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恨

幻想症 | Writing

一剑送终,空留余恨。
无恨在三个月内杀死二十四个人,未曾失手。在杀手中这成绩是骄人的。我却只觉的心痛。

无恨是我妹妹,我呢,我叫无情。

无情无恨是杀手们的教条,一个有感觉的杀手是失败的杀手,绝七情断六欲,这样才能活得久一点。杀手界叫无情的人很多,我是最出名的。飘香楼是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而我是飘香楼主尚轩手下最出色的杀手。

是十五岁吧,很久以前的事我都记不太清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杀人,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他对我妹妹有企图。那是把普通的柴刀,普通到他不认为那刀可 以杀 人。我只用了一刀,没有技巧,只有力道。他的双眼怒睁,还未从震惊中清醒。而他的血,像残风中的樱花,缤纷陨落,飘洒在我身上,有一种温热的感觉。

日子总是要过的,肚子饿是很严重的问题。对我来说,杀一个人和杀一群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于是,我来到飘香楼。那天的风很冷,尚轩细细的看着我,说, 从今天 起,你叫无情。不愧是曾经江湖第一的杀手。看人的眼光像闪电一样,直射人心。我冷冷的回望他,我并不怕他,只是心中隐约感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我再也会 不去了。尚轩很器重我,栽培了我三年,传授我各种杀人的技巧。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死在我手下的人不计其数,看到血,我已不 再有任何感觉。因为我是无情。

无恨小时候一直很乖。那时候我们还不叫无情无恨。我们在稻香村居住,生活简单而快乐。
我们没有父母,家,那是个很遥远的名词。小时候的记忆已慢慢淡了,只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她丈夫,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血,一场悲剧。

无恨很喜欢靠在我身上,用软软的声音叫着,哥。
有时候她会问我,哥,你快乐吗?
每次我都会抱起她,仰望着天空,看白云悠悠。然后说,只要你快乐,我就快乐。
只要哥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快乐。
那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们永远不分开。

进入飘香楼的事,我并没有告诉无恨。每次有任务时,我总在半夜出门,破晓前回到家中。无恨总是熟睡在床上,做着香甜的梦。我一直以为她不知道。白天,我继续过着简单的生活。

那天,月明星稀,有很冷的风。我的任务是唐门少主唐霄。他的武功并不高,只是有一身歹毒的暗器,防不胜防。我在十招内制服他,他的脸上出现恐惧的表 情,其 实人死之前的表情都一样,一样的丑陋。我没料到的是,在我取他性命的同时,他在我身上种下了绝情蛊,一种动情就会摧心的蛊。
我暗笑他的无知,我既叫无情,又何情可动,何情可绝。
我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无恨坐在窗前,眼神飘忽的望着窗外。桌上的油灯忽明忽暗,映在她脸上,我忽然觉得她离我好远。她说,哥,我要进飘香楼。声音决绝, 在空寂的屋中好像扩大了几倍,重重的击在我心上。我没有问她如何知道飘香楼的,那已不重要。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妹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天晚上,我身上 的绝情蛊第一次发作,痛彻心肺。

我并不知道她是如何说服尚轩的。从那天起,我们没有再回稻香村。生活渐渐改变,我们都回不去了。无恨从此不再用软软的嗓音叫我,哥。在我心中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感情,愤怒,还是苦闷,我也理不清。我的心好痛。

承影是尚轩的女儿,一个清逸绝伦的女子。尚轩将她保护得很好,她不解世事血腥、污浊的一面,只是快乐得过着自己的生活。单纯的快乐。
我和无恨遇到她的时候,她无助的站在街上。几个泼皮围着她,很俗套的情景,无恨走上前去。她的眼睛对上我的。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那么纯净,没有一点世俗的轻尘。
很久以后,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个错误。

无恨在慢慢的改变,无声无息,让我恐惧。那个跟在我身后,轻声叫着哥的孩子已经消失,留下的是眼神中透着杀机,下手决不留情的无恨。
无恨的第一个任务是武当掌门人慕华松。那个人用的是名门正派的剑法,华丽的有些不真实。剑被他舞弄的晃眼,就像卖艺人在表演。无恨只挥了一下剑。这就是杀 手的技巧,没有过程,只求结果。听说如果剑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我听到了,我的心好痛,像烈火在焚烧。

我爱上承影了,那个绝美,不解世事的女子。单纯但不无知,活泼又不失温柔。如出尘的青莲,静静的绽放。和她在一起很快乐,拥着她就像拥有全世界,一种宁静的幸福。
尚轩不会允许他的女儿爱上一个杀手的,我将我的爱恋,我的顾虑全部告诉无恨。她的眼睛亮了一下,深深地看着我,有什么念头飞快的闪过。她掩饰的很好,不,不够好,不然不会被我发现。但,我没有在意。

果然,尚轩命令整个飘香楼的取我性命。无恨对我说,杀了尚轩,然后带她走。她的眼里全是嘲讽的笑意,我依旧没有在意。
仿佛受了蛊惑,我做了。
诡异啊,那晚的月光竟是红色的,预示着一场血战。我踏上飘香楼的台阶,身后已躺下一群杀手,无恨在善后。呵!我不愧是尚轩手下最出色的杀手。我下一个要面 对的就是尚轩,昔日的江湖第一快剑。可惜!过于奢华的日子是杀手的坟冢,他已经很久没有握过剑,反应太迟缓。我就要取他性命时,承影出现了。她挡在他前 面,我的剑停留在她胸前。她说,放过他吧,无论如何,她是我父亲。他是承影的父亲,他要杀我,我犹豫起来。突然……血,像残风中的樱花,缤纷陨落。承影在 我面前倒下去,她的眼睛就那样看着我,充满悲伤。我无法动弹,呆呆得看着自己的手,呆呆得站着,心好痛。
哥。是谁?谁在叫我?我转过头。无恨的眼中依旧是那种笑意。哥,你是我的,你的心永远属于我。白光一闪,我没有再感到痛。我只是看着无恨的脸,那张脸,好陌生。我就这样静静的得看着,直到眼前一片朦胧。
无恨抱着我,轻声说,哥,我们回家……
大片的黑云向我压来。有些什么东西落在我的脸上,像十五岁那年,有一种温热的感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