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流光幻影 | Photo

在北京騎車一定要帶防風護目鏡

因為第N次被風沙眯眼,所以連人帶車倒下了…弱不禁风这个词是存在的。逆风骑车,不进则倒 Orz|||

20KM, 总觉得永远也骑不到,其实只要坚持下去,也不过就这样。风很大,沙很多,以及零星的小雨点。

今天得到的教训之一:
绝对不要买小轮车,除非你只打算骑去菜场买菜。

还 有一些路上想说的回到家忘了……录音笔这个东西果然应该准备好。

崂山记

失意者三人登山,走前人不走之路。
途中见蚊虫无数,蛇三条,人五个。
惜高山难下,水浅沟深,空惹一身尘埃归。
是以为记。

山间水库。

日出山后。

乱石嶙峋。

无路之境。

群山远眺。

据说是母的螳螂。

山中溪水。

鱼戏石间。

山林之中。

死封地严禁入内。

日暮西山。

失败的man

我想我总是把事情导向糟糕的方向。
在该争取的时候退却,想退却反而向前走了一步。
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好。
所谓善良可能只是冷漠。
所谓单纯可能变为残忍。
日子不断重复,我越来越糊涂。

分析如果的事已经很没有意义。
非要追究,原因可以有很多。
——那些关于信任,防备,安全感,热情的东西。

然而最后却只能感叹时间不对。
自己烧的时候,别人没烧起来。
等到别人烧起来了,自己却已经烧完熄灭……

Read more

广州,广州

当飞机开始滑行,缓慢升起的那一刻,脑中闪过很多画面。

这个城市,街上来往的是陌生的形色匆忙的人们,耳畔听到的陌生的无法理解的语言,路旁种植的是发着新芽的大小榕树。虽然这里有我喜欢的温暖和晴朗,却仍然不是让我停留的地方。

马达轰隆的声音好像盖过了心跳,看着那些房屋慢慢变小,突然有一点难过。相见,有时,后会……似乎是无期了。

这样,大概就是最好的结果。

十八日。天气阴转晴。

自从上次坐飞机已经是……

Read more

独立书店

最近什么都喜欢独立,独立音乐,独立设计,独立漫画,好象雨后春笋一样的层出不穷。今天去了一家独立书店,我是不太理解这个独立的含义。不过看起来书还不错的样子,能买到一些关于设计的有趣书和杂志。

书非借不能读也。所以有了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这样的话语。我想着这一书架的书不能跟着我云游四海,是一种遗憾。

 

 

下午还去了咖啡时光,与想象完……

Read more

上海游记[三]

「9月2日 与小猪,melly的3P」

由于我感冒发烧的缘故,原定在徐家汇M记的YD活动变成了小猪和melly相约来探病送温暖的爱心活动……(默)
把闹钟定在了7点半,我想20分钟足够我起床收拾好一切,不想困到不行,硬是7点50才起来。爬去洗澡的时候神差鬼使的带了手机进浴室。洗到一半就收到小猪的短信,我们到了。一看表还不到8点。=口=她们起的真早啊,还是昨天根本就没有睡(误)。回短信说稍等一下,小……

Read more

上海游记[二]

「9月1日 私会鱼罐头」

因为不知道上海的交通情况如何,定的闹钟是6点钟。起床的时候觉得很艰难,好想再睡。昨天晚上已经觉得嗓子和鼻子都不舒服。貌似是感冒了的样子。今天发觉已经严重了。T__T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去见鱼罐头了。我的形象啊~(泪奔)
X同学变身猪仔,怎么叫也不起来。用暴力手段使她屈服Orz|||,然后默默地去洗澡,在8点多钟的时候出了门。
先去搭公交车到火车站买……

Read more

上海游记[一]

「8月31日 如此上海」

从西塘搭车到嘉善,然后在嘉善坐上了10:55分出发开往上海的长途车。车开得很快。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上海枫泾。上海,就这样近在眼前。发短信给melly,小猪,还有鱼罐头,说我到了。(其实我还没有到= =+)

在高速公路上又行驶了30多分钟。突然看到一个大大的摩天轮。应该是上海的某个游乐场。我最喜欢的两个游乐项目之一。当时真想跳下车去。

不久,车子就在上海南站停……

Read more

江南游記[二]

「8月28日 你好,西塘」

終于,在淩晨三點半的時候,我們被司機大叔扔下了長途車,他說,嘉興到了。
我跟自從上了車就開始興奮的X同學站在漆黑一片的高速公路旁,半夜裏陰風陣陣吹的我們是毛骨悚然,突然,對面一輛車裏伸出一只手,隨後,只聼一個大叔的聲音——“你們坐計程車不?”冷……計程車大叔很熱心的問我們去哪裏,還詳細給我們介紹了嘉興南湖等等景觀,看樣子是打算服務周到送貨上門,我們不敢久坐,趕忙在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