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以前,忘记以后

幻想症 | Writing

走过昨天经过的长廊,有什么正在一瓣一瓣的落下,当缺席很久的雨季忽然不约而来,扣窗造访,静想得仍然是那些似水无痕的年华,才发现,总有那么一些说也不能说,忘也忘不掉的往事,摇曳如人间的第一朵玫瑰……

在往事里,我所住的这个城市还算美丽,天是清澈的蓝,那是怎样一种颜色呢?纯净,透明,像飞舞在空中的淡淡的忧伤。闲暇中,我坐着大巴穿行,往来于 这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长发女子独自走在飒飒冷风中,她的衣裙飘洒着优雅的馨香。年轻的恋人放开双手向不同的方向隐去。落拓的中年男人点燃一根香烟,一点烟雾模糊 了他的轮廓。高架,梧桐,不断闪过,还有各式各样扑面而来的寂寞。

在往事里,我最喜欢的作者是安妮,喜欢她的颓废,她的寂寞,她的空白。尖锐地让我心痛。有时,我在阳光下,灿烂的笑,干净清澈的有如泉水,转身,却 发现世 事都有难懂的含义。这是一个美丽又遗憾的世界。世界没有真的善,也没有真的恶;没有真的对,也没有真的错。我看世界的眼睛在判断的过程中变得十分模糊,于 是我抬头,不让那些水流向大地。于是,我将梦想给予天空。很多个夜晚,我期待极光的出现。我在夜空中抬头,在无垠中寻找。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我所居住的 城市,只有空白。我还是固执的抬头,寻找,期待,那是一个梦想。梦想和现实总有距离,生活明明白白得告诉我。我在现实中困难的呼吸,努力保持清醒。身边的 人都很快乐,很多人也告诉我你很幸福,比起某些某些人你要幸运的多,但为什么大家都在笑的时候,我在沉默;为什么看花叶飘零,我就难过;为什么生离死别, 我不敢面对;为什么……?每天在大街小巷穿行,有时只是看着穿流的车与人,静静的发呆,路灯下我的影子被拉的好长好长,是那样的……寂寞。我需要一个信 仰,来指引我。让我能继续走下去。于是,我相信某个人的话,让她成为我的信仰,让她的寂寞、颓废,与空白刺痛我的心。

在往事里,我最喜欢的歌是朴树的《那些花儿》。我的朋友们就想那些话儿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总在认识不同的人。影枫对我说:在城市 里,你 每天和不同的人擦肩而过,也许你们一辈子就只能是陌生人,也许他下一刻就会成为你的知己,所以你要善待每个人。我笑,只是笑得那样苦涩,我不在乎有多少陌 生人会成为我的朋友,但我想知道为什么那些我以为会永远守在我身边的人慢慢变成了陌生人。难道我们真得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畅谈我们的未 来,我们的蓝路,今天手中剩下的只是一组拨不同的电话号码。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在往事里,我忘记了曾几何时,我像枝条上的一片叶子,在温暖的春风里哼鸣过快乐的心曲。我痛哭失声如同一个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因为我知道一切不能回去一起无法回去。我们只能向前看,过去的总是过去了。

在往事里,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父亲。很多人小时候都会莫名的崇拜自己的父亲,等到长大后了解了才发现父亲其实很平凡。但是上天并没有给我机会去了 解。一直 很喜欢朱自清的《背影》,但没有对人说过。每读到这个题目,我便会想起那画面。我坐在车上看父亲冲我挥手,久久地,像是想把我的容貌可在脑海里。我怎么会 明白,我甚至是有些兴奋得离开的。这已足够我懊悔一辈子,怎料到这一别竟永无再见之日?我只能与韩愈共悲“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
在往事里,我最常听到的谎话:你想要什么东西不是呼天喊地就能得到的,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得到的。这是从小到大老师一再重申的,无非就是要说明不努力去学 习是没办法一步一步进入大学甚至更远的梦想。于是我想,我要得到一个朋友,就必须用失去一个朋友来交换。可是我失去了很多却什么也没能得到。我不相信永 远,但却希望能够抓住那瞬间的幸福,矛盾的人呢! 星星一眨一眨,在漆黑的天幕中,看起来却象泪光,那是永恒的吗?我不知道。

在往事里,我总是在告别。安妮说得对,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我告别了我的童年,我的少年,轰轰烈烈得向十七岁走去;我告别了我的父亲,像棵失去支持 的小 树,在狂风中摇摆;我告别了我的老朋友,看不到新朋友在远方招手。影枫终于也要走了,也许我们永远不会再见。我微笑着祝福他,那声再见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在用力挥挥手后,他对我说:Farewell。Farewell,不会再见的再见。他是个简单的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黑与白,没有中间 的灰色。他不知道,我一直很羡慕他,活得那么自由和快乐。我的生活圈子很小,而新的事物总在源源不断地向我涌来,我想拿进来一个,就必须拿出去一个,也许 这就是告别。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的男孩离开了,而且永远不再回来。没有人会无论快乐悲伤都留在我身边。如果夏天,我们快乐着彼此的快乐,那么秋天来临的时 候,分手,是不可避免的。《东邪西毒》里说。如果一样东西你不能够拥有,那你唯一可以做的,便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在往事里,我常常坐在这个城市最美丽的海边,听潮起潮落的声音,静静的思考。无论海面如何翻腾汹涌,海下总是平滑如镜,似乎能容忍一切的世事变迁。 人的一 生是否也是如此,无论有多少的坎坷艰辛,爱恨情仇,也终归要归入尘土?空气中有腥咸的味道,我知道我喜欢海风更胜于海水。我就这样静静坐着,很长时间不 走。

在往事里,还有很多无法诉说的事。有人说,十八岁我们就已经老了。这句话虽然有些过分,但不可否认,那些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当我看到那些八九岁的 小毛孩 子的时候,我竟会感叹:年轻真好。当我听到“你已不再是个孩子”的时候,总觉得眼睛湿湿的。我现在又在告别了,我告别我的十七岁,生命中的雨季。我没有好 的才华,也没有好的文笔,我很害怕,害怕那些人和事在以后的日子里被我一点一滴的忘记,而现在我又不能用手中的笔把它们一一记下。我回首过去的路,真的是 荆棘密布,杂草丛生。还好,我用我的青春将它们刻成文字写在了岁月里。这是刹那,也是永恒。

在蓝天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

——记于二零零四年生日前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