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冬天

另一种判断 | Thought

对于一个在海边住惯了的人,像我,冬天要是没有大风,便觉得是奇迹,上海的冬天是很少听见风声的。对于一个热爱日光的人,像我,冬天要是看不到清澈的天,便觉得是怪事了,上海的冬天多数时间是阴郁的,北中国的来客,刚来的时候真还觉得不大适应。

在江南地区,一年四季雨水丰沛,连冬天也是如此。你觉得那雨很小,绵绵密密,似乎毫无影响,在雨中行走一会,便浑身湿透,无风,却透着一种刺骨寒意,不一会就得打起寒战来。而且雨天来的连绵不断,往往一下就是一星期,晾在阳台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收进屋子就是一股难闻的味道。

最难捱的还得算是室内,坐不住,一会就手脚发木。晚上睡觉也是遭罪,两床棉被压下来,呼吸都要困难了,还得电热毯、暖水袋,尝试各种方法,无奈自身热力不够,往往睡一觉起来,被窝冰凉。

作为一个不喜欢冬天的人,自从来了上海,以为已经感受到最难过的冬天了。哪想的前几日去北京出差,一下飞机,忍不住低头耷拉甲缩成一团,鼻子冻得通红,嘴唇不多时就觉得干裂,没有雾霾都把口罩戴上遮风。

抬头四忘,感觉每一个路上的行人都在匆匆赶路,面无表情。傍晚的风摇的树枝东倒西歪,晚上在酒店,听着风可劲拍打着窗户,无法入眠。

工作一结束,丝毫不想停留的赶回上海。

原来不过两年,我竟已经完全习惯上海空气中的湿润。

生活在上海,是基本与雪绝缘的。但这里有着另外的一种美……淮海路、衡山路附近的上海小弄堂里,精致的小院子毫无冬天萧瑟,欧式小楼弥漫着往昔的文艺气质,找一处顺眼的地方,临着窗,一杯茶一下午,就可以静静品味老上海的记忆。还有武康路,旧使馆门前的银杏树即使在冬天,黄的任性,放肆的展现着千年古树的生命力。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虽然公司在浦东,很少去到浦西所谓十里洋场的老上海,但也能确定那里的冬天与萧瑟的张江完全是两种风光。

人在见到萧索景象的时候,会胡思乱想,所以秋冬往往是抒情的好时节。

今天是年度上班的最后一天,也是上海冬日难得的晴天。中午与同事在街上走,突然其中一个有感而发道:这应该是我们三个一起在这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小年了。有一瞬间觉得,人生如寄,聚散无常。但正如木心所说,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冬天代表的是磨练与忍受,那么春天就是新生与变化。每当冬天要过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劫后重生的心情。因此也就释然,在春天来临之际,能找到自己改变的方向,也是快慰的事吧。

对于上海的冬天,虽然尚未找到好的抵御方法,却已经觉得并不是一段艰难的时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