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是岛,地狱也是

船渐渐靠岸,从甲板望过去,那岛的海岸线与不久之前离开的大陆并无二致。人们开始躁动起来,他们当中有些等待与航行的时间超过五六个小时,很是费了一些周折,才终于来到这里。

岛屿的交通,一贯受限,多数时候只能坐船,还要看天气脸色。

码头位于整个岛的西北部,登陆之后,能看到远处明显的丘陵起伏。地理学上说大陆板块相互挤压,导致板块边缘地壳破碎容易形成群岛,而板块的常年挤压活动又容易造成地壳隆起成为山脉。这里应该也是同样道理。

世界上有许多岛屿,有的现在才刚刚形成,有的已经成为过往。有的岛屿宽阔,仿佛是一片大陆,有的岛屿狭窄,像小王子不大的星球;有的岛屿贫瘠,有的岛屿富足;有的喧哗,有的孤独。

“岛[……]

Read more

只是她和她,却是整个世界

百合作品到底怎么限定?有人说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某种程度上我认可这种定义,虽说都是女生间的感情,就好像所谓男女之间的红颜知己不同于爱情一样,女生和女生之间应该也有第四类感情。
不过假如从纯百合讨论,那可谈论的点就寥寥无几,符合这条件的作品少的可怜,就说几个对自己比较有意义的吧。

最早接触的百合作品是《她和我的事情》,那时候好像才读初二……是因为这篇文认识到女生之间除了友情还有其他的感情,唔,这是题外话。
文章讲述的是笨拙没有特点的女孩和美丽帅气的青梅竹马的故事,读文的时候好像不知不觉回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那种喜欢上亲密好友的不知所措,以及发自内心的隐秘喜悦感。
不求天长地久,不求柴米油盐,[……]

Read more

人生囧旅之黄山行

有一些人,总是自带莫名其妙的囧之光环,比如飞机长期延误,高铁必须踩点,或者出行充满“惊喜”和“意外”。没错,这种人就是我,在囧旅之中,黄山之行值得说一笔。

去年中秋的黄山之行充满水逆般的魔幻感,首先为什么要从上海跑到合肥周折出发,事实是这样的…
8月有一天,心情特别不爽,于是和买了房子觉得人生惨淡的吃货姐互诉衷肠后,相约在中秋佳节携手登高,在山顶仰望圆月,共同等待日出洗礼,完成人生之大升华。
反正,应该是一件听起来就很热血很兴奋的事。

在商量会合地点的时候,我建议黄山集合,高铁站租车,头天黄山第二天西递。阿姐表示郑州没有去黄山的火车,机票太贵,并愤愤然重提买房后人生之惨淡。于是我建议杭州集[……]

Read more

你们感情不好,怪我咯?

和男性朋友多聊几句,对方容易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嗯,男性就是有这种诡异的自信。好不容易双方都没意思,对方女朋友就觉得你对他有意思。

这么一看,和异性做朋友真没意思。

单身好像也是有罪,特别容易被当成假想敌,莫名其妙就能感受到警惕与敌意。

最近,周围的朋友都觉得我做了一件很傻的事——费尽心思跟一个男性“朋友”的女朋友解释我和他很清白。

当然,所有的解释都是徒劳,甚至这菇凉还写了一篇公号来赞扬自己的“火眼金睛”。

接受了失去一个朋友这个事实,但我还是觉得十分憋屈,或者说膈应。这种心情描述起来大概是被泼了一身脏水,却无法狠狠的把大嘴巴子抽到对方脸上。

如果你坑蒙拐骗吃喝嫖赌,被人一一道来,[……]

Read more

生活总会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一刀

五一之前生了一场大病,算得上来上海这三年最严重的一次。感冒、高烧、呼吸道感染,还有腰椎剧烈的疼痛,几乎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躺在床上昏睡,吃不下东西。

最难过的还是负面情绪来袭,一个人生病,就容易感情脆弱,希望有人可以撒娇、耍赖、诉苦,希望被人照顾。然而只是自己一个人呢,每天从窗户望出去,静静的看窗外天亮又天黑,一天就过去了,没有一点好转。

又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恢复元气,才开始反思:

生活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了你一刀,而你本可以防备的。

回想一下4月的时候非常忙碌,连续出差两周,加班加点赶项目,时常一两点睡觉,睡眠质量也差,每天醒来都好似没睡。新的一天又有新的工作压过来,忙起来三餐不定时[……]

Read more

把每一天过得不求上进

今天的题目来自我的朋友马先生,我没有问过他关于不求上进的定义是什么,但假如以他本人——一个追求精致生活与生活情趣的人,作为注脚,那我认为,“不求上进”的生活简直太美好。

“上进”一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它没有程度上的明确,不能量化的概念, 多半就变得模棱两可。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做:你见过最不求上进的人是什么样子?

