我还在听
只是收音机里又多了流行的陌生歌曲

好多天没下雨
而我仍旧叛逆
感冒了依然大吃冰淇淋
个性一如往昔
那个梦还在心底
只是为什么我似乎
变得太过安静
(变得不够专心)

我真得好安静
开始不露痕迹
不和谁分享情绪
对吗好吗我又在笑自己
所有写给你的信我没有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