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与“想象的共同体”

虚拟偶像文化的建立,有非常多种说法,不论是粉丝经济说、内容生产说,或者同人文化说,都有各自的理由和道理。

近日发觉,其实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著作《想象的共同体——对民族主义之起源和传播的思考》中的一些论点,也蛮适合来做一番解释。

《想象的共同体》成书于1983年,被视为20世纪末讨论“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一个重要的理论范式”。

作者的观点是:首先,“想象的共同体”绝大多数成员是分散的,相互之间没[……]

♫˚♪• ♫˚♪• ♫˚

Continue Reading →

这时代标签贴的太容易,少了曲折的故事

公众号后台有人留言想点一首《暗示分离》,朋友听后直言不讳:又是一首“备胎”的哀嚎。比如“原来我也只是你无名的过去”,透露出一丝丝怨恨感,也体现出“舔狗”不得善终。

“备胎”这个词是怎么红起来的已经不可考,但“舔狗”却是这一年多才频繁出现在人们视线的。

听下从前乐坛的金曲劲曲,会发现十之八九都要被归到这些“备胎”“舔狗”神曲中去。时代曲为什么专注苦情歌,讲这些爱而不得的故事?

因为,这是人性的[……]

♫˚♪• ♫˚♪• ♫˚

Continue Reading →

你们明明这么好,为什么最后没有在一起?

大学社团有两位相貌、气质、能力、性格都十分般配的学长和学姐,听说他们曾经是校园模范情侣,分手的时候让诸多同学不再相信爱情。

我们这届新生入学的时候,他们已经形同陌路,冷漠到擦身而过目不斜视、在同一场合出现也绝不对谈,彼此忽略的彻底。

新生们一面好奇,一面难以理解,到底什么样的冲突会让曾经相爱惹人艳羡的两个人走到如此境地?

后来得知,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太轰轰烈烈的故事,因为日常争吵,再因为眷恋[……]

♫˚♪• ♫˚♪•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