41043人赞同的高票答案回答说:

为现状焦虑,又没有毅力践行决心去改变自己。

三分钟热度,时常憎恶自己的不争气,坚持最多的事情就是坚持不下去。

对感情抱有渴望,又疲于用心追寻与经营。

终日混迹社交网络,脸色蜡黄的对着手机和电脑的冷光屏,可以说上几句话的人却寥寥无几。[……]

Read more

世间最美是留白

2006年在日本著名音乐人吉田拓郎的演唱会上,中岛美雪和他合唱了一首歌,是她写给他的唯一一首歌,《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她穿一件男装的白衬衫,牛仔裤,带着自信的笑容。他们的合唱如此的自然而安静,一曲之后,他们彼此鞠躬,再然后,她一个人微笑着欢快的走向幕后,没有留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与手势。

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用谎言来代替永远的分离吧
代替一切无奈的事实
即使他人不断追问分离的理由
仍希望像拂掠过的风潇洒地结束一切
因为人们总是不断寻问自己想听的答案
想听你对我说一个永远的谎言
千万别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请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笑着说你从不后悔我们相遇的一切

那年,他60岁,结了[……]

Read more

一个人过时间,一个人面对自己

一个人孤独吗?深夜里失眠的时候,是的。

黑暗中最容易胡思乱想,每根神经都敏感脆弱,想到生与死,想到家人、朋友,不在身边的人,想生存的意义与生活的压力。脑子里千万个念头暴跳如雷,叫嚣着、奔跑着,不能安抚。

一个人孤独吗?用辩证哲学的思路回答,是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每天清晨睁开眼,打开手机发一个“早安”,洗澡换衣服出门,在楼下全家或者M记买一份早餐,穿过一个街口,坐两站地铁,走过两条马路,进到公司。到晚上,用同样的路线逆向行进,把早饭换成了晚饭,把“早安”变成“晚安”。

一天中,晚上七点到早上八点之间,我是不说话的。周末和节假日这个时间可以变成二十四小时,或连续的几个二十四小时。

持[……]

Read more

未来即异乡,他们在那里过着不同的生活。

科尔姆·托宾是个小众作家,起码我周围的人基本没听过他,已经忘记当初是什么缘由将这本小书加入列表,并在一年之后才想起来读完。

《空荡荡的家》是托宾出版的第二个短篇集,由9个内容各异的短篇小说构成。

《一减一》通过主人公向过往恋人独白倾诉的角度,讲述对恋人的思念,以及分离之后的故事。

林夕曾经写过一首歌叫《假如让我说下去》,和《一减一》有一点异曲同工,都是对不在场爱人的倾诉,歌词里唱:“我想哭 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 陪着我 像最初相识我当时未怕累”,满满的伤心绝望。

相比之下,托宾则纯粹的多,他并无控诉也无指责,所以他写道:“我处在一个到处空荡荡的地方,因为这里从来没有被填满过,就算有事情[……]

Read more

一个在上海工作的青岛人在成都买了房子之后……

这是一篇关于房子的流水账。顺便说点买二手房的注意事项。

自从去年底通过多方借款,用新潮一点的说法叫众筹,买了一套房子之后,最常听到的疑问是你为什么在成都买房?我不厌其烦的一遍遍解释,有时候说因为喜欢成都,有时候说因为那里房子便宜,也会说因为朋友比较多适合定居,真真假假,听者们频频点头表示知道了,多数时候他们也并不是真的关心。

“对内买房子,对外买美元”,据说这是近两年来中国屁民的生财之道,实际上美元没有大涨,房子已经升值至少10%了,这还不是北上深一线城市的涨幅。

从这个角度来讲,买房真是一件再划算不过的事,但同时,它也是一件让人伤透脑筋,颇多犹豫的事。

我的朋友Iris说不要把买房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