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再见

今天是2019年最后一天,我想总归要把今年的留在这里,让这操蛋的一年在明年,或者说明天都不要想起。

这一年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令人震惊的事,就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压抑氛围时刻在影响,可能一整年行星都在逆行。

很多次都觉得自己好像要抑郁,但真正接触过精神方面疾病的患者后,应该不会有人觉得这是什么时尚。

和扰人的情绪作斗争太痛苦,时刻让人怀疑人生,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去了两次欧洲,换了一份工作[……]

♫˚♪• ♫˚♪•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