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念的季节

幻想症 | Writing

突然想起你,就好象打开了记忆的大门,过去种种清晰地浮现眼前,所有的欢笑和眼泪,所有的离别和重逢,所有的寂寞和充实都扑面而来,让我措手不及。昨日的誓言似乎还萦绕耳旁,今天我们却已形同陌路,不知道是时间产生了距离,还是距离延伸了时间。
你曾经说我们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光是最快乐的。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是这样想,但是我想说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你,是第一个对我产生如此大影响力,第一个让我心神不宁,第一个让我明白什么叫思念,第一个……的人。
高二的时候你去了外地,在晚自习时,我趴在桌上偷偷听《最想念的季节》,竟然就这样流下眼泪。在你离开之前,我们说好你回来要好好拥抱。到了那边,刚放下行李你就心情激动得打电话给我。你对你的家教老师说我们之间的友情,这种感情让她羡慕。
我们曾发誓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们曾经说当我们老了,头发白了,牙齿掉了,还是要叫彼此“同位”,我们曾经……

想起我们骑自行车耍帅,招摇过市;
想起躲在被子里和你侃电话;
想起我们那些令人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的事;
想起第一盒ESSE,第一盒戴维杜夫,还有很呛的中南海;
想起从一杯啤酒就倒到几罐啤酒面不改色;
想起五四广场凛冽的海风,腥咸的海浪;
想起你写的那两封信还锁在书桌里;
想起我高中的每本日记都有你的名字;
想起凌晨12点溜出家淋着雨去找一个结果;
想起在海边我们用沙子堆成的城堡;
想起我们被被当成小偷,没命的逃跑;
想起……
我们的青春多么疯狂,却有多么难忘。

有时自己会无缘无故的发呆,就这样陷入回忆中。
那时的我们,颓废,迷茫,徘徊,为家庭,为学习,为感情,在一片黑暗中寻找出口。
那时的我们,没有被世俗污染,天真的相信永远,却有残忍的彼此伤害,留下一片血肉模糊的伤口。

而现在呢?桌上还留着和你一起照的大头贴,抽屉里还留着你写得字,只是时间让很多事很多人改变了。
现在很难再听到我们同位同位的叫了,取而带之的是你,我。
情节总是不按照想象中的发展,我们像两条相交的直线,走过了交点,便向两个方向延伸,过各自的生活。
在街上遇见你,我却极力避免与你打招呼。朋友说你就那么害怕见她?我说我不怕见她,我只是害怕我们见面后的尴尬。没有话说,虚伪的说你好,好巧。那样子让我很难过。

大家曾经在一起过,现在搞成这样会不会很可怕。可怕,但是更可惜吧。你曾说我不在乎你,你不明白,我没有说出来,不代表没有。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再去 挽回, 但是我又觉得你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曾经毕竟是曾经。那么也无所谓了。我想这是最后一次,我这样的想起你,以后我要学会过自己的生活。也许再想起的时候会 怀念一下,那些失去的岁月,那些随风而散的誓言。还有我们已经衰落的青春。

重复的听着这首歌/自己难过自己泪流/茉莉花随着风飘落/回家的路一个人走过/也许是哪里走错/路的尽头没有人等我/岁月总是擦肩而过/流星划过什么也不留
月光之下我们哭过笑过/月光之下曾说过我们是永远的朋友/风雨再大我们会一起走过/重复的听着这首歌/自己难过一个人泪流

——想了很久,最终我还是决定写这样一篇文章。纪念,纪念我们无怨无悔的青春岁月,纪念我们再也无法回头的逝水年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