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2

如今只道是寻常

本来这篇日志要叫写在末日之前,但总觉得太悲观灰暗,虽然周围的人总是不断在提起,但内心深处大家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如同每一个东西方节日一样,这一天也变成了一个狂欢的借口。我本人也相信并没有末日来临。
malingcat写:“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末日必定是‘反文艺’的,也就是人的想象无法触及的,毫不给人以幸灾乐祸机会的,乃至毫无戏剧性的,就如艾略特在《空心人》的末尾所写到的: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世界就这样结束,不是砰的一响,而是呜咽一声。”
深以为然。

2012就在这样兴高采烈兴师动众的末日来临中走向结束,后会无期。

和同事说,这一年都很忙,所以一点都不愁写总结。同事说,你都要变成工作狂了。
是的,是的,作为一个工作狂,回头想那些为了总结苦思冥想的日子,基本都是百无聊赖度过的,现在呢?
自去年12月跳槽后,这份工作忙碌甚至是劳累的做了一年多,断断续续换了4个岗位。
做了这么多事以后,再次明确性格是可以塑造的,能力是可以提升的,只要你想,并且做。
2-3月份的时候在工作中瓶颈,其实并非自己能力不足,而是没有找到与别人交流的方法。
5月份遭遇了不及格的上司,工作毫无头绪。
7月以后才开始慢慢步入正轨。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价值,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事。
新生的公司好像一个新的世界,也许这不是一个最报酬丰厚的平台,但肯定是一个最适合学习的平台。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认真工作到后半夜,为了自己的强迫症把PPT改了一遍又一遍。
也从未想过从工作中获得认同感和成就感,因为总有别的东西支撑,兴趣爱好,人际交往,恋爱,或者别的什么。
而当生活变化,对别的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时候,努力工作大约是最容易做到的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