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昨天经过的长廊,有什么正在一瓣一瓣的落下,当缺席很久的雨季忽然不约而来,扣窗造访,静想得仍然是那些似水无痕的年华,才发现,总有那么一些说也不能说,忘也忘不掉的往事,摇曳如人间的第一朵玫瑰……

在往事里,我所住的这个城市还算美丽,天是清澈的蓝,那是怎样一种颜色呢?纯净,透明,像飞舞在空中的淡淡的忧伤。闲暇中,我坐着大巴穿行,往来于 这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长发女子独自走在飒飒冷风中,她的衣裙飘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