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场幻觉

幻想症 | Writing

像许多次幻想的那样,一辆车飞快的冲过来。人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刺耳的刹车声交叠出现。然后他体验到像飞一样的感觉,上升再下坠。没有任何痛的感觉。
忽然他看到隔壁家那个女孩,穿着白色的棉布连衣裙。漆黑柔软的头发,冷淡的眼睛,看着他,伸出手……

他已分不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觉。

从他的窗子刚好能看见女孩的房间。有时她在房间里走动,优雅的像一只猫,静静的怕惊动什么人,有时只是坐着,望着远方,让灵魂出去翱翔。
他确信她没有发现她,他可以继续观察她做些琐碎的事。
她经常倒一杯水,趴在桌子上,细细的顶着透明的玻璃杯,仿佛杯子中有鱼在游动一样,躺在大摇椅中,她眯着眼,晃啊晃,体验坐船一般的感觉。
每个寂寞的夜晚,他看着她,她做着自己的事。两个寂寞的人,相伴到天亮。

他在城市的一所重点高中读书。日子枯燥乏味,甚至比不上一杯白开水。秋天的枯叶铺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去,他喜欢听它们粉身碎骨的声音。孤独,做任何事都没有热情。在喧嚣的人群里,只感到无力。教室昏黄的灯光中,他看到自己的灵魂在一旁观望。
他不愿意待在家里,太沉重。这世上最沉重的是道德,其次是期望。然而,每天放学他又像逃难似的回到家中,外边的世界更不适合他。
隔壁的女孩,他心中珍藏的秘密。

她笑了,对着一只野猫。有小小的酒窝,若隐若现。她似乎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他这样想,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向猫伸出手,递出一块饼干。也许还没有人对它 这样好过,所以它狠狠的回报了她。女孩吃痛得缩回手。猫轻盈的跑开了。不知好歹,他在心里骂到。

女人又开始说话,打开门,他冲出去,不愿再听那样细碎的声音。沉重的期望。很多东西闪过眼前。黑色的幔帐,穿堂的风在呜咽。他穿着体面的黑色小礼 服,手足 无措的站在人群中,向往来的人行礼。哭泣的女子总是蒙着脸,泪落连珠子。手中却我这一根线,线的这端是他。控制着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站在人群中,他 努力想表达自己,但没有人在听,即使有,也只是敷衍……

他彻底失望,这个世界根本不适合他。
还好,有隔壁的女孩,他想着,冲出去。
刺耳的声音惊醒他。远处的妇女惊恐的表情,口中再说些什么,听不真切。他像鸟一样飞向空中,却又重重的下坠。再无知觉。
他的生命终于完全失去重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