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爱,简单的事

——关于《心动》

当年少的她笨拙的撞在琴行的大幅玻璃上,他回过头来看她,谁也不曾料到这样的邂逅会让他们纠缠思恋过半生。
她尴尬的揉着额角的表情,他脸上的包容的笑容,就这样定格,化作心头永不磨灭的一片空白。
那时候她17岁,中学还没毕业的天真少女,在女校念书;他,19岁,没有考上大学,在为前途挣扎,会弹很好听的吉他。
他们如所有寻常的小情侣一样。他在小巷子里等她,看电影,在街上闲逛,去小吃摊吃便宜的食物。
年轻的他们,没有什么钱,亦没有什么负担。
他带着他去宾馆开房间,却整晚什么都没有做。他们躺在床上,安静的拥抱,一直到天亮。
她说,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看天亮,结婚是不是就是这样。
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喜欢她,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他的爱,他多么希望可以给她幸福可以让她一直这样天真笨拙但是快乐的生活。他不承认他是喜欢她的,但是他当掉了心爱的吉他只为了有钱可以跟她在一起。
她的母亲质问他,你连大学都没有考上,你拿什么养她。他只能沉默不语。
她从来不明白他的心思,他的感受,她只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轻易放弃。于是在争执中,他们轻率的分手。
他不敢再去找她,在天台,看着天空,一遍一遍弹着吉他。
再后来他们各自东西,断了音讯。所有的挣扎,满心的遗憾和爱恋都在内心深处那块空白处沉默了。

真没想到会和你在东京……这已经是五年后,在机场意外的重逢。
他依旧留着长发,依旧沉默隐忍,年少的他仿佛从来没有变过,只是他们眼中青涩的情意已经不再。
深夜的时候走在东京的街头,她从来就没有改掉过习惯,她说好冷。他把大衣解开,让她冰冷的手躲进去。然后让她的整个人都躲进去。她靠在他温暖的怀抱。一如多年前,在台北的捷运站,她也是这样靠在他怀里。她说,浩君,我们就这样一直站到天亮好不好。
不过是一次偶然的重逢,然后回到各自的城市,继续原来的生活。
他却来找他,拿出一枚戒指,放在水杯里,他说,再忙,也应该抽出空来嫁给我。如果你愿意,就把这杯水喝掉。
这似是而非的求婚可能是他表达内心的极致。是他唯一一次鼓起勇气去追求的。
她没有喝那杯酒,只是离开的时候把戒指拿出来戴在无名指上。
他没有勉强她。从来没有。他甚至不会知道就是这一次次的不勉强,让们一次次的错过。
离开的时候,她哭了。说不出为什么自己没有答应他,一直想要的幸福就在手边,又为什么放手让他走了。她只是抱着他哭。
生活按照原来的方式继续着。他在为了生计忙碌,她在跟别人狂欢。他们的轨迹已然错开。

有时,她会怀念那条小巷,他在暗淡的路灯下等她,长发盖住眼睛,沉默隐忍的样子。她记得他的一切,他深情的脸还有他温暖的怀抱。
有时,他会想起她撞在玻璃上的笨拙,她羞涩的笑容,她说好冷,然后躲到他怀里的样子,还有他们相拥着看天亮的感觉。
他们写信,他们怀念,只是,他们再也不会再一起。来不及,从头喜欢你。

她终于学会了把手指放在嘴里吹出响亮的哨声。她17的时候一次一次梦想着可以在他表演的时候以边吹一边大声喊,浩君浩君你好帅。当她终于可以做到的时候, 却已是不再是那个面容懵懂的女孩了。她看着他沧桑的面容,脑海里想到的,是19的少年青涩包容的笑。
他们都已经是世俗男女。生活给予他们的成年人的历练和世故。她已经有夫有子,而他也即将结婚。
她没有告诉他心里的失落,她平静得说,结婚礼物我会寄给你。
他没有说他曾经多么想给她幸福,他只是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这一次,也许一生都不会再见面。往事尘埃落定。任性和隐忍让他们就这样错过。

这就是我想你的日子–78年早上8:30;78年中午;78年下午4:30……92年,非常冷。
这就是我想你的日子,把它全部送给你!
她以为他忘记的那些事,原来他都记得。那些年少的爱,简单的事,所有他没有说的话。她忽然全都明白了。

年少的爱,简单的事。
如果,不能够永远都在一起,也至少给我们,怀念的勇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