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与你一起走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每一年都和往常一年一样,实在想不起人生能有什么惊喜,工作、娱乐、旅行、学习、恋爱、失恋,重复再重复,也许接下来的这些年也会一样,数着数着就过了。

每年结束都会怅然若失,大约像我这样的人,比其他积极向上的人更喜欢回忆和臆想,也比别人有更好的记忆力。

随着年岁越长,与人的关系越淡,以前一周一见的人,一年也见不到两次。每个人开始有自己的私事,再无法像从前一样疯玩疯闹。有时[……]

Read more

夕拾记之老屋

听母亲说家里的老屋被祖母卖掉了,换了些棺材板钱。说是卖屋子,其实不过是卖地,那房子早就坍塌了。
按理,这地的处置权归我,为这事,几个穷亲戚还闹过几场。事实上,卖得多少钱,钱归谁……这些问题我倒并不太在意。只每次想起那小镇那房子,有些怀念。

记忆中的老屋的形象实在都模糊了,房子是普通的民居样子,外面一个露天的院子,栽的几棵大树。邻家院子里的是柚子树,反倒自己家的大约是太没有特色,反令人无甚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