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是岛,地狱也是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船渐渐靠岸,从甲板望过去,那岛的海岸线与不久之前离开的大陆并无二致。人们开始躁动起来,他们当中有些等待与航行的时间超过五六个小时,很是费了一些周折,才终于来到这里。

岛屿的交通,一贯受限,多数时候只能坐船,还要看天气脸色。

码头位于整个岛的西北部,登陆之后,能看到远处明显的丘陵起伏。地理学上说大陆板块相互挤压,导致板块边缘地壳破碎容易形成群岛,而板块的常年挤压活动又容易造成地壳隆起成为山脉。这里应该也是同样道理。

世界上有许多岛屿,有的现在才刚刚形成,有的已经成为过往。有的岛屿宽阔,仿佛是一片大陆,有的岛屿狭窄,像小王子不大的星球;有的岛屿贫瘠,有的岛屿富足;有的喧哗,有的孤独。

“岛屿成了陆地的注脚,某些时候,他们甚至是可有可无的。然而,比起广袤无垠的大陆,小小岛屿却有趣许多。”眼前这一个,虽然已经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向岛的深处走去,但第一印象,仍然是寂静。

按照文献的描述,岛是东西走向,本岛的面积不小,约有20多万平方公里,但从地图看,也并非十分严格的东与西。以我贫瘠的想象力,它看起来依稀有点像一匹马。据说这里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定居,春秋战国时,是越国海中洲一部分。唐宋时期开始为明州下辖,至今1000余年。直至解放后几经变革,才成为现在的格局。

看起来就不太繁华的地区,叫出租车的过程不出意料不算太顺利,与司机交谈得知,岛上一共有79辆出租车,其中56辆使用权限属于私人。为了能够维持生计,全家人会轮流经营,而乘客毫无疑问多是外地游客,岛上有专门的政策,旅游旺季还可以多收附加费用。至于本地人,虽然也已经开始有人购买车辆,但多数出行仍然是以电瓶车为主。

前往酒店的时候,仿佛穿行在山海之间,北面是海,南面是山,道路蜿蜒曲折,树木繁茂。因着这蜿蜒曲折,地图上不远的距离,行驶的时间超过预期。虽然是在岛上,但天高云清远离水汽,空气中没有太多腥咸的气味,也没有海浪声,唯一的感觉是安静,交汇的车辆极少,一路上也不见有什么人。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关于岛的梦想,不管是一掷千金拥有私人岛屿的奢华,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的文艺追求,“在陆地居民的脑海里成为理想之地,这块四面环水的土地成为乌托邦实验和人间天堂的完美假想地。”。

但我一直十分好奇岛民的生活,身在其中与站在远处,所看到的东西必然完全不一样。

以有限的几次海岛出游的经历来说,资源短缺、世代以渔为业是固化的认知,到如今虽加以近几年火热起来的渔家乐旅游资源,其改善也有限。靠天吃饭也是岛民的一大特点,明代海南学者王佐曾写:“环海之地,每遇铁飓,挟潮漫屋、淹田,则利害中于民矣。”足以可见自然的破坏力与影响力十分巨大。

第二位载我们的出租车王师傅是一个爽利的大姐,土生土长的岛民。虽然她说她的女儿已经25岁,但她本人倒并不像大我一辈的感觉,大约以前结婚的早。

她开车平稳,为人健谈,不慌不忙的一路纵横驰骋。交谈中她肯定了我的一些看法,本地居民用电与多数岛屿一样,采用海底电缆的形式输送,而岛上有两个大型蓄水库,以高山水与降水为主,海水淡化为辅。总的来说,虽不富余,但也不算紧缺。

岛民多数以渔为生,近年来随着旅游发展,经营渔家乐也形成惯例,但渔业仍然是主要收入来源。也有诸多安徽、河南等地的外地人过来经营酒店餐馆,但因为宅基地政策只能采用租借本地人房产的方式。

出乎我意料的一点是岛上房屋的房价,均价已经高达12000元/平。据说岛上首批商业楼房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建造,销售极快。此后一直到2002年围海造地工程启动,也并不能与外地人口的涌入匹配。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点好奇,长期呆在一个狭小逼仄的地方,对人的心理到底有什么影响?在岛上转了两天之后,这个疑问我没有再问出口。

德国作家朱迪丝·莎兰斯基出版过一本精美的书,描绘世界上50个迥异的岛屿,每个岛屿都是一个世界。Paradise may be an island.But it is hell too.我想这句话的意思是,岛能够让你闲适自如,也能够让你如被囚困。

如何去看待,完全取决于自身。

注:嵊泗列岛面积35平方公里,由钱塘江与长江入海口汇合处的数以百计的岛屿群构成,包括大洋山、小洋山、沈家湾岛、薄刀嘴岛等400多个大小岛屿,最大的岛屿泗礁山,面积21.2平方公里,约有4万人居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