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Provindence

有些痛苦,沒有切身的體會永遠不會明白。
有一種遺憾叫來不及。記得當初玩仙劍的時候,看到裡面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沒有太多感觸。後來纔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種無奈。
1999年,我12歲。那個年紀剛開始明白什麼叫生離死別,總覺得那是很久遠的事情,殊不知生命可以霎時跌到谷底。
我甚至沒有見到他最後一面,沒有聽到他想留給我的話。守夜的那天,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的照片,眼淚都留不出來。當時我覺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越想快樂越寂寞

在這淩晨兩點的時間,突然看見“越想快樂越寂寞”這麽一句話,心裏真是涼到了極點。感覺什麽都是徒勞。我就快在寂寞裏淹死了。丫的,就沒個人拉我一把嗎?!

李宇春在溫柔的唱:
“我喜欢 没有字的窗
透过他 天空很晴朗
树梢上 残留一点月光
我喜欢 空空的球场
我独自 听日子回荡
奔跑啦 小小少年成长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我们就在一起
呼吸 安静而整齐
习惯你
就把我当作你
所以我唱歌或是沉默
都是在对你诉说……”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人的记忆能力禁不起考验,就像感情,也别去试验它的忠贞性。人本来就是意志脆弱的动物,亚当、夏娃在伊甸园时,不也是拒绝不了诱惑,吃了禁果,开始人类苦难的历史。
物质,是界定存在的价值还是人为的虚荣心?
权势,是改变存在的体制还是欲望的渲染?
金钱,是衬托存在的意义还是无止尽的欲望黑洞?
我想,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Years go by will I still be waiting for someb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等待未來

在網上看到別人文。我說这篇的文裏遲鈍的主角很可愛,作者說其實她的文裏面有喜歡一個人却沒有回應的無奈。

然後我就忽然想到,我沒有辦法去體會和發現那種無奈是因爲我真的沒有很認真地去喜歡過一個人,忽然就有很想戀愛的感覺。幷不是說那種因爲戀愛所以戀愛的戀愛,而是認真地喜歡一個人,然後那個人也認真地喜歡我的那種。然後去體會其中的味道。然後我就忽然想到,也許我不戀愛是因爲自我保護太多了也説不定。

也許是看太多言情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声乐光影

释放

小谢又出新专辑了,感觉上比以前变化了很多。如同这张专辑的名字,他在释放,释放他隐藏过的。

第一次看到他,我才上小学6年级,觉得他很帅,笑起来很吸引人。
我经常因为一个明星长相好而喜欢他,贪恋美色并没有错不是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相反我很看不起那些明明只是因为人家长得好才那么痴迷,却非要找个借口,啊呀,他有爱心,啊呀,他个性很好,那么多借口干吗。

那个时候他很酷,也有人说他装酷。也有很多人不喜欢他。因为这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声乐光影

再说一次我爱你

这个电影,开始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和几个很普通的演员。慢慢的突然有些难过。关于死别。

从来就觉得世界上最痛苦的是就是死别,不论多少的财富,多少的情感,多少的牵绊,在死亡面前都没有一点声响,就这样子归于荒芜。大多数人在临死的时候都会说我不想死,是的,谁又想死呢,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了。

但是我又很迷惘,每个人最后都是要死的,似乎活着就是为了死,如果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活着呢?活着时候的快乐越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无恨

一剑送终,空留余恨。
无恨在三个月内杀死二十四个人,未曾失手。在杀手中这成绩是骄人的。我却只觉的心痛。

无恨是我妹妹,我呢,我叫无情。

无情无恨是杀手们的教条,一个有感觉的杀手是失败的杀手,绝七情断六欲,这样才能活得久一点。杀手界叫无情的人很多,我是最出名的。飘香楼是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而我是飘香楼主尚轩手下最出色的杀手。

是十五岁吧,很久以前的事我都记不太清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杀人,一个相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后来

那天,夜晚很寂寞,星星很亮。

她在明亮的星星下面微笑,她说,我们私奔吧。于是他也轻轻的笑了,那我凌晨三点去你家接你,趁世界没发觉,让我带着你离开。

风很冷。

她说,我们是不是在过家家。她的笑容苦涩而甜美,彼此心里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却是心理渴望的梦。苦涩在心底泛开,像水波一样,无法带走什么。已经没有未来。

当失眠已成习惯,剩下的只有更空虚的日子,更深锁的眉,一成不变的生活。父母已经对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瞬间爱情

那是一间普通的PUB,音乐嘈杂。
他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端着一杯酒,大半身子隐藏在黑暗中。
静静的。与周围格格不入。
然后,看着酒吧另一端的闹剧。

情节很老套,搭讪未遂的男子恼羞成怒,纠集了几个品行恶劣的同伙将女孩团团围住。
看得出来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她面色苍白,右手无意识的在身侧握拳,又放松,如此反复。
求救的眼眸来回张望,周围的人群却毫无反应,她有些颓然的垂下眼眸,看样子这次是逃不过了。

Continue Reading →

Posted in: 幻想症 | Writing

生命是一场幻觉

像许多次幻想的那样,一辆车飞快的冲过来。人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刺耳的刹车声交叠出现。然后他体验到像飞一样的感觉,上升再下坠。没有任何痛的感觉。
忽然他看到隔壁家那个女孩,穿着白色的棉布连衣裙。漆黑柔软的头发,冷淡的眼睛,看着他,伸出手……

他已分不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

从他的窗子刚好能看见女孩的房间。有时她在房间里走动,优雅的像一只猫,静静的怕惊动什么人,有时只是坐着,望着远方,让灵魂出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