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别人的故事 | Review, 字言片语

关于《鼠疫》的三重感受

鼠疫
鼠疫
La Peste
[法]阿尔贝·加缪
2020.6.30

2020年读《鼠疫》的感受,可能会有三个层次的深入:

首先是关于灾难,“鼠疫”的表层意义就是一场让所有人恐慌又无力逃脱的灾难,人类在命运的威胁下被圈进、被迫分离、流亡、在痛苦中死去,“表面上,疫病迫使居民同病相怜唇齿相依,同时却割断了他们传统的联系,使每个人重新陷入孤独境地,因而造成了人人自危的局面。”以至于最终,人们“习惯于绝望比绝望本身还要糟糕。”

其次是寓意,苏珊·桑塔格曾写道“流行病”常常被拿来作为描绘社会混乱的一种修辞手法。“鼠疫”在书中或者显示社会中到底指代的是什么?有人认为是法西斯主义的肆虐,文章中虚构的时间是194-年,符合这一历史背景。但个人更倾向说“鼠疫”是一种社会之恶。文章借塔鲁这一角色写道:“人人身上都潜伏着鼠疫,因为,没有人,是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免受其害。我也知道,必须自我检点,毫不懈怠,否则,稍不留神,就可能往别人脸上呼气,把鼠疫传给人家。只有细菌是天然形成的。其余的东西,如健康、廉正、纯洁,可以说都是意志作用的结果,而这种意志作用是永远不该停止的。”

最后,也是最深入的一层,则是人到底应该如何面对命运、社会与人之恶?这个问题也是西方的“存在主义”百年来一直在追寻的答案。加缪和“存在主义”有很深的关联,而“存在主义”是源于哲人对自身的怀疑——人在寻找自我存在意义的同时发现一切毫无价值。对此,加缪给出的答案是消极的反抗。在《鼠疫》这一作品中,面对世界予人的灾难,人类是卑微的,无意义的,宗教和信仰也变得荒诞不经。但以里厄医生为代表的主角,一面虽然感到无力,一面仍然在竭尽全力的救治其他人,在加缪看来“在灾难中人们应该学到,人的内心里值得赞赏的东西总归比应该唾弃的东西多。”虽然反抗未必有效,但反抗必须持续。

开头的题记写道“用别样的监禁生活再现某种监禁生活,与用不存在的事表现真事同等合理。”加缪用这个虚构的故事,让鼠疫不仅是灾难,更有了哲学的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