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ary and Jackie》

这是一部奥斯卡获奖电影,英文原名叫《HILARY AND JACKIE》,改编自希拉里?杜普雷与其弟皮尔斯?杜普雷合着的传记《狂恋大提琴》,而该片流传最广的译名叫《她比烟花寂寞》,孤独寂寞的名字,一如片中两位女子。
盘片的封面是凝重的红色,两个亲密依偎的女孩。一头金发的JACKIE有着不羁的眼神和笑容。而躲在她肩后的HILARY看过去是隐忍的。这样的画面在暗示什么?谁都不知道。
饰演天才妹妹的埃米丽?沃森有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并不漂亮,诡异神经质的笑容,她眼睛里传递的那一句话——那句话可以体会为“如此又如何?”——会叫 你不寒而栗。姐姐很普通,但是中年时的扮相透出成熟的高贵,相形比较中年时的妹妹神经质的抽畜叫人无限苍凉。值得一提的是,原型杜普蕾看起来娴静,温婉, 到底哪一个天才的脸才是真相呢?我们无从得知。

影片的色调出乎意料的干净。金黄总是代表回忆,最初的回忆总是温暖,在金黄色的温暖里,她们拉着手,变幻着美丽的小裙子,越过山峦,穿过树林,跑过草原,滑过沙漠,来到大海边,在沙滩上踩下两排小小的亲昵的脚印。
姐妹两快乐的童年少女时期后,一个决定性的清晨——妹妹第一次离开姐姐独自到俄罗斯演出——分开两条线索讲述两人截然不同的命运,进入彼此旁观。
妹妹在音乐上展示了惊人的天赋,站在华丽的舞台上,沉醉地演奏这个世界的神妙音乐,演奏着掌声鲜花,名誉与爱情。世界无法拒绝她。
姐姐看到了天空中烟花的绚烂,霸道,谢落,凄凉。烟花的美丽后的灼热伤的是靠她最近的人。
妹妹看到平凡的姐姐牵着一个男人的手仰望她粉身碎骨,自由堕落,星星点点淹灭的美丽令她恐慌,她想要人救她,消散的时刻里,她情愿不是万人仰望的烟火。

电影尽量不厚此薄彼,不仅先叙述姐姐,而且叙述上更完整,但是,这部片还是为天才妹妹而拍的。电影中惊心动魄地表现了JACKIE的孤独。寒冷的冬天,她穿着深红的上衣和橘红的短裙,独自背着大提琴走过风雪弥漫的异乡街头。长发飘散,神情淡漠。
在绚丽的艳装后面,是寂寞的灵魂。她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当家里寄来她换洗的衣服时,她把大提琴关在冰天雪地的门外,摊开有着家里气息的衣服,躺于其中,呼吸温暖的香气。
她在舞台上时,那猩红的礼服,那惊世骇俗的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那失却颜色的四周,只有她的弓弦抑扬,她的灵魂燃烧,才华燃烧。最后,她烧伤了亲密的爱人,得到了她几乎想要的一切。
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在人生的道路上,命运有时候故意在和你开玩笑:
你得到的并不是你所需要的,而你失去的,才是你真心所爱的……这是一句箴言,只有旁观至最后才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但那时天空已经又交给无尽的黑夜,而幸福的人们已经在温暖的床上。

影片的最后,再次重复了影片开头的那一幕,她们穿梭美好的一切,来到海边,妹妹走上前,孤单孑影的黑衣人对她说“你的一生都会很顺利”,黑衣人正是最意气风发时的她自己。也许是在昭示她的选择:无悔、无法。

这真是一部寂寞的电影,连台词都那样孤清:
JACKIE说她想找一份工作,HILARY对她说,你除了拉大提琴,什么都不会。就好像我除了吹横笛,也什么都不会。我们是没有谋生能力的。我们是BABY。
她用着激烈的表情说。你以为做一个简单的人就比做一个特别的人容易吗?并不是这样。然而寂寞时却如此说:当我们爱一个人,会记得一些和他有关的画面。失去他以后,只要一想起,他就会出现。他会出现在那些画面里。

临终前HILARY对JACKIE说,你曾经告诉我一切都会过去。事实果然如此。
JACKIE渴望和HILARY分享这一切。她说,我们能永远这样多好。
HILARY终于凄然地对她说SORRY。她说,从小到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全部都会给你。但事实告诉她,她不但伤害了自己,还伤害了两个深爱着她的善良而无辜的亲人。
最后,HILARY坐在床上,轻轻地把虚弱和神志不清的JACKIE抱在怀里。她这样说着,乖女孩,乖女孩,我们的王子要穿越大河沙漠和草原,前来相见。 这是两小无猜的童年。她们亲密的游戏。JACKIE仰着头躺在她的怀里。她已经看不清楚HILARY的容颜,也听不清楚她的声音。

曾经的深爱和无言的憎恨。刻骨铭心的爱恨纠缠,在生命的尽头,是一片平静。
安妮宝贝曾对这部电影有过很经典的解析。她说即使在深切的热爱里面,我们也是孤独。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她比烟花寂寞,一语道尽。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