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想說的。說不出來的。要忘的。忘不掉的。

最近好多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張倩老是做惡夢說夢話,小超發生了一些特別的事,yiyo說她很不開心……
其實我也很不開心。對於那些早就知道但是不像面對不敢面對的事,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就有預感,或者說那時候我根本就知道這是事實。但是我撒了一個高明的謊騙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對於不開心,我安慰不了別人,因為我連自己也安慰不了。別人安慰不了我,因為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真的,有些事情永遠只能默默地放在心裡,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離別與重聚

馬上就要開學了,然後yiyo就走了,這是我第二次在葉子上寫祝你一路順風,對象是同一個。同時明天要走的還有orki。大家都不想走,大家都不想讓朋友走,但是我們什麽辦法也沒有。人生總是這樣,沒有分手時的愁緒,哪來重聚時的歡欣。滿滿的也就學會了欣然以對。開始期待下個假期。慶幸的是,這些朋友即使分開了,再見不會生疏。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那天和yiyo在Q上說起朋友。她說這東西很説不準。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撐到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Provindence

有些痛苦,沒有切身的體會永遠不會明白。
有一種遺憾叫來不及。記得當初玩仙劍的時候,看到裡面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沒有太多感觸。後來纔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種無奈。
1999年,我12歲。那個年紀剛開始明白什麼叫生離死別,總覺得那是很久遠的事情,殊不知生命可以霎時跌到谷底。
我甚至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沒有聽到他想留給我的話。守夜的那天,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的照片,眼淚都留不出來。當時我覺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人的记忆能力禁不起考验,就像感情,也别去试验它的忠贞性。人本来就是意志脆弱的动物,亚当、夏娃在伊甸园时,不也是拒绝不了诱惑,吃了禁果,开始人类苦难的历史。
物质,是界定存在的价值还是人为的虚荣心?
权势,是改变存在的体制还是欲望的渲染?
金钱,是衬托存在的意义还是无止尽的欲望黑洞?
我想,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Years go by will I still be waiting for someb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